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Wildest Dreams (短 一發完)

(遲來的)岩及日快樂啊大家

想寫岩及二人純-情外的另一面,有點「怎麼待在一起也不夠」的感覺

碼H碼到遲大到,自己的腦洞哭著也要碼完


要注意的事:

1. 年齡操作有,成年後的岩及描寫有

2. H部份比較低=俗,言語也同樣

3. 要看包含H部份的完整版移步到這裡這裡這裡(Evernote版)或這裡這裡這裡(P站版),留言和小紅心在LOF留就好了w

4. 不想看H部份的可以直接看LOF版,雖然字數會少了近一半……

5. 基本上整章的都用了Taylor Swift的WildestDreams和Out of the Woods的歌詞來作小標題,沒聽過沒關係,有用到的歌詞都會寫上

6. 別檢=舉,我會傷心的(´・ω・`)

上述也沒問題的話以下正文


Away from the crowds. 遠離那些人群

  「小岩,這裡有點吵。」左手拿著啤酒杯,有點微醺的及川徹頭靠在岩泉一肩上,二人在長桌的角落,除了離他們最近的松川一靜和花卷貴太外,也沒有人注意到二人的小動作。損友二人對望一眼,默契地別過頭去,大口大口把啤酒灌進口裡。

  及川徹當隊長的那届的青葉城西男子排球部的聚會,來的人意外的多,原本說要加班開會來不了的金田一勇太郎因為科長請病假而順利出席,本來要到美國公幹的矢巾秀也因飛機推延而改成明天才晚上出發。

  就像是整個宇宙也希望這群人可以在今晚聚在一起似的一起同心協力,岩泉一莫名的有點感動。

  而最後則於居酒屋包了間包廂,三張長桌,擠滿了人。

  回想起來也不是多久前的事,離開了青城六年,當年的後輩都變得可靠起來,一個個穿西裝打領帶的樣子讓及川徹有種「啊,那些站在自己身後的後輩都長大了呢」的感覺。

  而所幸的是,日轉星移,你始終都在。

  「是有點吵。」岩泉一以要駕車為由,完美回避掉所有和酒精的接觸,一整晚盡挑些下酒菜來吃,話畢又抓了把花生吃。

  「要不走吧,你嫌吵的話。」岩泉一說。

  「唔,不走,我還沒玩夠。」及川徹掙扎著和醉意搏鬥,坐直身子。

  「阿松,阿卷,來,我們繼續喝。」及川徹舉高酒杯,嚷著,大有不喝個爛醉不罷休的氣勢。岩泉一看向及川徹的眼神帶點黯淡的神色,要是及川徹在看岩泉一,他大概就會察覺到那名為欲望的神色。

 

  及川徹以強得離譜的運氣在和當年同年級的好友的猜拳中勝出,結果酒量不差的二人爛醉倒在桌上時,及川徹仍能維持清醒,四處尋找下一個對手。

  雖然還沒醉倒,但給人感覺也離失去知覺不遠的及川徹被岩泉一拉住。

  「抱歉啦,我先把這傢伙帶回家,先走啦。」岩泉一攔住一直想找酒瓶的及川徹,大家看到及川徹的模樣,也大笑了好幾聲,向昔日的前輩們道別。

  「岩泉前輩,我送你吧。」金田一勇太郎站了起來,和岩泉一一起走出居酒屋。

  「就送到這裡吧,金田一,你也快回去和大家聚一聚吧。」在居酒屋幾步外的距離,岩泉一空出沒扶著及川徹的那一邊的手拍了拍後輩的肩,就這樣轉過頭去。

  金田一勇太郎看著岩泉一扶著及川徹慢慢向車子走的背影,想起剛才這個人拍自己肩膀的力度。

  ──六年,其實也沒什麼分別吧。

 

I thought, heaven can't help me now. 我想連天堂也不外如是吧

  岩泉一把及川徹搬到後座,替仍然軟著身子的及川徹扣好安全帶,關門,走回駕駛座,開車。

  「小岩,我們去哪啊?」及川徹看到窗外和回家的路線截然不同的風景,揉了揉眼睛,問。

  「去個安靜點的地方。」把車子停在紅燈前「反正你其實也沒那麼醉不是嗎?」

  「唔……不這樣的話走不了吧。」及川徹手肘頂在膝蓋上,支著下巴看窗外的風景,口中哼著不知名的流行曲。

  車裡除了及川徹輕聲哼歌和偶爾哼得興起時腳也跟著節奏踏幾下之外,一片寧靜,二人一時無話,氣氛卻也不覺尷尬。

  「到了。」車子在路上走了不久,及川徹也沒哼多少首流行曲,原本在疾走的風景就停了下來,直到岩泉一下車,及川徹還愣在車上。

  「你不下來啊?」岩泉一在車看著還在車裡發呆的及川徹,帶笑問。

  「哦……哦!」及川徹匆忙打開車門,想衝出車外卻被安全帶狠狠勒住。

  「哈哈!你是真的醉了吧?」岩泉一也沒顧及川徹面子,大聲笑著說。

  「我沒醉!」及川徹解開安全帶,走出車外,故意用力關上車門。剛關上車門,及川徹就愣住了。

  ──我該怎樣形容我的戀人?笨拙?脾氣火爆?還是,天生就有股骨子裡的浪漫?

