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青城三年無CP】及川生誕倒數 8

及川生誕倒數十篇
第八篇:國王遊戲

說在前面的話:

原來我一直打錯了花卷的名字!!!!!
全文都打錯了但我暫時沒辦法修改
全文花卷的名字不是「花卷貴太」而是「花卷貴大」
QAQQQQ真的很抱歉,在回家後一定第一時間修改QAQ

無CP向
超級究極對話流
青城三年的四人組的國王遊戲
雖說是國王遊戲,但感覺其實更像是四人的日常互動
感覺國王遊戲佔的成分不多
因為四人的出場數量都挺平均的,所以打了角色Tag,希望大家不介意
第一次寫國王遊戲的類型,想不出什麼有趣的梗,請見諒

  「綜上所述,我們來玩國王遊戲吧。」
  「慢著慢著,哪來的綜上所述?」
  於週末的早上,青葉城西排球部的部員為準備即將來臨的比賽,統統都自發回到體育館裡進行練習,原本只預計了只有正選隊員回來的及川徹花了一段時間把體育館的場地使用和練習日程分配好。雖然比預期的辛苦了好幾倍,但當看到後輩們這麼積極參與額外的練習時,及川徹還真的有一點點被感動了。
  但是現在,那種感動的感覺被同年級的其中兩位損友磨滅得一乾二淨。
  「下大雨嘛,光聊天休息真的太無聊了。」花卷貴太邊把松川一靜遞過來的紙條寫上數字和「KING」的字樣,邊回答及川徹。
  「別這樣擅自決定啊,小岩,小岩呢?來阻止一下他們啊!」
  「岩泉的話他剛剛說要加入,現在他去了廁所。」松川一靜回答。
  「怎麼會這樣的!」
  「我們和岩泉說好了,一會兒要專攻你。」說罷,花卷貴太和松川一靜擊了一下掌。
  「好過份!」
  及川徹正想要繼續和二人理論的時候,岩泉一於絕佳的時間點打開部室的門,找了個位置坐下,催促花卷貴太快點開始。
  「小岩,我對你真是太失望了。」
  「我每天都對你感到這麼失望。」岩泉一打開了包零食,遞給花卷貴太和松川一靜。
  「開始吧開始吧,」松川一靜拿了塊薯片「及川你想先回去的話也行啊,你有被淋到感冒的覺悟的話。」
  「請讓我參加。」及川徹看了眼窗外傾盆大雨的畫面,拉過一張椅子,坐了下來。
  「這樣才對嘛,不過四個人玩真的有點寂寞呢。」花卷貴太把紙條摺好,放在手心拋了好起下,把它們一把灑在桌上。
  「喲,挺有氣勢的嘛,前路意願寫好了嗎?要不第一志願改成賭場工作?」松川一靜咬著薯片也不忙調戲幾句。「挺好吃啊這個,什麼口味?」接著又問。
  「芝士漢堡扒味。」岩泉一看了看包裝,回答道。
  「噢,難怪。」說罷又再取了好幾塊。
  「喂,誰來抽個紙條啊。」花卷貴太拍了拍桌子,摺好的紙條在桌上抖了抖。
  「好的好的好的。」其餘三人聽罷隨便取了張紙條,打開。
  「哈,我是國王!」及川徹把紙條扔到桌上,激動得站了起來說。
  「好的好的,你是國王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哼哼,第一輪就簡單點,3號替我買個飲料吧,正好有點渴了。」
  「這傢伙真當自己是國王了。」
  「誰啦!我聽到的!」
  岩泉一舉起手上寫有「3」的紙條,站了起來,問:「喝什麼?」
  「來瓶可樂吧,好久沒喝過了。」及川徹想了想後回答。
  「可樂糖份太高了,喝水吧。」話音剛落,岩泉一就放下話句話,拿了個100円硬幣就走出部室。
