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徒然的戰鬥(一發完)

看之前要注意的事:

  • 老梗

  • 前世今生PARO

  • FHQ有,幕府時期有

  • 有一點點血腥描寫(真的只有一點點)

  • 前世有死亡描寫

  • 標題好中二

看之前的名詞解釋:

  • 大名:一個地域的領主,可以理解為類似領主的大人物


以上都沒問題的話,以下正文!

 

【岩及】徒然的戰鬥

 

  ──這是一介魔王為他從未犯過的錯而贖罪的故事。

 

1. 魔王百年征戰

  天空是一片美麗的淺藍,幾束陽光透過茂密的樹葉照到地上,也落在男人的肩上。六月的陽光把男人黑色的大衣照得甚至有些發亮,正午毒辣的陽光讓最勤勉的農夫都選擇留在家中稍事歇息,而穿著黑衣的男人卻像是絲毫感受不了熱力一樣,不緊不慢地沿著小路向前走。

  男人向沒有盡頭的前方一直走,而不知從何時開始,四周的景色由農民的簡陋的小屋和貧瘠的田地換成延伸至世界盡頭的花海,而男人依舊一臉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神情。

  未幾,視線的盡頭出現了一座高塔,從男人所在的地方勉強能看到高塔的頂層有一扇小小的窗。

  男人揮了揮手,斗篷憑空出現,從肩膀延長至腳踝。同時,頭上長出兩隻象牙白的角,虹膜亦由深褐變成血紅,並且迅速收窄,轉成貓一般的窄小瞳孔。

  沒借助任何外力,黑衣男人騰空而起,直向高塔飛去。

 

  男人戴上用最純粹的黃金打造而成的單調的王冠,坐在高塔唯一的房間的唯一一張椅子上,維持著同樣的姿勢和表情好長一段時間。

  仿佛過了一個世紀,又仿佛日夜只是輪迴了兩遍──男人早就失去了對時間這個概念的認知。伴隨密集的腳步聲,房間的大門被狠狠踢開,映入男人眼中的,是身穿白銀鎧甲的劍士,和他的同伴。

  男人想稱職地嘲笑勇士們的不自量力,想了想,又作罷。

  男人想,這是個殺死自己的儀式,理應是嚴肅的。

  「受死吧!魔王!」精神奕奕的勇者這樣說,提著劍就向前衝,而男人──也是魔王,直到最後眼中仍然只有提著大劍的白銀的身影。

  最後,魔王的王冠和他的頭一同掉到地上。

  雀躍的勇者拾起王冠,和弓箭手一行人離開了高塔。

  沿路遇上的每一個人都向他們獻上至高的敬意,而受到一切美好的祝福的勇者們把王冠進奉。微醺的國王於慶祝的酒宴上輕聲問白銀的劍士的去處,年輕的白魔導士湊到國王的耳邊,細細說了幾句話。

  國王閉上眼睛,點了點頭。

  很久很久以後,每當有人提起不知去向的白銀的劍士時,就會有人說,劍士成為了下一代的魔王;亦有人說,是魔王臨死前對將他斬首的劍士下了「不能離開高塔」的詛咒;更有人說,劍士拼上最後一分力氣於最後與魔王同歸於盡;也有人說……

 

2. 淚水無法熄滅之火

  「胡鬧!怎能容許這種人在這片土地上胡作非為!」身穿樸素長裃的短髮男人用力拍了拍桌子,放在桌上的酒瓶和杯子顫了顫,站在身旁侍候的女侍也抖了抖單薄的身軀,慌忙跪下,也不敢抬起頭。

  「大名,請讓我來解決這個男人,讓這片土地再次歸於寧靜!」坐在大名對面的男人膝蓋就地後退了幾步,向大名叩頭。

  「免了,」大名站了起來,手按在腰間的佩刀上,「由我來殺死那個男人。」

 

