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還有FGO雜食向,日服進度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卡多安娜】未來(一發完)

改了一下題目名字……

FGO第二部第一章完全劇透注意

 

目標是強行扭轉BE!!

讓卡多克和安娜在一起!!

 

是個咕達子召喚出カドック的皇女的故事

時間線是第一章完結後,シャドウ・ボーダー一行人前往彷徨海的時候

和靈基相關的設定大概有bug

卡多安娜大概ooc

正劇向

 

以上都OK的話以下正文!!

 

【卡多安娜】未來

 

  由俄羅斯的異聞帶中脫離後的第三天,藤丸立香的一天依然從剩餘的脫水軍糧和可愛後輩的照顧下開始。

  「謝了啊,瑪修。」立香接過早餐,撕開包裝咬了一口,咀嚼幾下後和著水嚥下,拍拍床邊,示意瑪修坐到自己旁邊。

  「不用客氣,前輩。」坐下後,立香像是脊骨被抽起了一樣,力氣全消,把頭靠在後輩的肩膀上。

  「前輩?」瑪修擔心地轉過頭,生怕在這缺乏物資的緊急時期,唯一的御主出了什麼事。

   啊,不對,現在在這虛數潛艇中,還存在另一位御主——雖說是異聞帶的御主,加上作為魔術師的資質並不高,但也是曾經被迦勒底選定為A組的優秀的御主,也是自己尊敬的前輩。

  「沒什麼……就是累了,有點提不起勁。」剛經歷完一場賭上世界存亡的戰鬥,在善惡的掙扎中,即使是一度拯救人理的御主,也免不了感到疲倦——那種誰都無法拯救的無力感,她並不想經歷第二次。

  「那麼在到達東歐前,請好好休息一下吧。」

  「立香!起床了嗎?緊急事態!現在立即到控制室來!瑪修也一起來!」潛艇的廣播系統傳來達文西的聲音,立香本能地直起身子,快步和瑪修一起走出房間。

  在並不大的潛艇中奔走,二人很快到達控制室。

  「瑪修・基列……」正打算報告到達的瑪修突兀地停了下來,跨步擋在立香身前。

  越過擋在前面的瑪修,視線放在陷入混亂的控制室中,立香在瞬間了解事情後擺出戰鬥的架勢,準備隨時支援瑪修。

  控制室內的是抱成一團的原迦勒底職員,然後是站在他們旁邊的達文西和與他們對峙的卡多克。

  「退下吧,瑪修・基列萊特,要是不希望泛人類史最後的生還者的數量減少的話。」話畢卡多克擺出戰鬥的姿勢,瑪修知道他所言非虛,即使作為魔術師的資質並不高,但在這距離,在瑪修趕到阻止前,他還是可以捨身傷害一兩個對魔術毫無頭緒的職員。

  在關鍵時候卻不見人的福爾摩斯!立香在心裡把偵探咀咒了一百萬遍。

  「前輩……」瑪修轉頭看了看立香,見前輩點頭示意後維持原狀,停止武裝。

  「御主卡多克,你的目的究竟是什麼?」達文西踏前一步,把職員護在身後,向卡多克發問。

  「把我送回俄羅斯去。」卡多克冷靜地回應,像是把狀況弄成一團糟的並不是他一樣。

  「你應該清楚我們並沒有這樣的能力。」

  「在毀滅一個異聞帶後說出這番話嗎?這可是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也許是這樣,但現實歸現實,信不信由你。」