  「過份!是說100円不夠買可樂啊,快回來啊小岩!」沒理會在身後怒吼的及川徹,岩泉一在部室外的自動販賣機買了支礦泉水,拋了給及川徹後坐回座位上。
  「好的,任務完成,來下一輪吧。」三人自顧自地把紙條重新收集好,及川徹也沒再糾結於可樂上,興致勃勃地開始了下一輪的遊戲。
  「哎,抽到國王了。」松川一靜揮了揮手上的紙條,宣布道。
  「唔,2號和1號來個嘴對嘴傳薯片吧。」松川一靜想了想,從包裝袋了取出最後一塊薯片。「誰啦,2號和1號。」
  花卷貴太和及川徹舉了舉紙條,互相對望一眼。
  「專攻及川也不要把我拉下水啊。」花卷貴太有點無奈,但也接過薯片,放在嘴上。
  「兩個人的話趣味性會增加啊。」松川一靜舉起電話,準備好在最佳時刻拍照。
  「風水輪流轉。」岩泉一說罷也舉起電話,和松川一靜用同一個姿勢等待及川徹從花卷貴太嘴上接過薯片的樣子。
  花卷貴太向及川徹打了個眼色,表示要用速攻來解決這一輪。及川徹接收到訊號後立即轉了個功妙的角度,擋住了二人的電話的鏡頭,迅速湊過去用嘴唇接住薯片,再張嘴讓薯片掉到口中,咬了幾口,嚥下去。
  「喂,擋住鏡頭了啦。」圍觀的二人表示不滿,但即使再不滿意,也沒第二塊薯片讓他們重來一次,也只好作罷。
  「下一輪下一輪。」又是新的一輪,四人抽好紙條後各自打開。
  「喔,我是國王。」岩泉一把紙條放在桌上,說。
  「那來個簡單點的,1號對3號來個壁咚。」接著小聲嘟噥了句「這次一定要拍到照。」
  兩人聞言舉起紙條,對望一下,同時說:「喔,是你。」
  花卷貴太靠著牆壁站,裝作一臉嬌羞的樣子,用雙手捂著臉,松川一靜看到後忍不住吐槽:「喂喂,這真的有點嘔心。」
  「喔是嗎,那你想要什麼類型的?我覺得還是可愛一點的比較適合你。」
  「不用了謝謝。」
  二人打鬧著完成了有回尷尬的壁咚要求,而壁咚的動作本來就難以阻擋鏡頭,因此還是少不免被岩泉一和及川徹二人拍了好幾張角度奇怪的照片。
  「別放上推特啊,尤其是及川。」松川一靜提醒了句。
  「為什麼只特別提醒我啦,明明小岩也有拍。」及川徹有點不滿,噘了噘嘴唇。
  「我比較相信岩泉。」說罷,花卷貴太在旁邊贊同地點點頭。
  「這是偏見!偏見!」
  「啊,雨停了。」花卷貴太突然說。
  「別想著轉話題⋯⋯啊,還真停了。」
  下得突然的大雨停得也突然,四人為防天氣再有突變,趕忙收拾好東西。
  「啊,真可惜,只玩了幾輪。」
  「對啊,我還沒當過國王。」
  「那我們下次再玩啊,偶爾這樣還挺開心的。」
  「你還想做被我們專攻的對象啊,垃圾川。」
  「慢著。」走在最前的松川一靜突然停下步伐,跟在後面的三人也停了下來。
  「怎麼了?」
  「下雨了⋯⋯」三人聞言打量四周,果不其然看到又再重新開始的大雨,而於梅雨的時節,這場雨還真不像是一時半刻能下完的樣子。
  「垃圾川,烏鴉嘴。」

End

話嘮有話說:
倒數10天有1天跳票了,弄得整個數字怪怪的
應該改成倒數9天才對
國王遊戲寫到最後感覺有點不對題,希望大家不介意
要是有梗了的話就再寫一次國王遊戲吧

以上,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19 Jul 2016
 
评论(2)
 
热度(14)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