  大名站在長著姣好臉容的男人的面前,眉頭緊皺。

  「哎啊,這不是大名大人嗎?請坐請坐。」男人靠在正用彆扭的姿勢演奏不知名樂器的女人身上,「上酒!手腳麻利點,可不能讓大名大人久……」

  「免了。」大名冷冷地打斷男人的話。

  「也對也對,大名大人工作時可不能喝酒,是我考慮不周。」男人嬉皮笑臉的讓人絲毫看不出有一點點反省的意思。

  「讓你的人退席吧。」大名依然用不冷不熱的聲音說,也不在意男人是否有聽進去。

  「談正事嗎?也對,是要退席的。」聽畢,男人坐正身子,手指不規矩地在樂器的弦上掃了一下,惹得女人吃吃地笑。

  一屋子的侍女、賣藝女婀娜多姿,邁著小碎步離開房間。走最後的賣藝女輕輕帶上了門。

  「好了,現在就只剩我們兩個,大名大人究竟有何貴幹?」男人自斟自飲,倒盡瓶子最後一滴酒。

  「你有何遺言?」

  「遺言?大名大人如此關心小人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啊。」男人愣了愣,故作驚訝的表情帶著幾分虛情假意。

  大名不為所動,靜靜看著男人,手一直按在腰間的佩刀上。

  男人自覺沒趣,一杯乾了,喉嚨火辣辣的痛。

  「讓我想想……啊,」男人稍微睜了睜眼睛「在我死前,我想好好處理它,不知大名大人有何高見?」男人不知從哪裡變出一物──由黃金和五六顆閃爍著不祥的光芒的寶石打造而成的異國王冠。

  大名難免驚嘆,卻不動聲色地問:「你是從哪裡得到這種異國的寶物的?」

  「不過是一個愚蠢的男人的遺物而已。」男人頓了頓,又說一遍「不知大名大人有何高見?」

  「交給將軍,由將軍來定奪它的去處。」大名毫不猶豫回答。

  「是嗎?那倒不如讓一場火燒了它還比較好。」男人無奈地笑了笑「和我的屍首一起。」

  大名聽畢也不故作矯情,上前,拔刀就斬。

  一大片血紅濺到地上、牆上、門上,也濺到大名身上,把他的衣服染上一抹鮮紅。

  男人直直盯著大名,慢慢倒下,異國的皇冠脫手掉在地上。

  「小岩……」男人勾起被血染得鮮紅的嘴角,拼上最後一分力,用沙啞的聲音說。

  大名瞬間睜大雙眼,難以置信地退後了好幾步,顫抖著雙唇,張開嘴,磕磕巴巴地說了些什麼。

  男人淺笑,閉上眼睛,點了點頭。

  「著火了!著火了!」

  「救命啊!岩泉大名還在裡面!還在裡面啊!」

  「找水來!找水來!快點!」

  倒在二人中間的木柱發出轟然大響,就像是宣告死亡的鐘聲一樣,僅是輕輕敲了一下,卻傳出好遠好遠。

  ──遠至世界的盡頭,傳說中住著魔王的高塔。

 

