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泉一生誕紀念 岩及〈 Ich gehör nur dir〉(短 已完)

Ich gehör nur dir

  及川徹剛推開民宿的大門就被清晨撲鼻而來的冰冷凍得退了一大步,但卻撞上身後比自己矮5厘米岩泉一。「喂你怎麼停了下來?」「小岩,好……冷。」「我不冷。」「都是因為小岩拿我來擋風,」及川徹吸了吸鼻子「明明只是個連一米八也沒……」「啊?你小子剛剛說了什麼?」「沒什麼沒什麼,我們快走吧小岩。」看到岩泉一舉高的拳頭放了下來,及川徹才安心地舒一口氣。二人的打鬧為寧靜的冰島添上一份活力,展開了由清晨開始的一天。

  到了由旅行社籌辦的金色環遊(Golden Circle)的集合地點,即使離集合時間還有點距離,但己有不少遊客在附近聚集。「小岩,你看,那些情侶都牽著手,那我們也……」岩泉一連話也沒說,光是用眼神已經足夠讓從小就開始吃拳頭吃到大的及川徹閉嘴。「白痴川。」聲音非常小,但卻仍然被及川徹捕捉到。「罵人別起個簡稱啊,笨蛋小岩。」「你不也是一樣!一整天『小岩』『小岩』的。」「小岩真過分!」

  在旅遊巴上,岩泉一以「怕你睡覺時跌倒」為由,讓及川徹坐近窗的一側,而及川亦樂於看窗外風景,最後就毫無爭議地決定了位置。由集合點到古佛斯瀑布(Gullfoss Waterfall )的距離不短,及川徹也看膩了一成不變的景色,靠在窗子,打算小睡一下。正當睡意襲來的時候,及川徹卻感覺到左手掌心上的,和冰島格格不入的溫暖和未嘗感覺過的觸感。勉強增大眼睛看看,卻發現溫暖和奇怪的觸感都來自自己的青梅竹馬的手。「小岩?」及川徹驚訝地輕呼,眼前的景象對自己而言有種不難想像的虛偽感。「什麼啊,原來你醒著的啊。」岩泉一有點不好意思地別過臉,黝黑的頰上有不難察覺的一抹紅。害羞歸害羞,牽著及川徹的手卻一直沒有放開,而及川徹也沒有如平常一樣耍白痴打破美好而寧靜的氣氛,世界都像是停留在此刻,時間仿佛沒有流動,也沒有所謂的未來。

  可惜,旅遊巴停下來,即是美好的終結。依依不捨地鬆開手,因為想將對方的溫暖留在手心,留在腦海。「在大家面前的是冰島著名景點之一,古佛斯瀑布……」導遊一個勁兒一直說,即使明白導遊的確在說日語,但內容卻完全令人摸不著頭腦,什麼什麼起源,什麼什麼大自然遺留的寶物,但卻有一句話岩泉一確實是聽得懂的:古佛斯瀑布,Gullfoss Waterfall 在冰島語的意思是黃金瀑布。黃金嗎……這有如金子般傾瀉下來的流水,讓人不禁想伸出手去奪取,真不愧是擁在「黃金」之稱的瀑布呢。大而澎湃的瀑布使人不禁思考自己於這宇宙中會顯得多渺小。「小岩,我們來拍照吧。」岩泉一沒反對,走近及川徹,相機從此就存有一張二人的自拍照。解說、拍照、趕景點,三個固定的公式,一車旅客亦回到車上趕公式。剛才沒睡飽的及川徹上車沒多久就頭靠玻璃窗睡著了。

  旅遊巴停在蓋錫爾噴泉地熱區附近,遠眺窗外,地熱區中不斷有水柱噴出,車上閃光燈一個勁兒在閃,對焦的電子音效不斷,只為了留下水柱噴出的澎湃。其實即使下車也因安全為由而不能走近。沒什麼好看的同時,及川徹也分神去想有什麼爛笑話去調-戲岩泉一,而結果是沒有。「真漂亮呢。」岩泉一輕嘆。「有及川先生一樣漂亮嗎?」「比你好不只幾萬倍。」「過分!」

