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Reckless (短 一發完)

關鍵字:炮灰原創角色視點出發、甜甜甜、出-櫃、吃醋

放心只有岩及一對CP!!!!!

努力用小短文來練習人物性格中……

內容5000字左右要吐血了

OOC 大概吧……

設定25歲左右的岩及

私設:

小岩是青城排球隊的監督  及川是國家隊成員

  人生第一次到別的縣工作,我就在青葉城西車站附近迷路了,同時,與車站同名的學校裡走出一個戴著棒球帽的男人,我護著為數不多的行李,咬緊牙關,做好逃跑的準備,而男人則徑直走向我身旁的車站。

  ──那是晚上9時的偶遇

  站了一會兒的男人,興許是看到我站在車站旁惘然的樣子,他撓了撓清爽的短髮下的後頸,在「這個那個」了一會兒後有點不好意思地說:「你是迷路了嗎?」

  看樣子並不是壞人呢,而且一直沉默也無法解決問題,我也只好回應:「是的。」

  「別的縣過來的?」我點點頭,他又說:「你住在附近的酒店嗎?」

  「唔……是的。」無可奈何之下,我拿出手機裡的早就存好的酒店的地址給男人看。

  「啊,這個嗎,其實離這裡很近,走過去也沒問題。」男人鬆了一口氣,是因為認得路,不會在女生前面丟臉嗎?──說不定他也是個路痴。想到這點,我突然覺得眼前的男人有點可愛。

  「那麼……」「咕……」真是丟臉丟到家了。由下午下機到現在也沒吃過什麼的肚子強烈抗-議我的虐-待行為。

  「要不……我們先去酒店附近的餐廳吃點什麼?」男人剛開始有點繃緊的表情因為這一段小插曲而放鬆了。

  男人說罷又笑了笑,笑起來倒也像高中時女生爭相表白的運動型男生,他高中時很受歡迎嗎?記者的職業病讓我想了解更多關於這個大晚上從私立高中走出來的神秘男人。

  我和男人向宮城縣的中心地區走,走到一間9時15分仍然未關門的咖啡店。咖啡店裡最後一枱客人也離開了,結果在至少可容納五十多人的咖啡店裡只剩下我、神秘的男人和三名店員。

  「這麼晚沒關係嗎?這個……」我剛才想起我並不知道男人的名字,一句句子硬生生停在這個不上不下的位置。

  「沒關係,這是朋友開的店,那個……我是岩泉。」神秘男人……啊,不,岩泉先生體貼地告訴我他的名字,基於禮儀,我也應該簡單介紹一下自己吧。我連忙從手提包裡拿出自己的卡片盒,抽出一張小卡片,遞給岩泉先生。

  「我是上野,由東京來宮城縣採訪的。」

  「喔,是記者啊,平常的工作挺辛苦的吧。」岩泉先生把餐牌遞給我,收好我的卡片,問過後又補充一句:「不好意思,我的工作沒卡片可以交換。」

  「啊,沒關係,那個……我的工作還好,現在還是剛起步的階段。」沒卡片的工作,也許是體育老師?還是學校的球隊教練?也許是看出了我對陌生人的拘謹,岩泉先生在問了這麼一句後就沒再說什麼,我也專心看餐牌上琳瑯滿目的餐點,想了想,我抬起頭,問:「這麼晚了是不是只提供幾款簡單的食物?」

  「啊,這個沒關係,你隨便點吧。」岩泉先生放下剛才把弄了一會兒的電話,揉了揉額頭,說。

  「這樣啊,我想好了,岩泉先生也請看。」我把餐牌遞給岩泉先生,岩泉先生接過後卻把餐牌完封不動地放在餐桌上,抬手喚了店員過來。就著被右手手指上一點點被反射的燈光,我這才發現岩泉先生的右手無名指上戴著一只設計簡單的銀色戒指。心中沒由來湧上一陣失望。

  「岩泉,這麼晚啊。」店員之中髮色較淺的男人走過來,熟悉地拍了拍岩泉先生的肩膀,又像發現新大陸似的盯著我看:「唷,你小子厲害啊,瞞著及川找小女友啊,真有你的。」說罷又用力捶了捶岩泉先生。

