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及川生誕倒數 1

及川生誕倒數十篇
第一篇:女體化
2000字左右的小短篇

說在前面的話:
OOC可能有
及川天生女體化
及川徹 = 及川徹子(てつこ)
小岩的 佔-有-欲 有點強

  「及川前輩,我喜……」
  「啊,這樣不行,應該要再強勢一點……可是及川前輩會不會討厭這種……」
  放學後的天台,對純情的少年少女而言最佳的表白勝地,對岩泉一而言則是幾乎每天必經的巡邏地點。
  「你是準備和及川表白?」
  「對……對,我午休時約了及川前輩,讓她一會來這裡。」
  「喔?原來是你。」較低沉的男聲哼了哼,準備表白的男生剛轉身就愣住了。
  「岩泉前輩?!我……」
  「就你這樣就想表白?小子,你還早了一萬年。」岩泉一皺著眉頭,故意壓低聲線,直盯著拿著粉紅色小信封的瘦弱男生。
  「我……」
  「快滾吧。」岩泉一抽起男生手中的信封,用信封指了指出口,揮揮手,一連串的動作異常純熟。
  男生離開後,岩泉一把信封對摺再對摺,走了兩三步,把滿載心意的粉紅色信封扔到附近的垃圾桶裡。
  岩泉一剛把信封放進垃圾桶,打算轉身離開時,就聽到生鏽的天台的大門和地面磨擦的難聽的聲音。
  「啊咧?小岩?」及川徹子的聲音從大門傳來,然後隨著噠噠噠的腳步聲小跑到岩泉一身旁。
  「小岩有見過一個瘦瘦弱弱的男生嗎?」環顧整個天台後只看到自己和岩泉一的及川徹子眨了眨眼睛,比畫著問。
  「沒看見,你又被放鴿子了吧。」岩泉一用食指彈了彈青梅竹馬的額頭。
  「啊!好痛!小岩過份!」及川徹子雙手捂著被彈痛的額頭,鼓起腮幫子,一臉不滿。
  「走吧,回家了。」岩泉一拉起及川徹子的手就走,而及川徹子則跌跌撞撞地跟上岩泉一略快的步速。
  「小岩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會在天台啊?不用練習嗎?」走回教室途中,及川徹子在樓梯間拉住岩泉一,將終點由教室改成福利社。
  「我……星期一不用練習。」
  「那為什麼會去天台?」
  「就是……啊……吹吹風,對,吹吹風。」
  「喔⋯⋯」及川徹子點點頭,有點不置可否。
  走到了福利社,及川徹子放開拉住岩泉一的手,徑直走到賣麵包的地方,而手被甩開的岩泉一則覺得胸口有點堵堵的。
  「一個牛奶麵包,謝謝。」及川徹子找完左邊的裙袋又找右邊的,在將所有衣袋都找了一遍後才記起自己把錢包放在書包裡沒帶出來。
  「小岩……」及川徹子哭喪著臉轉過頭去看被自己甩開手後就這樣站在福利社門口的岩泉一。
  「又怎樣了?」岩泉一皺著眉頭走過來。
  「忘記帶錢包了……」
  「嘖。」雖然不滿,但岩泉一依然迅速從長褲的側袋裡拿出不多不少剛好60円,放在收錢的小盤子上。
  「嘻嘻,小岩總是隨身帶著一大堆零錢。」及川徹子吐了吐舌頭,打開牛奶麵包的包裝,急不及待地咬了一大口。
  「福利社的牛奶麵包果然是最棒的!」鼓起腮幫子,邊咀嚼,邊口齒不清地說。
  「吃東西和說話,給我選一樣。」
  「唔……」選擇了最愛的牛奶麵包的及川徹子沒再說話。
  放學後的一場表白鬧劇過後,再到吃完牛奶麵包,時間悄悄溜走。在金黃色的夕陽下,二人在走廊上並肩走著,因角度而有些重曡的二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長。
  這好像是個挺好的表白的時間。岩泉一有點感慨,好像突然明白了那些堅持要放學後找及川表白的男生的想法。
  「小岩。」及川徹子突然說。
  「嗯?」
  「我們……」
  「及川前輩!」在及川徹子還沒說話前,突如其來的纖幼的男聲打斷了二人良好的氣氛。
  岩泉一和及川徹子轉過頭。
  「啊!是你!今天放我鴿子的那個!」及川徹子驚呼,指著打斷她說話的男生。
  「及川前輩,我有話想跟你說!」剛剛仍然優柔寡斷的男生像是受了什麼刺激似的,沒等及川徹子回話就拉起她的手,忽略掉一直站著的岩泉一,轉身就走。
  「啊,你怎麼……唔……那小岩你等等我啊。」及川徹子發現反抗無效後騰出另一隻手朝岩泉一揮揮手,選擇性忽略對方咬牙切齒的表情。
  岩泉一踢了踢教室的外牆洩憤,抓了抓頭髮,走回教室,拿起側背包就走,相熟的同學看到少有地板起一張臉的岩泉一也沒如常地打招呼。
  由及川徹子被帶走後,岩泉一就有種「整個人都不太好」的感覺,應該說,又是那種胸口被什麼堵住了的感覺。
 
  及川徹子被男生拉到樓梯間,美其名是借一步說話,但其實也不難想像男生的真正目的是什麼。黃昏的樓梯間不會有什麼人經過-——畢竟要回家的早就回了,要部活的又沒這麼早結束。
  「及川前輩!」男生的臉頰鼓得通紅,剛才忽略岩泉一帶走及川徹子的勇氣通通都消得無影無蹤,而站在心儀的女生面前手足無措的表情則讓及川徹子想好好捉弄一下。
  「及川前輩,」男生像是下了什麼大決心似的深呼吸一下「我今天其實沒有放前輩鴿子,之前那些男生也沒有,他們……我們,是因為岩泉前輩把我們趕走了,所以才……」被及川徹子一雙好看的雙眼直盯著的男生有點不好意思,聲音漸小,到最後則直接閉上嘴沒把句子說完。
  「唔,這麼說來小岩真壞。」
  「對!岩泉前輩⋯⋯」
  「你猜我不知道啊?」
  「啊?」
  「我知道啊,小岩每天都走上天台攔住你們,」及川徹子笑了笑「你們真以為我不知道啊?」

End

話嘮有話說:
有點不知道怎樣收尾,努力了好幾天碼了這篇。
想寫 佔-有-欲 有點強,但不太清楚自己心意的小岩和什麼都看透了的及川。
一切都是及川的套路(認真臉
希望沒有雷。
因為沒有電腦在手,所以排版也許會很奇怪,回家後大概會弄個重新整理版。
現在最希望是明天不會跳票(認真臉
以上,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11 Jul 2016
 
评论(4)
 
热度(36)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