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及影 Merry Christmas (短 已完)

交往中設定

及川於宮城縣就讀大學,一年生

影山高中二年級的設定


作者只補完了動畫,如有什麼Bug也請見諒及歡迎


 

  「呼……那我先掛了喔,小飛雄。」掛斷電話再放下它,用左手抽了好幾張廁紙,隨便抹了抹右手和-性-器-上的濁-液,整理好衣服,及川徹抱著排球就睡著了。

  啊……真想回去。坐在地下做熱身運動,即使球賽仍未開始,及川徹腦海就萌生出想回宮城縣的念頭。除了回去的念頭,及川徹也一直無法忘記昨晚和影山飛雄通的電話。小飛雄刻意忍耐的呻-吟,一個不小心就會被隊友發現的緊張感使二人快-感不斷上升,發-泄掉的欲-望減退,對對方的想念也因十分鐘的通話而稍微減退。

  ──也只是稍微。

  「喂!混蛋及川,比賽要開始了,你還在磨蹭什麼!」白日夢歸白日夢,岩泉一的怒吼對及川徹還是很有影響力的。「是的是的!小岩別這麼生氣嘛,會長皺紋的。」「混蛋及川!」「岩泉前輩,請冷靜下來!」「和小岩考上了同一所大學是很高興,但真心希望小岩可以改善一下暴躁的脾氣啊。」「你這混蛋!」看著被後輩拉著的岩泉一和趁機逃走的及川徹,教練低頭嘆了口氣。

  比賽總共打了三局,最終也是由及川徹所屬的隊伍打敗了對手。於正選二傳手的前輩扭傷腿後,及川徹於女生的歡呼下上場。來了好幾次殺對手個措手不及的二傳攻擊和完美的托球,一年生的及川徹於比賽後被教練叫到場外,確定了他將於今年內成為隊中的正式二傳手。沒有天才的才能,但卻付出比一般人多的努力,也能於排球場上完全發揮自己和隊友的水準的及川徹,有些急不及待地想告訴於宮城縣的影山飛雄這個好消息。

  ──可是這對「天才的二傳手」而言,也只是個微不足道的消息吧。剛升上高中就把高三的前輩二傳手給擊敗的天才影山,也許這真的沒什麼特別。帶點賭氣的意味,及川徹沒有把好消息和聖誕快樂告訴自己的戀人,而於之後的日子,及川徹偶爾會後悔為什麼自己會於這樣的小事上賭氣。

  在酒店裡想了又想,還是打了通電話,但卻只是聽到系統的生硬的女聲的回應。

  ──小飛雄怎會不接自己的電話呢?

  及川徹在設想不同的可能性。訓練中?上課中?不對,今天是聖誕假期,聽說三年生們都在溫習。那麼,意……外?心頭一緊,及川徹立即把不多的行李收拾好,把女生贈送的禮物和她們親手做的便當留在酒店的房間,顧不上仍然疲累的雙腳,及川徹飛奔出房間。「喂!混蛋及川!你撞到別人不用道歉嗎?還有你這是要去哪裡?」正面撞上岩泉一,及川徹沒有停下腳步,聞言也只是大聲說了句「抱歉」。

  如果發生了什麼意外的話該怎辦?車禍?受傷?把錢包裡僅有的4500日圓掏出來,買了張半小時後的新幹線車票,服務人員告訴及川徹可以先逛一下車站和附近的商店。道了聲謝,剛想買支水喝,卻又想起自己的錢包連一圓也沒有,抿了抿嘴唇,只好作罷。

  ──靜不下來。及川徹的心跳比起比賽時還要快,手指不停地敲打椅子,不成調的節奏使及川徹更為焦躁。半小時有如煎熬,即使在比賽或訓練中,及川徹也沒有如此焦急過,感覺就像是把心臟放在火上烤一樣,凌遲著心靈。

