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所謂幸福

近況:消失了快3個月又厚顏無恥地回來了(土下座,因為最近簡直不能更忙,真的不好意思(土下座

12月開始應該就會好一點點……

決定了這一年結束之前一定要碼完拖了很久的點文!!!


關鍵字:打耳洞、老夫老妻模式、日常清水

超短篇 2000字多一點點

希望大家會喜歡

 

1.

  剛上大學時,及川徹在左耳耳骨上打了個耳洞,說是為了紀念努力考上心儀的大學的喜悅而打的。因為是要打在耳骨上,一般的首飾店做不了,所以及川徹提早一星期就預約了網上評價不俗的店家,在網上把要項都溝通好,在人生路不熟的東京乘了一趟JR。

  剛好在預約好的時間到達,滿心期待地坐在小圓椅上,卻只聽到「咔嚓」的一聲,一陣刺痛過後,從此左耳上就多了個洞。

  過程快得令人愕然,及川徹愣了愣,不自覺伸手想去碰碰剛打上去的耳針,手指快要觸上的時候被戴著橡膠手套的手狠狠拍下,然後被訓話了好幾句。看著因為說話者的激動一直在眼前晃來晃去的「手槍」,及川徹不斷點頭,再三承諾會好好照顧傷口。

  所幸及川徹第一次穿耳洞的過程異常順利,之後也沒有發炎。及川徹心想,小心翼翼的照顧還真是有必要的。

  待可以換耳環的時候,及川徹挑了隻黑色的數字基本款,也沒想到這樣一個普通的圖案,戴上去了,就沒再摘過下來。

 

2.

  之後沒多久,意猶未盡的及川徹就在同一家店舖裡替自己的右耳耳垂開了個洞。替他打洞的是同一個店員,她笑著說沒見過那麼臭美的男生。及川徹莞爾,坐在同一張小圓椅上,這次緊緊盯著鏡子裡長在左邊的右耳,像是看漏了一秒也是嚴重的損失的樣子。

  也是「咔嚓」的一聲,一根幼針就釘在鏡中的左耳耳垂。釘耳垂比釘耳骨來得輕鬆,及川徹心想,要是閉上眼睛的話,他大概不會察覺到耳朵上多了個洞。

  也許就是這份輕鬆造成了之後的掉以輕心。之後不短的時間,及川徹都要帶著一支小小的藥水外出。

  把傷口治好,又等了兩三天觀察它的狀況後,及川徹把一隻做工精緻的排球形狀的耳環別上右耳。

 

3.

  打耳洞的事在黃金周回家一趟時一下子就被母親發現了。

  母親說「啊,這不是挺好看的嗎?」,然後回房間找了找,折騰了好一陣子,把數對在燈光下閃閃發亮的耳環遞了給及川徹。

  「年輕時買的,現在放著也是放著,剛好你打了耳洞,拿去吧。」

  及川徹道了謝,把幾對價值不菲的耳環收好,放在行李的一隅。

  「對了,今年小一也有回來啊,你們不一起聚一聚嗎?」吃晚飯的時候,母親突然問。

  「啊對,我正想告訴你我明天去找小岩,不回來吃晚飯。」及川徹夾起了一小塊漢堡扒,答道。

  「明天?要不吃完晚飯就去吧,我做了些點心,你替我帶點去給岩泉太太嘗嘗。」

  敢情母親把自己當了個免費的郵差。原本打算明天才去打擾對方的及川徹在聽了母親這番話後無奈動身,並在心裡安慰自己說這是飯後散步。

  對於突然來訪的及川徹,岩泉一的母親熱情地把他招呼到屋子裡──一如以往地。

  客套不了幾句,就像以前一樣看穿及川徹的來意的岩泉一的母親就把及川徹往樓梯推,抱怨說兒子長大後吃完晚飯就往房間跑,一點都不可愛。

  被推得踉蹌幾步的及川徹帶著兩杯汽水快步走上二樓,站在門前看了看提著飲料的雙手,最後用腳尖敲敲門。

  「哎啊,媽,我就說了今天想休息一下,有什麼明天才算。」懶洋洋的低沉的聲音從門的另一側傳來,不知該笑不該笑的及川徹清了清嗓子,故作嚴肅地說:「我可不是小岩的媽媽。」

  沒一會,房裡傳來打翻了什麼的聲音和毫不收歛的,急速的腳步聲。在所有聲音停下來的時候,「吱呀」的門被打開,開門的男人稍微瞪大了雙眼。

 

4.