  「你才找小女友,你全家都找小女友。」岩泉先生反擊,用力拍了拍淺色髮店員。

  「別否認了,你看看你的小女友,這分明是有內幕的表情。」淺色髮的店員說完了這句便在記事本上寫下岩泉先生左手食指一直指著的餐點記下。

  岩泉先生的手型算不上漂亮,但比一般男生來得大的手掌,要是被這隻手握住,光是想像,都能想像到那種安心的感覺。想起來,這種成熟型的男生在高中時也許還真不是最受女生歡迎的類型,他大概是那種班中男生的活動中心。對於運動很在行,學習卻不怎麼樣的那種。

  「你要什麼?」岩泉先生問,把我從慣性的沉思中喚回來。

  「啊,這個。」我指著看上去很好吃的牛奶麵包套餐。「抱歉,剛剛走神了。」點過餐後,我向岩泉先生說。也沒有忽略掉淺髮店員看向岩泉先生的調侃的眼神。牛奶麵包有什麼問題嗎?

  「沒關係,」岩泉先生擺擺手,又說:「你喜歡吃牛奶麵包嗎?」

  「也不是,唔……大概是近來在搜集採訪人物的資料的時候一直搜到牛奶麵包的關係吧。」所以在看到牛奶麵包時就不自覺地選了。

  「喔?方便說一下是怎樣的人嗎?」岩泉先生拿起水杯,抿了一口水。

  「唔……也不能透露太多,就是……他是位排球選手。」話音剛落的幾乎同時,岩泉先生就嗆住了。

  「岩泉先生?沒事吧。」眼看岩泉先生咳得辛苦,我連忙把桌上的餐巾遞給岩泉先生。

  「哈哈,岩泉,報應啊這是。」淺髮店員手拿著一個未烤過的牛奶麵包,從廚房走出來,大聲說了句又匆忙拿著麵包跑進廚房,整個動作一氣呵成,然後理所當然地看漏了岩泉先生舉起的中指。

  岩泉先生又順了好一會兒氣,清了清喉嚨,拍了拍胸口,一連串的動作帶上幾分稚氣,我不由得笑了笑。

  氣氛一下子就放鬆了下來,我們有說有笑的,一餐晚飯的時間過得異常地快。最後,岩泉先生執意替我付了晚餐的錢,我拗不過他,只好說離開之前一定要請回一餐,順便取得岩泉先生的聯絡方式。岩泉先生笑了笑,說好。那時我的臉大概紅得太明顯了吧,長著微卷黑髮的收銀員對著我們直吹口哨。

  吃罷晚餐,岩泉先生把我送到酒店的門口,在他正想離開的時候,鬼迷心竅之下,我叫停了他。

  「岩泉先生,已經結了婚嗎?」岩泉先生看上去有點愕然,但還是回答了我的問題:「沒有。」

  壓在心上的大石被這兩個輕輕的字敲碎,剛剛的煩惱都像白煩惱了似的,我一陣飄飄然,連走往房間的路上也好幾次差點撞到別人。但這些都沒所謂了,岩泉先生……戒指,也許只是裝飾品罷了,男生戴些裝飾品也很正常吧。

  比預定時間晚了很多回到房間,我只好剛到房間就開始整理明天要用的資料,而在整理完畢,洗好澡後,時針已經正正指著四時,在床上躺上四個小時就要起床了,嘆了口氣,我快速把自己卷到被子和床的中間,不一會就已經熟睡。

 

  早上八時準時起床,帶著蓋住濃濃的黑眼圈的厚重妝容,向即將要採訪的對象確定約好了的時間和地點,記下了酒店服務員說的路線,向著附近的綠色小人咖啡店出發。

  忽然想起,也許我可以在今天約岩泉先生出來一起吃個午飯?事不宜遲,我拿起手機,把信息傳給昨晚已經加為Line好友的岩泉先生,沒多久就收到「OK,我下午也剛好會到這附近」的回信。心裡一陣竊喜,回了個熊大灑紙碎的表情,走進咖啡店。

  周四早上的咖啡店十分清靜。在點了兩杯拿鐵咖啡,把它們拿到座位後,今天的主角也剛好採著點來到咖啡店。咖啡店的桌子對於擁有好看的長腿的他來說有點矮,坐在椅子上的他,膝蓋剛好頂住桌子,然後我們就這樣默默地看著充滿違和感的他的膝蓋和桌子。

  「嘛,這些小事就放在一邊。」他托了托眼鏡,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也對,那麼我們開始吧。」我也快速收拾好心情,由問題的第一題開始問。

  整個訪問的過程十分順利,只花了兩個小時左右就把我那滿滿一頁的問題問了一大半,看來今天有機會早點完成工作,和岩泉先生一起在咖啡店坐一會兒才去吃午飯?