  車程是多久也沒特別在意,反正在及川徹心中都像是一輩子那麼久。電話突然響起,「是小飛雄嗎?」這樣想著,及川徹立即掏出電話,一按下接聽鍵,就傳來岩泉一的怒吼:「白痴及川你是死到哪裡去了?教練在點人數了!」愣了愣,及川徹回答道:「我要回宮城縣了,你替我告訴教練吧。」「你白痴啊!你有錢買車票嗎?」「買了,我在新幹線上。」「那你是發生什麼事要那麼趕!」「……」「喂!」「小飛雄……可能發生意外了。」「……」

  作為唯一兩個知道及川徹和影山飛雄的關係的人(其二是菅原考支),岩泉一有點愕然。兩個白痴,一個愛情白痴,一個各種意義上的白痴,由岩泉一的角度來看,他們的生活鮮有趣味可言,可是愛情白痴卻突然發生意外?

  「我好像……一直也沒有考慮過小飛雄的事。」只是一直在考慮大學和排球的事。

  「這樣的我……是不是很差勁?」連喜歡的人也不能好好地專心照顧他。

  「小飛雄……會不會討厭我?」像我這個既花心,之前有太多太多前科的男人?

  岩泉一愣了愣,無言間,電話那邊傳來刻意忍耐的啜泣的聲音。真的嗎?我沒有聽錯嗎?從小到大,自己也好像沒見過及川徹在誰面前哭的樣子。不會在別人面前暴露自己真實的情感,用微笑來當作面具,把脆弱的一切藏在面具之後,這是岩泉一充分了解的「及川徹」。但現在的那個,大概並不是他認識的那個。

  ──也許,那個「球場上的王者」已經把「及川徹」從他身邊奪走,剩下的只有停留在腦海中的回憶。不甘心,我才是最了解「及川徹」的人。可是,也不能不甘心吧,混蛋及川早已經選擇了影山飛雄,將自己留在過去。

  「大概不會吧,那個王者,也不是以前的王者了。」

  剛回到宮城縣,及川徹立即奔往影山的家。影山那外出旅遊的父母不在家,按了好幾下門鈴也沒有回應的及川徹選擇爬窗進入影山的家。

  影山的家不大,及川徹也沒費多少勁去找影山的房間。

  房間不算很寬,而單人床上只有一個瘦削的身躺。

  明明有一米八的身高,比自己差不了多少,但身體卻比自己瘦了不少。要長點肌肉才行呢,小飛雄,不然你要怎樣來超越我?突然想起自己回宮城縣的目的,及川徹正想叫醒影山飛雄,卻碰到熱得有點異常的手臂。

 

 

  「小飛雄……小飛雄!」吵得很……別來煩我……

  「小飛雄……」誰啊!想睜開眼睛,眼皮卻沉重非常,自己連與之抗爭的力量也沒有。身體是發生了什麼事……抬起手想揉揉眼卻又碰到冰涼的不知什麼。

  「小飛雄!快醒醒!」千辛萬苦才把眼睛睜開,映入眼裡的是焦急的戀人的面。

  「及川……前輩?」有點驚訝和不能相信眼前的景色,影山飛雄勉強著想要起床。

  「別別別!小飛雄,你先別動……你在發燒!給我別動!」難得聽到一直笑臉迎人的前輩用焦躁的語氣來說話,影山飛雄不由得哼了哼。

  「你笑什麼!」及川徹有點惱羞成怒,如是說。

  「及川前輩,不是在東京比賽明天才回來嗎?為什麼現在就回來了?是有什麼事嗎?」影山飛雄有點無意識地問。

  「十萬個為什麼嗎你,」吐嘈後又頓了頓「沒什麼,就是想起在宮城縣可憐地一個人過聖誕節的小飛雄,所以就來看看你有多可憐的樣子。」想起自己在新幹線上的想法和所做的,臉頰也許有點紅暈,但及川徹仍然想要維繫自己的面子。

  ──反正你也不會知道。

  「還有,Merry Christmas,小飛雄。」輕輕吻在戀人唇上,及川徹笑了笑,如是說。


後記

是個到了東京打比賽的及川在聖誕節夜晚趕回宮城縣陪生病了的影山的故事

首發於 及影吧 (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3488228175)


28 Dec 2014
 
评论
 
热度(8)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