  從不知名的山腰看上天空,東京晚空上一點點的星星在銀河的某處努力把光芒傳到這裡,星星的數量更比想像中的多,及川徹想別人常說的星河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及川徹以為和已經認識多年的青梅竹馬交往時,這段關係應該沒那麼多激情又或是新鮮感,但他大概低估了和岩泉一交往時的自己。

  「美吧,我和朋友遠足結果迷路迷到晚上時發現的。」岩泉一靠在車側,和及川徹同樣,抬頭仰天。

  看著美麗的夜景,及川徹一時詞窮,他想,大概天堂也不外如是吧。

 

Say you'll remember me. 說你會記住我

  二人沒於留戀於美麗的夜空,及川徹於無人的車外有點情-不-自-禁,兩步走到岩泉一身邊,順勢親住岩泉一。

(觀看不健全部份的方法看文首)


I said, "No one has to know what we do”, 我說,沒人需要知道我們在幹什麼

(觀看不健全部份的方法看文首)

 

Someday when you leave me, I bet these memories follow you around. 

要是有天你離開了我,我敢打賭這些回憶你一生也沒法忘掉

  岩泉一正想走去浴室拿毛巾和溫水替軟倒在沙發的及川徹清潔一下,剛站起來,衣角就被拉住了。

  「一來一去多麻煩,你抱我去浴室就好。」及川徹一手擋著微微發紅的眼角,一手拉著岩泉一說。

  「我怎抱得動你。」岩泉一無奈地盯著一米八有多的及川徹。

  「抱得動的抱得動的,小岩是力量五的大猩猩嘛,來吧來吧,快點。」及川徹揉了揉眼睛,雙手伸向岩泉一,眨了眨眼,剛被抹掉的生理鹽水又慢慢湧上眼眶。

  「……」岩泉一也沒動,把牛仔褲隨便套上,站在沙發邊盯著及川徹看。

  「小岩別盯著我看。」及川徹又收回雙臂,擋住雙眼,二人之間一時無語。

  「你哭什麼……?」岩泉一已經數不清今天無奈的次數。走近兩步,把肩膀一抽一抽的及川徹抱起。

  「哇你怎麼重了這麼多。」岩泉一站穩了差點要向前仆的站姿,調整一下姿勢,用及川徹幾乎每次親-熱完都會撒嬌來一次的公主抱把他抱在懷裡。

  興許是沉穩的步伐和熟悉的溫度安撫了情緒,或者是及川徹根本只是單純於發-洩過後失去了安全感,沒哭上多久就擦乾了眼淚,被放在放下了廁板的馬桶上。

  岩泉一在一旁浴缸調好水溫放水,拿了及川徹洗面用的毛巾,用溫水洗了洗,拋給坐在廁板上的及川徹,及川徹也順手把毛巾敷在眼睛上。

  「我剛才在想,也許沒什麼是可以永遠持續下去的吧,我們當時那些長不大的後輩都快比我成熟了,那麼小岩,」及川徹扯下毛巾「終有一天,你會離開的吧。」

  沒等岩泉一回話,及川徹又說:「但即使你離開了,我也敢說我們在一起的回憶,你一生也不能忘記。」

  「因為我們交往的這段回憶,只會跟隨時間變得更刻骨銘心。」

 

But when the sun came up, I was looking at you. 但當太陽照進來時,我靜靜的看著你

When the sun came up, you were looking at me. 當太陽都照到床上時,你就這樣看著我

  昨晚剛碰到床就睡死的及川徹慢慢睜開眼,透過窗簾的空隙透進來的陽光炫目非常,察覺到時間不早的及川徹正想起床,卻發覺腰被用力抱住。

  及川徹看著六年來每天睡醒都能看到的熟悉的臉孔,心中某處慢慢變得柔軟,重新躺下,拉過那人另一隻手,枕在頭下。

  二人對視良久,又同時發笑,收緊雙手,把和對方的距離再拉近一點。

  ──世界瞬息萬變,但於你於我,這一瞬間就是永恆。

 

End

 

話嘮有話說:

「はじめ」是小岩的名字的假名,覺得寫漢字「一」的話有點奇怪,所以用了假名

遲到的岩及日賀文,基本上我人生中碼的賀文沒多少篇是準時過的w

這次想挑戰自己碼H結果挑戰到遲到的老馬經驗非常寶貴

是老早就有了念頭的腦洞,有空的話可以去聽聽那首WildestDreams,滿單調的一首歌,但歌詞意外地帶感ww不愧是根據個人戀愛經驗寫出來的歌ww

碼H時在想成年的岩及應該也不會維持那種高中時期的清-純感,所以乾脆寫成比較污的H

碼的過程有很多很多話想說,但碼完就全都忘了,所以就這樣

以上,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02 Apr 2016
 
评论(6)
 
热度(47)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