  「下一條,及川先生你是同性戀嗎?*1」因為提早放工的好心情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刻我連想掐-死我的編輯的心都有了。這算是什麼問題啊?你真的以為人家除了「不是」以外會選擇別的答案嗎?

  「嗯?」及川先生有點錯愕,愣了好幾秒也沒反應過來。

  「啊……就是……這裡寫著,及川先生一直都沒有女朋友……也沒有緋聞什麼的……」真是糟糕透了,現在只能祈禱及川先生不會生氣吧。

  「是啊。」及川先生說話了……什麼?

  「什麼?」

  「我說我是同性戀啊。」及川先生說罷呷了口咖啡。

  「啊?那麼我……寫上雜誌也可以嗎?」我看了眼正在運作中的錄音筆,有點慌張地問。

  「訪問不就是為了報導出來嗎?」及川先生用看怪人的眼神看著我,反問一句。

  「也對……」我不知道該把眼神放在哪裡,只好一直盯著筆記看。

  「沒什麼後續的問題要問了嗎?」看我點點頭,及川先生繼續說下去:「我有男朋友了,所以你們一直也找不到什麼女朋友就是這個原因。」他頓了頓「我的男朋友是個很暴躁的人,脾氣壞到家了,動輒就來一記頭錘真心受不了。」及川先生說到這裡繃不住故裝嚴肅的臉,笑了笑,平光鏡後的眼睛像是正在提及孩提時代最美好的回憶一樣閃閃發光,臉上的表情慢慢變得更柔和。

  「可是,不知為何,我無論如何也想像不到和他以外的人共處的未來的景色。」及川先生說罷,把一直掛在頸上,被衣服擋住的項鍊抽了出來,這只戒指,熟悉得令我心慌。

  ──這不是和岩泉先生手上的那只一樣嗎?

  我那不知道在哪裡漂泊的思緒被桌上的電話的震機拉回來,我把電話解鎖,是Line的信息,岩泉先生問我是不是還在咖啡店裡,現在過來找我。

  「我猜你明白我的意思。」及川先生盯著我的電話看,又補充了一句:「對女生把說話挑明可不是禮貌的行為。」說罷又擺出了招牌的笑臉,看著我身後。

  「那個……很抱歉,如果我讓你有什麼誤會的話,其實事情就像這傢伙說的一樣,我們在交往。」岩泉先生繞到我眼前,神情認真地對我說。

  「我……明白。」我只好點點頭,將這段在開始之前就結束了的愛戀放下。也好,至少比表白後被拒絕來得更好。

  「那麼,小岩,我們要出發了。」及川先生站起來,拿起一直放在椅子下的提包。

  「你不是在做訪問嗎?」岩泉先生皺了皺眉頭,似乎是不滿意及川先生中途切斷訪問的態度。

  「唔……也對,上野小姐,問題的答案我晚上寄電郵給你可以嗎?」及川先生抽起了桌上印有訪問問題的紙。*2

  「啊,麻煩你了。」

  「那麼,今天就這樣,謝謝了。」及川先生向我伸手,我盲目地伸手握了上去。由岩泉先生出現到現在,所有動作都是沒有經過思考似的,盲目地、不自覺地,跟著及川先生的節奏走。

  岩泉先生也朝我點點頭,走在及川先生的前方,首先離開了,而及川先生也咕嚷著什麼跟上了岩泉先生的步伐。

  我看著二人並肩漸遠的背影,我想及川先生說得沒錯,他們的未來,與我,抑或他人,並無半點關係。

  我把桌上的電話拿起來,把「岩泉先生」刪除掉。

不應被稱為後記的對話流後記:

訪問前一天的故事

  「我回來了。」岩泉一把鑰匙放在玄關的鞋櫃上,向屋內說了句。

  「小岩!太晚了!雖然你說了今天會比較晚回來,但也太晚了吧!青城那群小兔崽子是不用回家的嗎?」及川徹幾乎同時向玄關方向大叫。

  「你小聲點,被鄰居投訴的話我把你扔出去。」

  「過份!」

  「是說你明天是不是有訪問?」岩泉一走到客廳,問正在看筆記本的同居人。

  「嗯,早上有個。」及川徹咬著指頭,直盯著筆記本上重播了不知第幾次的排球賽事,隨便應了句。剛才吼回去的氣力像是被抽空似的,坐在地上靠著沙發揉了揉額頭。

  「我好像碰到明天替你訪問的上野小姐。」岩泉一把從上野那裡取得的卡片放在及川徹的筆記本的鍵盤上。

  「嗯?」及川徹按下暫停鍵,拿起卡片看「的確是她沒錯……慢著,小岩!你是因為遇到她才這麼晚回來的?」及川徹放下筆記本,瞪大雙眼看著岩泉一。

  「是的沒錯,我剛在青城出來就碰到她,她在迷路,我們吃了個飯。」岩泉一坐在沙發上,取出電話,按了好幾下。

  「小岩!你這是出軌!出軌!」及川徹站起來,猛的抽起原本被岩泉一靠著的靠墊就拍下去,岩泉一反應不過來,背部狠狠撞上布沙發,肚子同時結實的吃了一記靠墊的猛擊。

  「出個鬼!我們這裡有個屁異性戀!」躲不過第一擊的岩泉一在第二擊來臨之前已經把靠墊一巴掌打到地上。

  「也對。」及川徹也維持不了板著臉的表情,回了岩泉一一個大大的笑臉,就著這個跪坐在岩泉一大腿上的姿勢,搶過岩泉一的電話,輸入「0720」解鎖,點開了岩泉一電話裡的轉珠遊戲,點了新出的關卡,飛快滅掉前幾關的小怪,開始苦惱該怎樣打敗最後一關的Boss級怪物。

  「我在想你買新電話來幹什麼,你都不用的不是嗎。」岩泉一邊扭了個及川徹的膝蓋不會壓痛自己大腿的角度,邊小心護著對方,慎防他一不小心失平衡向後倒,那就真的什麼比賽記錄都不用看了。

  及川徹下巴靠在岩泉一肩上,說:「唔……不就是為了和小岩一起用新iPhone嗎……」有點不滿遊戲中的怪物的強度,及川徹話裡帶上幾分甜膩的鼻音,撓得岩泉一心裡癢癢的。

  「叮」Line的訊息音效響起。

  「啊!」及川徹在岩泉一耳邊慘叫。

  「嘶……」岩泉一捂著耳朵,站起來,把膝上的180+健壯型狠狠的扔在沙發上。

  「啊!都怪這個不合時宜的Line!原本要贏了!」及川徹無暇理會剛剛被粗暴地扔到沙發上的事實,仍然沉醉在原本要成功的完美轉珠被Line突然彈出的通知阻礙的挫敗感。

  「我要看看是誰!是誰做出這麼殘忍的事!」及川徹按下了Line的圖案。

  「小岩,這叫出軌!你明不明白!」未幾,及川徹嚷著把電話遞給岩泉一,鼓起腮子。

  岩泉一揉了揉耳朵,說了句「你在發什麼神經」後才看了眼自己的電話。

  電話上是上野寄來的信息,包括一句「到酒店房了,今天真的麻煩你了」和一個兔兔親熊大的表情。

  岩泉一愣了愣,半晌後才說:「我想她可能誤會了什麼。」

  「也是,小岩你下次別對女生這麼溫柔。」及川徹點著頭,一副說教的表情看著岩泉一。

  「你有資格說我嗎?什麼也不多,女粉絲最多的及川選手。」

  「我和女粉絲的距離處理得很好!」

  「好的好的,處理女粉絲處理得很好的及川選手,以下我們來處理一下你剛才在我耳邊大叫的事。」

  「真的非常抱歉!」

真End

*1:出自《Fifty Shades of Grey》的Anastasia和Christian的訪問。

*2:參考了同上電影中Christian的動作。

話嘮Hiver有話說:

關於吃醋的反應:

雖說吃醋是個關鍵詞,但我認為無論及川還是小岩都不是那種因為對方被別人暗戀或和別人走得比較近而不斷要對方解釋的人。

吃醋的話,感覺及川是會讓  追求者/ 和小岩走得比較近的人  知難而退,但不會挑明,回家就和小岩抱怨一下又嘲諷一下「怎麼會有女生喜歡你」這種。

小岩的話感覺會用比較直接的方法,和及川說自己的想法,讓及川自己解決這種(就是打直球)。我想小岩是比較直率那種,這種人也大概不太擅長和陌生人交流,小岩也不會遲鈍得不知道自己的性格,所以會交給處事較圓滑的及川來解決這樣。

關於標題:

Reckless是不顧後果的、鹵莽的等等的意思,在這文指的可以是對小岩一見傾心的上野小姐,也可以是公然出-櫃的及川這樣。

一不小心就話嘮了(´・ω・`)

以上 向不OOC的道路邁進中的Hiver

28 Feb 2016
 
评论(4)
 
热度(47)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