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青城三年->及】及川生誕倒數 7

及川生誕倒數十篇
第七篇:幼齡化

說在前面的話:

19/7 更正
原來我一直打錯了花卷的名字!!!!!
全文都打錯了但我暫時沒辦法修改
全文花卷的名字不是「花卷貴太」而是「花卷貴大」
QAQQQQ真的很抱歉,在回家後一定第一時間修改QAQ

青城三年-》及川
但其實有點不太明顯
所以不好意思打任何的CP tag
一開始想寫個及川被寵成小公舉的故事但不個為何寫到後面就變質了 ._.

  「及川呢?練習快要開始了。」
  「被女粉絲們拉住了吧。」
  「及川也不是會因為女生而缺席練習的人吧。」
  「也對。」松川一靜和花卷貴太在排球部副隊長岩泉一的帶領下做些基本熱身運動,有一句沒一句地閑聊著。
  「轉動作。」岩泉一說,青葉城西排球部有出席練習的部員都跟著帶頭的岩泉一換了個壓腿的動作,從新由1數到10。
  「及川呢?」在把最後一個動作完成後,排球部的教練徑直走到岩泉一身旁,在岩泉一開口吩咐高一和高二的部員佈置好場地後問。
  「我也不知道,也許真的被女生們拉住了。」岩泉一看了眼不知什麼時候走到他身邊的松川一靜和花卷貴太,說。
  「這樣嗎⋯⋯岩泉,那拜託你把及川找回來了,松川和花卷,你們先帶領一下練習。」
  「好的。」三人同時回答,一人走出體育館,兩人走向部員聚集的地方。
  岩泉一快步穿梭於學校裡及川徹有可能出現的地方,途中問了好幾個經常圍在及川徹身邊的女生,也問不出個什麼來。
  走了快十分鐘,什麼都找不到的同時,正好聽到Line的訊息提示響起。
  「速來3樓男廁」訊息像是從逃亡的時候中寄出的似的,和及川徹一貫的一句話一個表情的作風不一樣,只有短短的6個字,還沒加貼圖。
  原本想要直接在Line裡罵回去的岩泉一在考慮到這奇怪的情況後按捺住情緒,急步走到三樓的男廁。
  「小岩。」軟軟糯糯的聲音從剛打開的廁格中傳出,岩泉一垂下頭,看向聲音的來源——穿著因過長而拖地的襯衫,雙手一直想要努力從長袖裡伸出來但卻做不到的可憐兮兮的及川徹幼年版。
  兩人對望良久,好長的一陣沉默過後。
  「⋯⋯你誰?」岩泉一指著小孩說。
  「是我啦!小岩你怎麼了?是失憶了嗎?我們明明從小就一起長大的啊!」
  「沒可能,垃圾川怎會有這麼可愛的一面!」
  「我明明一直都這麼可愛的好不好!」
  岩泉一看著及川徹一臉不滿的樣子,鼓起小孩獨有的紅通通的腮幫子,即使心裡再氣,也就只用了一瞬間就撫平了情緒。
  「那你現在怎麼辦?」岩泉一冷靜下來後放輕聲線問,似是在逗真正的小孩一樣的語氣逗笑了及川徹。
  「小岩,我雖然看上去是小孩,但其實還是那個你熟悉的那個及川徹啊,這種語氣怪別扭的。」及川徹笑著回答。笑起來露出一點點牙齒的招牌表情倒也像及川徹長大後的樣子。
  岩泉一嘆了口氣,看來自己還真的要栽在這傢伙的手上——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
  
  「及川家裡有急事,要先回家處理一下。」岩泉一在回到體育館後生硬地向教練報告。
  「喔⋯⋯是嗎?那岩泉你先回去練習吧,麻煩了。」
  「不麻煩。」把及川徹交待的說詞說出來後,岩泉一逃也似的回到練習發球的場地,在發了沒幾球後就以「去個洗手間」為由,跑到部室,看看及川徹有沒有出了什麼狀況。
  選了部室作為幼年及川徹的據點的原因,除了於必要時可以逃誰儲物櫃外,還有於練習時基本上沒有人會跑回部室的考量。
  「及川,你沒什麼⋯⋯」剛打開部室的大門,映入眼簾的就是幼年的及川徹坐在松川一靜膝上,和花卷貴太玩撲克的畫面。
  「喔!小岩,正好!我們就差你一個。」及川徹的小手一次過拿不了那麼多張撲克牌,手上只執數張牌子,其餘的都放在松川一靜的大腿上,記不住這麼多張牌子的及川徹偶爾要稍微揭開它們,再低下頭,看清牌子的樣子後又重新把牌子還回原狀。
  岩泉一看著這個畫面,心裡有百萬般情緒,但要說出口卻不知要從哪裡開始。
  「喲,岩泉,你要不要加入,我們剛好三缺一。」花卷貴太說。
  「⋯⋯不用練習嗎?」在腦海中量度多時,岩泉一最後只說出了這麼一句。
  「家有急事啊我們。」松川一靜別有深意地看了岩泉一一眼。
  「磨磨蹭蹭的,小岩你到底要不要參加啦。」及川徹重施故技,鼓起腮幫子看著岩泉一。被盯得投降的岩泉一只好放棄把人叫去練習的念頭,上前加入了戰局。
  「阿卷坐過我這裡一點,讓個位置給小岩坐。」及川徹拉了拉花卷貴太的頭髮,說。
  「好的好的。」花卷貴太伸手揉了揉及川徹軟軟的棕色頭髮,站起來說。

  同一時間的體育館。
  「三年級的前輩都到哪去了?」金田一勇太郎在休息時間向國見英發問。
  「前輩們說要是教練問他們去哪的話,就說他們家有急事。」
  「哪岩泉前輩也是?」
  「花卷前輩說要是岩泉前輩也不見了的話,也是家有急事。」

End

話嘮有話說:
家有急事是請假的最好的原因。(認真臉
青城三年-》及川好像有點不明顯,但也是努力過後的產物。
早上晚起了一點點,但也十分累是怎麼一回事 ._.

以上,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18 Jul 2016
 
评论
 
热度(14)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