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點文:I Love The Way You Lie(短 完)

很久很久的點文!!!真是抱歉!!!拖延症實在是太難治!!

梗是: @布丁咘叮🍮 さん提供的年下小岩(高校生/大學生)x年上及川さん(社會人)

 

要注意的地方:

‧以Eminem ft.Rihanna - Love the way you lie為題目,小標題也使用了歌詞

‧二人情緒的轉變有點大

‧在開頭性格帶點陽剛氣而且有較多衝突的二人

 

說在前面的話:

「岩及二人都是運動系熱血男兒,所以二人交往的時候應該會充滿衝突」

帶著這樣的想法,碼了這文,希望大家會喜歡

 

Wait, where you going? “I'm leaving you.” No, you ain't

慢著,你要去哪裡?「我要離開。」不,你不可以

  「你這是無理取鬧!」

  「我就要求你煮個飯是有多困難!」

  「我說了我今天有社團活動沒時間,你怎麼就不用你快退化的耳朵來聽聽?」

  「那要怎樣?我工作了一整天回來結果你還要我煮嗎?」

  「對,你說的他媽就是對。」剛回到家,站在玄關連鞋也沒時間脫的岩泉一重新背起背包,拉開門,摔門而出。

  「你去哪!」

  「你管不著!」

  及川徹用力扯了扯被髮膠定住的稍長的頭髮,低聲罵了幾句,想抓起放在鞋櫃上的小碗裡的鑰匙,卻又滑了滑,最後在拿起鑰匙後一惱之下把小碗掃到地上。

  「哐當」一聲,素色的小碗在地上碎成數塊不規則的碎片,留在燈火通明卻又空無一人的家裡。

 

Now I know we said things, did things that we didn't mean

我們吵過、罵過,但其實我們都不願意這樣

  像這次一樣的吵架對岩泉一和及川徹而言是習以為常的日常。

  因無謂的小事而吵起來,最後二人其中一人會先受不了奪門而出,另一人就追出去──連鄰居都已經了解的過程,二人似乎是樂此不疲地繼續這場遊戲。

  要是問他們為什麼就是不願意退一步,留一點點餘地,他們也許會說:我們其實都不想這樣。

  兩個血氣方剛的男生脾氣同樣壞到家,為了些芝麻小事就能吵得不可開交。其實結果是怎樣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對方能先讓步,那麼自己也就不會窮追不捨。

 

I apologize, even though I know it's lies

我道歉,雖然我們心知肚明這又是一個謊言

  「小岩!」及川徹脫了礙事的西裝外套,扶著牆壁穿了上幾個月從岩泉一那裡收到的,作為生日禮物的黑色皮鞋,跌跌撞撞地在沒什麼人的大街上奔馳。

  及川徹想要好好的道歉一次,想告訴岩泉一自己不是故意要挑起事情的,只是那該死的情緒一時間控制不了而已,這樣的情況不會再有下一次──雖然誰都心知肚明這只是一個謊言。

  「等等!」跟著無視自己的叫喚的戀人跑進燈光昏暗的公園,及川徹腦海裡第一次萌生出要在空餘時間做些體能訓練的念頭。

  咬咬牙,看了眼在前方不遠的岩泉一,及川徹加快了腳步。

  「小岩,慢著……咳咳。」及川徹雙手支著膝蓋,彎著腰大口大口喘著氣,在並不涼快的天氣下,汗水順著鼻尖滴下,滴在地上,濺起了一點點難以目視的水花。

  「小……」想說的話只發出了第一個音節,及川徹就被令人安心的氣息緊緊包圍。

  「對不起。」鼻腔裡被髮膠的甜膩的氣味堆滿,岩泉一用力把及川徹抱起一點點,把臉埋在硬邦邦的頭髮裡,悶悶的、示弱的聲音使及川徹沒出息的鼻子酸了酸。

  「我也是。」及川徹抽了抽鼻子,站直身子,回抱無論年齡還是身高都比自己小上那麼一點點的戀人。

  「回去吧,站在這裡怪難看的。」岩泉一先放下雙臂,拍了拍收緊在自己肩膀的雙手,示意它們的主人是時候回家了。

  及川徹抬起頭,揉了揉鼻子,點點頭,走在岩泉一身旁,沿著去程的路折返。

  小指有意無意掃過對方的手背,毫無交集的雙手互相交纏又放開,最後二人的勾著小指,直至到了家附近的便利店才戀戀不捨地分開。

 

