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及川生誕倒數 3

及川生誕倒數十篇
第三篇:海盜AU

說在前面的話:
海盜AU
及川是船長,小岩是大副的設定
分上下篇,上篇大約1000字多一點點

  「船長,我們已經到達了宮城海域的範圍,前方有大霧。」
  「好,那我們一鼓作氣穿過這裡。」及川徹把帽子戴好,拉正,一手按住插有一根薄荷綠色的羽毛的大帽子,一手搭在舵上,帶著充滿自信的表情,直視前方說。
  「捉緊扶手啊,掉下去就沒救了。」及川徹喃喃自語,搭在舵上的手奮力一拉,船隻迅速向左轉,闖進了大霧的中央。
  「啊啊!」「要掉下去了!」「那誰掉下去了!」預期中的慘叫接二連三地響起,但及川徹像是即使身後發生了什麼也與他無關一樣,褐色的雙眸盯緊前方。
  大船劃破因巨霧而顯得平靜的海面,留下一條突然急轉的痕跡。
  「你轉急彎前先說個預告是會死啊,垃圾川。」岩泉一捉緊船邊,一步一步移到船頭,在及川徹耳邊大聲說。
  「啊啊,小岩小聲點!要聾了!」及川徹立即向另一邊跳了一小步,摀著耳朵說。
  失去拉力的船舵立即轉回另一方面,大船也因此改變了前進的方向,由急速轉左回到原本的行駛方向。
  「啊,都怪小岩!」及川徹抿了抿嘴唇,正想把船舵重新轉到左手面,但卻用盡吃奶的力都無法把船舵轉動分毫。
  「小岩,你看看這舵⋯⋯」及川徹看向身旁,原本站著一個大活人的地方現在空無一物。
  「嗯?小岩走這麼快?」及川徹壓了壓因大風而吹起了的帽子,轉過身,大聲喊: 「小岩!你們看到小岩走到哪裡去了嗎?」
  沒有人回應,也沒有人走出來主動替船長找出他的大副——放眼看,視線之內,除了及川徹外,大船上一個人都沒有。
  「⋯⋯」及川徹皺起眉頭,放開拉住船舵的手,放輕腳步,從船頭下了幾步樓梯,走到船身的位置。
  長靴落在老舊的木板上發出「吱呀」的難聲的聲音,及川徹慢慢抽出掛在身側的西洋劍警備四周。
  原本應該但站滿人,一天二十四小時也同樣忙碌的船身此刻卻連人影都不見。可是要靠上百名船員驅動的大船卻的而且確在穩定的向前行駛。
  當全世界的人都死光了,只留你一人苟延殘喘,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感受?孤獨?還是想追隨心愛的人而去?兩者皆非的及川徹眼中只看到了他嚮往的蔚藍的大海,和由第一天選擇了與大海共存的道路的時候就萌生了的,想要把她征服的念頭。
  在青葉城西號上的海盜都沒什麼海盜的特質,換句話說,就是他們換上較正常的衣服走在大街上,大概是主動和守衛打招呼也不會引人懷疑。
  及川徹在空閒的時候也想過,要是岩泉一當初沒跟著自己一起任性的話,他大概能成為一位出色而又特別正直的守衛。
  在溫馨得有點像觀光游輪的青葉城西號上,及川徹偶爾也會想自己是不是已經失去了一個海盜的本能——對黃金的渴求,對大海的傾慕,對鮮-血的追求。但當及川徹看到近在咫尺的傳說中的寶藏島時,那些他以為已經消失得一乾二淨的本能立即通過血管,流遍全身。
  幾乎是船剛停下時及川徹就跳下船板,跑著走到在岸邊的石洞中。在發現石洞只夠他一人的寬度通過時,毫不猶豫地扔下配劍和帽子,只帶一盞油燈就一頭扎進伸手不見五指的石洞裡。
  

TBC

話嘮有話說:
寫不完,有點沒梗,也有點累。
明天更新的是海盜AU下篇,也就是說有一篇會被鬼隱掉。
如無意外是黑-道AU。
黑-道AU會在另一個時間碼,不會當成及川生誕倒數,而是平常的短文這樣。
先去睡了
以上,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13 Jul 2016
 
评论
 
热度(16)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