3. 一切歸於平靜

  天空帶點陰暗的色彩,厚重的雲朵更是加快了路上行人的步伐。低著頭把玩著手中智能電話的男人卻依然故我地站在燈柱下。

  「抱歉啊,剛剛回去拿傘,晚了一點。」剛好聽完三首歌,男人一直在等的人姍姍來遲。

  「晚死了!小岩!你知不知道及川先生在這裡等了多久?」及川徹扯下耳機,鼓起腮子,不滿地說。

  「那一會兒你就淋雨吧。」岩泉一挑了挑眉。

  「對不起,我錯了。」關掉智能電話的屏幕,及川徹討好地接過岩泉一手上的雨傘。

  不出所料,天空過了不久就下起雨來。及川徹打開雨傘,正想撐起之時,岩泉一就接過它,將雨傘舉在二人頭上。

  原因是「沒有指望你能好好撐傘」。

  及川徹撇撇嘴,雖然也樂能清閒,但總感覺被狠狠奚落了一番。

  一路走到目的地,及川徹先踏進了博物館外的遮蔭,等待岩泉一把雨傘收好。

  「好了,走吧。」及川徹點點頭,在岩泉一身旁併肩走。這時,及川徹才發現岩泉一另一邊肩膀的衣服全被雨水打濕。

  ──也不難想像,這是岩泉一剛才撐傘時把雨傘傾向了另一邊的結果。及川徹看了看自己仍然乾爽的衣服,咕噥了幾句。

  「你說了什麼?」岩泉一轉過頭問。

  「沒什麼,快走吧快走吧。」及川徹推了推岩泉一,加快了腳步。

  走進博物館──也不該說是博物館,應該說是為全國巡迴展出而臨時改建而成的展示廳,二人取了份導覽小冊子,邊看邊走。

  「小岩,你說我們先看哪個?」及川徹指著小冊子問。

  「容易介紹的那個。」無論是岩泉一還是及川徹都不像是會浪費一個周末下午去的參觀展示廳湊熱鬧的人,而他們現在站在展廳的原因就只有「要做功課」這一個。

  ──要是有時間看展覽,還不如多發五十個球。

  及川徹理解不了為什麼老師的一時興起會直接引致他們的功課量增加。但不理解歸不理解,功課還是要做的,及川徹看了看簡陋的地圖,拉著岩泉一就向左拐。

  「接下來請大家看看……」穿過人群走到展示廳的中央,二人走向被湊熱鬧的人層層包圍的重點展品。

  「正好有導賞環節,把他的話照抄一遍不就好了。」岩泉一立即拿出紙筆,打算記下導賞員的話。

  「……這就是這次展覽的重點展品,來自不知名產地的皇冠。這個皇冠的本體是由24K的黃金打造而成,總共鑲有十三顆不同的寶石作為裝飾。」

  「考古學家無法估計這個皇冠的製造日期,我們只知道它可能是比人類歷史更古老的藝術品。」

  「這皇冠可謂鬼斧神工,但歷史上並沒有任何一位君王曾經配戴過它的記錄。」

  「究竟是誰有如此驚為天人的手藝呢?是外星人還是魔法使?關於這個疑問,我們有待科學家為我們解謎。」

  岩泉一聽得一頭霧水,握著筆的手動了動,卻什麼也沒抄下。

  「全都是不知道,不知名,沒有記錄和疑問,他真的是在做導賞嗎?」岩泉一抱怨道,把紙筆放回褲袋。

  「就是,我們還是拍幾張照,然後回家自食其力吧。」及川徹嘆了口氣,取出智能電話,準備拍照。

  及川徹把鏡頭對準皇冠,眨了眨有點乾澀的雙眼,連續拍了好幾張照片。

  眼中的鮮紅一閃而過,很快又回歸平靜──就像曾經的魔王現在的生活一樣。

 

End

 

 

這次話嘮有很多話想說:

先說說大設定:

這是一個及川魔王贖罪的故事。雖然他沒犯過什麼錯,但因為是魔王,所以要贖罪。贖罪的內容大家猜不猜到(*´▽`*)?就是老梗的「會被心愛的人所殺」。

魔王要贖罪十三世,每過一世皇冠就會加上一顆寶石,所以到最後就是十三顆啦ヽ(●´∀`●)ノ

魔王一直保有每一世的記憶,但他喜歡的小岩只是凡人,所以沒有記憶。

以上是大設定。

第一篇:

大家想猜猜第一篇的小岩的結局是什麼嗎?ヽ(●´∀`●)ノ

提示是這一世的小岩和及川其實互相相愛(*´艸`*)

這是及川魔王的第一世,詛咒的源頭

第二篇:

設定是鎌倉幕府,小岩是大名,而及川是很有錢而且生活萎靡的商人

這篇的小岩很久以前認識及川,現在認不出了,但到最後記起了

第二篇的碎碎念:原文有一句:正用彆扭的姿勢演奏不知名樂器的女人

其實原本是想直接寫三味線的,但最後發現三味線是14-15世紀的樂器,鎌倉幕府卻是1192年—1333的東西……(´;ω;`)

第三篇:

魔王贖完罪,終於可以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啦ヽ(●´∀`●)ノ

就是一個HE,不捨得虐岩及喔(´;ω;`)

要說說參考了什麼和靈感來源:

靈感來源是NieR和NieRAutomata的OST “ Ashes of Dreams” 和“ The Weight of The World”

準確來說是其中的兩句歌詞:”Have we been fighting in vain?” 和“ Tell me God, are you punishing me? ” 

第一篇對高塔的描寫參考了F/GO的梅林的專屬禮裝的圖片

 

以上,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06 Mar 2017
 
评论(2)
 
热度(11)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