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兔赤】無題 木兔生日賀文

‧遲大到的2015木兔大大生日賀文的名號就由我來承包!!

‧遲到了很多的木兔生日賀文

‧兔赤同居前提

‧木兔光太郎(28) X赤葦京治(27)

‧挑戰短打字數爆短的小甜文

‧整篇都是對話對話和對話

 

  「木兔前輩,抱歉,我今天會晚一點回來。」

  「什麼?赤葦不是說了今天不用加班的嗎?明明今天是……」

  電話另一側傳來的木兔光太郎的大嗓門迫使赤葦京治把電話的拿開一點點。「是的是的,是我失信了,我很抱歉。」

  「……」

  「木兔前輩,我會守約煮晚飯和烤蛋糕的,但可能晚飯時間要推遲一點。」幸好由昨天上司不甚滿意自己提出的計劃之際就隱約有種今天要加班的預感,昨晚就把可以準備的都先準備好,醃好肉片,先從廚櫃深處拿出平常不會用到烘焙工具等等,這個選擇果然是沒錯的,現在就只差討好木兔前輩這一步。

  「唔……」0.5秒的思考一如既往地為自己節省了不少時間,在話畢之後,木兔前輩仍在猶豫要不要原諒自己之前,還有好些時間讓自己把計畫書第三部份的最後一句打完。

  「木兔前輩,不要耍脾氣了,不論怎樣,我都是不能提早回來的。」這時候就要狠下心,要是再道歉的話,木兔前輩就會因為「你道歉,所以錯的是你」這個邏輯而不會消停,而計劃書也會順利地開天窗。

  「……赤葦你別把我當成小孩子來哄。」

  「好的好的,我先挂了。」挂斷了電話,再把電話調成靜音模式,赤葦京治深呼吸一下,重新投入工作之中,而對於「現實總是強差人意」這一句話,赤葦京治於不久後的將來會有前所未有的切身感受。

  「赤葦君,這裡的預算和第二階段的宣傳活動可以修改一下嗎?」

  「課長,這個預算已經不能再調低了,活動的話還有修改的空間,可是……」

  「赤葦君,我也是很為難的,客人給了我們預算之餘,社長又要求我們再把預算壓低一點,只好麻煩你了。」這樣的搾壓員工的公司快點給我倒閉去。赤葦京治無可否認壓力增大時總有這種念頭出現在腦海,然後難以控制在腦內地一步一步設計確實可行的,掏-空公司,再低價收購它的方法。

  不不不,現在並沒有空閒時間去想這些,當務之急是先把計劃書完成,趕緊回家為木兔前輩慶祝生日。

  「赤葦君,這個數字和之前的有什麼分別?」

  「赤葦君,這個活動略嫌有點沉悶。」

  「唉,赤葦君,你也不想你的年末的檢討上有『能力不足』的評級吧,照我說的去辦吧。」

  越想越心煩,越想快完成工作,腦袋就越是拋出些毫無關係的念頭。尤其是關係到那個人的事,自己總是不由自主地感到煩躁。

  「赤葦,辛苦了,對了禿頭課長一整天。」比自己早入職兩年的前輩敲了敲赤葦京治的桌子,放下一罐能量飲品。

  「謝謝前輩,前輩也是,早已過了下班時間吧。」

  「唉,回到家裡也是一個人四面牆,看看NHK,上上2ch,留在這裡和你聊一下倒也不錯。」

  「前輩,我可是很忙的。」

  「唉,無情的赤葦,讓善良的前輩我替趕著回家替男朋友過生日的赤葦分擔一點工作吧。」

  「!!」

  「很意外吧,是說你的戀人嗓門真厲害啊。」

  「前輩,你就別盲打趣了。」

  「那麼當是守秘密的回禮,赤葦,快給我介紹個好女生來。」

  「請別強人所難了。」

  「……好吧。」

  集二人之力,赤葦京治在剛好九時把計劃書處理好,沒有像平時一樣把文件再重覆檢查幾遍,幾乎是前腳把電腦關掉,後腳就飛奔出公司的大門。啊啊,糟糕了,九時了,木兔前輩會生氣嗎?生氣?那個木兔前輩?他在自己心中就是個動不動就開啟沮喪模式的大小孩,要人哄要人好好疼的比小孩還要孩子氣的現役國家排球隊首發隊員,真難想像他是如何承受巨大的壓力踏上這條青春限定的道路,不,也許他並沒想到這麼長遠,充其量也只是有隊伍邀請自己,然後順勢答應了這樣吧,他就是個這樣受上天眷顧的男人。

  「抱歉,木兔前輩,我沒想到工作會……」什麼味道?什麼焦了的味道?連鞋也沒有脫掉,把公事包隨手一放,赤葦京治直接衝進廚房。

  「咦?赤葦回來了,怎麼我都聽不到開門的聲音?」木兔光太郎笑得一臉燦爛,手卻是一直不停地忙碌著。

  「赤葦,為什麼我有好好攪拌可是還是會煮糊?」

  「火太大了。」赤葦京治,二十七歲,正在反省自己把食材都準備好的做法是否有不妥的地方。當然是「有」了,不準備的話,木兔前輩也不懂由調味開始到把它們煮熟。

  不,這已經是熟過頭了,要考慮一下生日晚飯要吃炭的木兔前輩的感受。

  「是嗎,哈哈,可是已經這樣了,要委屈赤葦一天了。」

  「不,木兔前……」

  「來來來,赤葦來嘗一下我的手藝。」

  「唔……滿難吃的。」雖然是還沒難吃到要吐出來的程度,可是也談不上好吃。

  「但是對第一次下廚的人來說也算好了,至少比我第一次做得好。」

  「赤葦,你就別安慰我了……」

  「光太郎,你已經做的很好了,而且明明今天早就約好了,但我還是讓你失望了。」

  「赤葦……京治?我喜歡『京治』的發音,我想這樣稱呼你,」木兔光太郎頓了頓「放輕鬆點,我不是小孩子,我可是比你年長一年零三個月的前輩,偶爾也讓我照顧一下你吧,別讓我總感覺一直在麻煩你。」

  「所以,把我當成可靠的前輩來依賴吧,京治。」

  愕然,過了好幾秒後也是愕然,腦袋完全運作不過來。自己又是由何時開始把本應大自己一歲的前輩當成小孩地照顧?也許早在體育館裡第一次見面,「要照顧他」的想法就開始萌芽,在成為正式的隊友那一天,想法就成了真實,自己真的要好好照顧這個隊裡的么兒,要好好照顧這個明明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卻愛上了的愛人。也許,也是時候讓他也感受一下照顧別人的感覺了,那麼今年的目標是讓木兔前輩學會照顧別人。

  「那我就好好期待一下光太郎前輩的成長吧,把『成為能讓赤葦京治依靠的人』當成今年生日願望吧。」

  「啊!說出來不就不會實現嗎?」

  「增加一下難度也不錯啊,光太郎。」

  「唔……狡猾的赤葦!」


END


大概是今年最遲的賀文了吧,由9月19日開始碼,碼到現在才剛剛碼好的,幾乎難產的賀文。(順便為10月開播的小排球二季預熱一下

Light的更新要再過幾天才有(抱頭走

希望大家喜歡。

以上

26 Sep 2015
 
评论
 
热度(33)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