  時間於打鬧中過得很快,不知不覺已於旅遊巴中渡過了黃昏,低達傍晚,車上也沒有剛開始的興奮和期待,小孩子都睡著了,連帶他們的父母親都有些睡意,再把睡意傳遍車箱。

  在導遊也快睡著的時候,車子停了下來。「各位,我們現在已經到達金色環遊的最後的目的地,辛格維爾國家公園了,請各位下車並到處逛逛,有兩個小時的自由時間,請大家好好享受。」跟隨人群下車,坐了一整天的車程,雙腳都有點麻痺,用拳頭揼了揼雙腳才開始進入辛格維爾國家公園(Þingvellir National Park)。「聽說是世界文化遺址之一呢。」「是嗎。」「小岩別這麼冷淡!」「那你別一直在我耳邊說話啊!我想好好看風景!」及川徹嘟嘴,沒說話。一路上及川徹也沒像平常一樣一直找話題說話,雖說像隻麻雀一樣吱吱喳喳的很煩,但像現在一樣不說話更讓人心煩。兩個小時快過去,及川徹頂多都只是拍個風景照,偶爾短暫駐足景點旁。直至走到歐美大陸板塊的分界時,及川徹才停了下來。岩泉一則多走了幾步,走到對面的板塊。「及川徹,你他媽還在發脾氣嗎?」及川徹沒回應,一直看著相機的顯示屏。「其實我不介意你有多喜歡在我耳邊說話,」岩泉一頓了頓,深呼吸了一口氣「但我介意你像小女生一樣為了些小事而發脾氣,你懂得把我們的距離拉開,而我很討厭你為了讓自己高興就一個人走遠,」岩泉一直盯著及川徹「以後即使發生什麼事也好,我們最遠的距離也只能是這樣。」雖說是歐美板塊,兩個完全不同的地方但距離也僅僅是一步就可以跨過的長度,也即是兩人相距最遠的距離。「小岩……笨蛋。」「啊?你小子剛剛說了……」

  「啊!是極光啊!」不知是從哪個人開始,站在附近的人全都抬頭看向天空。天空早已變黑,但山下的太陽依然為天空帶來一點點的茜色。天空上有著吸引視線的一片極光,藍的、綠的、紫的都混在一起,一大片的讓人眼花撩亂。極光之上是大片大片的星空,一閃一閃的星星和著極光,成就極美的畫作。岩泉一感受到一度一直盯著自己看的目光,轉過頭去,毫無懸念去看到及川徹咖啡色的眸子。及川徹的嘴唇一張一合,無聲地說了句話,旁人也許看不懂,但岩泉一的確看懂了他在說什麼:「Ich gehör nur dir」──出自兩人高中時期於網上偶爾發掘到的德文音樂劇,《Elisabeth》。故事講述茜茜公主的一生,由遇見真愛到被其背叛,由周遊列國到遇刺身亡,茜茜公主一生充滿悲劇,於保守的宮廷中,於女性被賦予眾多枷鎖的時代中,*1她活得像個堅強的女人,但卻沒有發瘋的勇氣而被迫至此景。岩泉一在看音樂劇時對茜茜公主有種莫名的親切感,因為二人同樣生於與自己不合的時代。

  及川徹,我僅希望將來走得多遠,遠至這片極光與星空所在之處,我們相愛如初,你亦「只屬於我」。

  突然,有熟悉的觸感握上手右手,像是一眼看穿自己在想什麼一樣,及川徹強而有力的左手緊握住岩泉一的右手:「這次就由我來牽小岩的手吧。」

 

*1:出自《Elisabeth》中,茜茜公主和精神病病人的對話,略有修改。

後記

小岩生誕!!!!!
生日快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一個為小岩慶祝的生日就在2015!!
小岩一生推推推

--------------------

發廚時間完畢ww

如果有什麼錯字、語句問題的話希望大家盡量提出。

希望大家看得愉快,也希望大家為2015年的小岩的生日給予一份祝福。

6月10日快樂!!!

以上,感謝看到最後的你。

10 Jun 2015
 
评论
 
热度(19)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