  眼前的男人下巴滿是鬍渣,穿著洗得褪色的寬大汗衫,不修邊幅的居家模樣對及川徹而言並不陌生──但調戲幾句還是需要的。

  「小岩你這樣難怪不受女生歡迎。」勾起嘴角,塞了一杯汽水給岩泉一,擅自側身走進房間。

  「我這是準備睡覺,不是準備登台。」岩泉一一口氣把汽水灌到肚子裡,打了個隔,把空杯子擱在書桌上。

  「你要回來怎麼不告訴我?」岩泉一拔了替電話充電的電線,倒在床上按手機,問。

  「臨時決定的,原本真的打算不回來。」及川徹也放下手上的汽水,躺在岩泉一旁邊。

  岩泉一的單人床並不寬敞,兩個一米八的男生躺在上面更顯窄小,及川徹乾脆拉起岩泉一的左手,勉強縮進他懷裡後再把手放下。

  「別勉強,你這樣的身高真不適合幹這種事。」岩泉一按了按手機旁邊的按鈕,關了螢幕,隨手把手機放在枕邊,撥亂了及川徹的頭髮,雙眼一閉,把所有接下來的抱怨拋諸腦後。

  「不是說要黃金週要各自冷靜一下的嗎?」把頭埋在殘舊的汗衫裡,及川徹用悶悶的聲音說。

  「所以我回來宮城了,怎知道你又突然回來。」

  「不行啊,我們這樣。」

  「啊?」

  「再這樣每天見面的話很快會膩的!」及川徹猛地坐起來「你知不知道有多少情侶也是這樣!經常見面,膩了,然後分手!」

  「其實我想說很久了,我們相處了這麼多年,要膩早膩了吧,也不差這一年。」

  「話不能這樣說,朋友和戀人是兩碼子的事。」

  「是的是的你有理,所以我們睡覺吧。」沒注意到岩泉一捧讀的語氣的及川徹心滿意足地重新躺下。

  岩泉一拉過毛毯,搭在二人肚子上,又預約了風扇的自動關機時間。把這些都做好後才閉上眼晴。

  收緊搭在及川徹腰上的左手,勉強塞進自己懷裡的及川徹動了動,把手臂抽出來,同樣把手擱在岩泉一腰上。

  及川徹想,他有點後悔自己的告白來得有點晚。要是早上一點點表白,那麼他待在這個懷裡的時間就會早上一點點,也就是在他一生中在岩泉一的懷裡渡過的時間的百分比會比現在高。

  吃虧了。越想越氣,及川徹狠狠捏了捏岩泉一腰側。

  「喂!你又幹什麼!」

  「小岩還沒刷牙就睡覺!」

  「……明天起床才刷。」

  「真髒。」

  「把汽水就這樣放在書桌上的人沒資格這樣說。」

  「唔……還是睡覺吧。」

  「嗯,晚安。」

  「晚安。」

  夜色漸深,家鄉微涼的五月的晚上,及川徹想,幸福二字所指也不外如是。

 

5.

  翌日二人幾乎同時被手機的鬧鐘吵醒,岩泉一伸了伸懶腰,看著睜開了眼晴卻在賴床的及川徹,撩起他一小撮頭髮,撥到耳朵後,露出左耳耳骨上的耳環。

  一只小小的黑色的4號別在耳骨的位置,把本來就白淨的皮膚襯托得尤其白晢。

  岩泉一想,幸福也就是這麼一回事。

 

End

 

話嘮有話說:

我心中的小岩是會一口氣灌可樂的類型,而及川就是會把可樂放到快要變暖才喝的類型

想寫充滿安定感的岩及,這篇就是這種想法下的產物

日常感的岩及也很棒不是嗎(,,・ω・,,)

順便,小排球第三季的第五話的預告!!!!!眼鏡川!!!!

突然就充滿動力了(*´∀`)~♥

 

最近一回家就想睡了是怎麼一回事._.

這邊昨天考了測驗然後今天過來儲人品求合格._.(不

然而還有很多文債沒還!!!!!!!!要好好鞭策自己._.

 

以上,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29 Oct 2016
 
评论(2)
 
热度(42)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