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兔赤】不可能幸福(一發完)

又拖了一段長時間的點文(抱歉!!!

梗是 @z枕頭山z さん提供的:出社會的兔赤,同居,赤葦被裁員目前沒有工作的設定

 

說在前面的話:

‧社畜赤葦和在家工作的木兔

‧因為正常的辦公室生活真是太不適合木兔了._.

 

【兔赤】不可能幸福

  這是第三天,木兔光太郎起床後仍然看到赤葦京治在家的日子。

  「赤葦!今天早餐是什麼?」木兔光太郎梳洗過後直奔廚房,從後一把抱住在處理食材的赤葦京治。

  「煎鮭魚,」頓了頓「已經快煮好了,木兔前輩能把餐具拿出去嗎?」赤葦京治把停在半空的手上的菜刀放下,指了指放在一旁晾乾的餐具。

  「我要吃肉啦,赤葦,怎麼今天不是吃肉!」木兔光太郎聞言放開雙手大聲嚷嚷。

  「昨天晚上不是吃了嗎?大早上的吃清淡點吧。」赤葦京治無奈地帶過餐具,放在木兔光太郎雙手上,把人轉過身來,推出廚房。

  貓頭鷹低著頭,垂頭喪氣地把兩人份的餐具拿到餐桌,排好。

  「好了好了,我們今天晚上就吃肉。」看到早餐煮好後仍然維持著低氣壓狀態的貓頭鷹,赤葦京治嘆了口氣,無可奈何只好作出承諾。

  「太好了!我就說赤葦是最好的!」貓頭鷹一下子回復精神,原本垂了下來的軟毛高聳起來,而仿佛滿載漫天星辰的金色的眼睛每次都讓赤葦京治難以拒絕他的任何要求。

  「快點吃吧,要冷了。」

  「喔喔!我開動了。」

  「我開動了。」

  低著頭用筷子較幼的一端夾斷魚肉,把粉色的魚肉夾得零碎。即使有了「今天晚上吃肉」的期待也無法解決現在不想吃魚的念頭,木兔光太郎眼珠一轉,抬起頭,正想撒撒嬌讓赤葦京治解決掉不開胃的鮭魚。

  「赤……」剛抬頭,便看到一向訓話自己說要專心吃飯的人正拿著手機看得入神。

  「赤葦?在看什麼啊?」木兔光太郎好奇問,伸長脖子想看看究竟是什麼吸引了平時一本正經的戀人。

  「啊……沒什麼。」赤葦京治有點慌了手腳,把螢幕關掉,反轉手機放在桌上,拿起筷子快速把早飯吃掉。

  木兔光太郎沒說什麼。二人把早飯吃光後,一直由在家工作的木兔光太郎負責的洗碗工作今天改由赤葦京治代工,活力充沛的貓頭鷹少有地半躺在懶人沙發上發呆。

  赤葦京治剛走出廚房就看到似是快要睡著的貓頭鷹,上前搖了搖他肩膀說:「木……光太郎,雖然剛起床沒多久,但要睡就回房間睡吧。」

  「我不睏!」木兔光太郎一下子睜大眼睛,伸長手臂,一把抱住連圍裙也未褪下的戀人。

  「赤葦?」木兔光太郎難得放低聲量,緊緊扣住赤葦京治耳鬢廝磨。

  「剛才赤葦是在找工作啊?」用幾乎扭曲的姿態相擁的二人看不見對方的表情,僅憑呼吸和言語交流。

  「啊……是,嗯。」

  「我不是說了嗎?這些事急不來啊,慢慢找吧。」

  「……」過了好一段時間都聽不到赤葦京治的回應,相處已久,也不難明白這是他不同意自己說的話,但卻找不到反駁的說詞的反應。

  「要是擔心收入的話也不用這麼著急,我的工作還挺賺的。」

  「我不是擔心這個……」

  「那麼就只是單純閒不下來!赤葦偶爾也要休息一下。」

  「你是怎樣得出這個結論……算了。」赤葦京治站直身子,嘆了口氣。

  看見戀人不再反駁,木兔光太郎明白這是他把自己的說話放在心裡的表現,也不再多說什麼,臉上掛了個大大的笑容。

  「赤葦!我們去買肉!買肉!」

  「請先把睡衣換掉。」

  「啊!現在就去!」

 

正文 End

 

【兔赤】番外:關於稱呼的小插曲

時間點:交往六年後,大學畢業三年後,同居中,正文沒多久之前

 

  「赤──葦!」對赤葦京治而言,要是有個大嗓門這樣呼叫自己的姓氏,那準沒好事。果不其然,木兔光太郎踹開虛掩的房門,闖進房間。

  「有什麼事嗎?木兔前輩。」赤葦京治合上正看得入神的文件,摘下眼鏡,揉了揉被眼鏡壓得生痛的鼻樑。

  「我在想呢,我們也是時候改變一下稱呼。」木兔光太郎托著下巴說。

  「……嗯?」好一陣沉默,赤葦京治皺了皺眉頭,表示理解不了木兔光太郎在說什麼。

  「別人交往都會用名字來稱呼對方吧!為什麼我們交往這麼久了還在用姓氏?還有赤葦也是時候放棄『前輩』這個敬稱了吧!」一口氣宣洩不滿,說罷,連木兔光太郎也要大大吸一口氣。

  「要是沒什麼特別的事……」原本就皺起的眉頭又緊皺了好幾分,赤葦京治正想把椅子轉回面對書桌的一方。

  「我不管!我不管!要是今天聽不到赤葦叫我的名字我是不會走出這個房間的!」

  那我出去……連0.5秒也花不上,赤葦京治腦海中就出現了這個解決辦法。但想是一回事,說出口又是另一回事,現實中,赤葦京治嘆了口氣,想要盡快解決問題。

  畢竟解決一個大小孩後還有如山的工作需要自己處理。

  「……」張開嘴,想唸出三個簡單的發音,喉嚨卻像是塞了棉花一樣,什麼也說不出口。

  看著眼前充滿期待的金色的眼睛,赤葦京治張了張嘴,一開一合的,吐出三個乾巴巴的發音。

  「光太郎。」喉嚨有些乾渴,唸出來的三個字變得有點單調。雖然如此,在聽到渴望的稱呼後,一雙金色的眼睛彷彿真的瞬間就變得有神。

  「赤葦!最喜歡赤葦了!」木兔光太郎給予一個用力的擁抱作為獎勵,歡呼著走出房間,留下仍未回過神來的赤葦京治。

  良久,赤葦京治重新戴上眼鏡,回到工作上。

  「光太郎。」是幾乎聽不見的呢喃,但光是唸出這個名字,滿滿的暖意便會擁上心頭。

  

End 

 

話嘮有話說:

想寫一個社畜赤葦,一個標準的日本男性,畢竟赤葦很符合会社員的形象

然後木兔其實很討厭工作把赤葦的注意力都奪去了,所以在赤葦被裁員後其實有點高興

對工作忙碌的赤葦而言,無論什麼時候也能送上笑容的木兔十分重要

所以結論是:表面上是木兔依賴赤葦,但赤葦其實在心理上很依賴木兔

就是這樣!!!

努力了一番結果卡文卡到天荒地老._.

真是各種抱歉!!!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小短文!!


關於之後及新年願望:想把《Light》解決掉 


以上,謝謝看到這裡的你,以及新年快樂!!!


31 Jan 2017
 
评论(2)
 
热度(42)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