Maybe our relationship isn't as crazy as it seems

其實我們也沒看上去這麼糟

  「小心玻璃。」及川徹開門後轉頭向提著盛著兩份加熱過的便當的塑膠袋的岩泉一說。

  岩泉一點點頭,踏進了玄關,脱了鞋子,小心翼翼地避過了鋒利的玻璃碎。

  「小岩要是餓的話就先吃,我想洗個澡。」及川徹把西裝外套掛在玄關的衣架上,扯下領帶,順手搭在外套上。

  「我不餓,等你一會兒也沒差。」

  「也好。」在及川徹拿過大毛巾和換洗衣物走進廁所的同時,岩泉一把燙手的便當從塑膠袋裡拿出來,打開蓋子後用附帶的筷子交換了一半便當的配菜。

  把滴著蒸氣凝成的小水滴的蓋子重新蓋好後,岩泉一才拿出電話,登入未登入的遊戲,回覆未回覆的訊息。

  又好一陣子。

  「久等了,小岩。」及川徹用毛巾擦著因沾了水而垂下來的頭髮,穿著一身居家服快步走到餐桌,坐在岩泉一的對面,說了句「我開動了」就掀起面前的便當的蓋子,掰開木筷子,狼吞虎嚥了起來。

  「又沒人跟你爭,吃慢一點吧。」岩泉一掰開木筷子的同時說,在桌子下踢了踢及川徹的小腿。

  「痛痛痛!小岩你不能這樣啊。」及川徹抱怨著,含著一口飯菜的口齒不清使他的嗔怪變得毫無說服力──甚至有點可笑。

  吵架後的便利店採購之旅對二人而言並不陌生,一星期總有幾天會吃到的乾巴巴的翻熱便當亦然。

 

Know that no matter how many knives we put in each others backs

我們明瞭不管互相在對方背上插上多少利刃

That well have each others backs, cause were that lucky

我們仍會守在對方身後。看,我們真幸運

  「這麼早?」看著剛吃飽就立即洗澡,現在準備睡覺的岩泉一,及川徹疑惑地問。

  「明天早上有堂。」岩泉一回答,打了個呵欠,躺在床上,拆了一個蒸汽眼罩的包裝,把眼罩戴上。

  「噗,小岩你這樣和五十代的大叔沒什麼分別。」及川徹拾起岩泉一隨手放在枕邊的包裝,扔到床邊的垃圾桶裡。

  「唔……閉嘴。」岩泉一轉了轉身,背對一直喋喋不休的及川徹

  「還真是老實老實睡覺啊。」及川徹悄悄咕噥說,也躺了下來,扯扯被子,拉了拉床頭燈的開關,輕聲說了句晚安。

  燈關了,穿過窗簾隱隱約約透進房間的街燈更覺顯眼,及川徹巴眨著雙眼,絲毫感受不了睡意。

  轉了轉身,睡不著。

  又轉了轉身,也是睡不著。

  及川徹嘆了口氣想,找點什麼做也比就這樣躺著強。

  剛有了這個念頭,正想坐起身子乾脆來點身體力行,結果腰部從背後被狠狠扣住。

  「你是要睡不要睡。」睡意濃濃的抱怨和暖意突然從身後傳來,把及川徹嚇了一小跳。加速的心跳在一片沉寂中響起來,即使雙手用力按住也無法壓抑的聲音在房間裡迴響。

  ──這該死的浪漫細胞。及川徹想。

 

But together, we' ll live forever

可是只要我們在一起就一輩子都不會分開

  早上六時,及川徹被岩泉一手機的鬧鐘吵醒。把被子拉上,蓋住了耳朵和大半的臉,而從喉嚨發出無意義的氣音和輕皺的眉頭則像是在抱怨擾人清夢的刺耳的鬧鐘聲。

  被子和衣物的磨擦聲從身旁傳來,另一邊的床舖因一下子失去了重量而反彈,屬於岩泉一的溫度正迅速流失。

  半夢半醒中,及川徹伸出手抓了抓床單,眉頭又再皺起了好幾分。

  未幾,渴望的體溫透過寬大的,令人安心的手掌傳來,長著薄繭的指尖在撫平了皺起的眉頭,順了額前凌亂的碎髮後離去。

  及川徹曲起雙膝,把整個人和披子一同捲了捲,瞇起帶著睡意的雙眼。

  「早安,小岩。」懶洋洋的聲音如是說。

  「早安。」暖意從柔軟的嘴唇傳到心裡,撒下了溫柔的種子。種子扎了根,然後花上一輩子,把二人繫起來。

 

End

 

話嘮有話說:

根據提供了的梗而碼的文,這是第三篇(認真臉

剛開始碼了個因為小岩(大學)在公園拾到及川弄扔的文件,然後認識了對方,最後發現對方就住在自己旁邊的輕小說式故事

然後碼了個小岩(高中)一個人搬到宮城,但因為父母不放心,所以拜托了在宮城分公司工作的下屬(及川)照顧自己兒子的,但結果反而是超可靠的小岩照顧及川的故事

但無論是哪篇,碼到一半就什麼都碼不出來

我想是因為想出來的故事無法代入岩及二人的關係吧 ._.

在我心中,岩及二人都是滿腔血性的男生,因此即使同年齡也一定會有很多很多的吵架和衝突,更何況有年齡差的二人0V0

所以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文,然後再次向點文的大大道歉QAQQQQQ晚了這麼多真抱歉QAQQQQQ

 

以上,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22 Dec 2016
 
评论(2)
 
热度(15)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