  「那你也應該相信我能隨便做掉你身後的人,半調子從者!」話音剛落,卡多克突然發難,向達文西的方向攻擊。

  「瑪修!」情急下立香使用令咒命令瑪修加速並武裝起來,一瞬間瑪修就趕到達文西面前,持著盾牌隔開二人。但卡多克並沒有因而退開,反而迎上瑪修的盾牌。

  「御主!」看了眼身後被自己保護的迦勒底的重要的大腦們和窄小而且不便發揮的控制室,瑪修只好向立香求助。

  可惜的是剛起床就趕過來的立香並沒有穿上魔術禮裝,現在的她連ガンド也發不出來。情況並不容許立香思考,她只好賭一把,相信自己的體術會比眼前躺了快兩年的魔術師好。

  卡多克看穿立香的企圖,放棄和瑪修僵持,轉過身擋下立香的拳頭。

  「魔術是吊車尾級別,連體術都是!」卡多克憤怒地揮開立香,作用力下立香一下子倒坐在地上,卡多克上前抽起她的衣領。

  「沒有才能,連努力也不付出!」

  「為什麼偏偏是你?」

  「為什麼要故作好心把我帶上來?是要侮辱我嗎?還是要滿足裝作聖人的自我感覺良好?」

  「你這樣的人,為什麼,要破壞她的願望!」

  「比起你的世界,她的更加……」話音條然停下,捉住自己的力度也是,正要倒地第二次的立香被身後的誰的有力的雙手扶住了。

  「Miss藤丸,沒受傷吧?抱歉,我來遲了。」

  立香搖搖頭,捉住福爾摩斯伸出的手頫勢站起來。

  瑪修解除了武裝,拜託職員把撃昏了的卡多克帶回醫療室後擔心地上前查看立香。

  「瑪修,我沒事,剛才謝謝你了。」立香拍了拍已解除武裝的瑪修的肩膀,配上一個露齒的招牌笑容。

  「真是的,把我這個天才稱呼為半調子從者可真是不客氣啊!要不是我為了拖延時間通知福爾摩斯,早就把他解決了。」達文西鼓起腮幫子地抱怨,被瑪修邊安慰著邊回到自己的崗位上。

  「Miss藤丸?」立香正想趁無人注意的時候偷偷溜走,卻不料被不知什麼時候取出了煙斗的福爾摩斯抓個正著。

  「啊……那個……我想休息一下,再見啦!」拋下一句話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跑出控制室。

  「休息嗎?……Miss藤丸的目的並不難猜。」把濾嘴放進口中,呼了口氣後深深吸氣,讓煙草的味道充滿口腔。

  「希望她的好心能帶來好的結果。」

 

  「我並沒有什麼,要對你們說的話。」冷淡的語氣像是本身就是一場暴風雪一樣,把立香努力鼓起的熱情狠狠撲熄滅。

  「那什麼……就是,我也算是你的御主啦,這是……命令?」立香撓了撓橙紅色的頭髮,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我拒絕,要是你堅持的話,就請使用令咒吧。」安娜塔西亞轉過身,抱著玩偶,閉上眼睛。

  「哎……」立香嘆了口氣,感覺自從離開迦勒底後一切都異常不順心,並且令人泄氣。

  在離開異聞帶後的第二天,經過改造的虛數潛艇能正式啟用召喚術式,召喚新的從者。立香在最後的試驗中意外召喚出一名從者,經儀器檢查後,確定為一天多前在異聞帶被消滅的從者,安娜塔西亞。達文西表示在異聞帶的經歷讓安娜塔西亞產生了新的靈基,但這不穩定的靈基按常理並不足以讓她成為能被召喚的英靈。最後達文西和福爾摩斯的討論得不出結果,只好認為是異聞帶和空想之根殘留的影響。

  「就是呢,那個,你希望見一下卡多克……嗎?」立香嘆了口氣,決定使出皇牌。

    安娜塔西亞轉過身,一言不發,直勾勾盯著立香看。

   「那是……希望的意思嗎?哈……哈。」沒穿上魔術禮裝就來這裡是自從離開迦勒底後犯過最嚴重的錯,立香感覺自己快要被安娜塔西亞的視線冷死——其實也不用依靠Viy,感覺安娜塔西亞本身的攻擊力也是滿厲害的,真英雄以眼殺……

  「看來不像是說謊呢。」冷漠的聲線打斷了立香飛到外太空去的思緒,立香立刻回過神來。

  「當然不是!」

  「那麼,」安娜塔西亞站了起來,雙手緊緊抓著玩偶「帶路吧,迦勒底的御主。」

           

  「OK!過來吧!」像是小偷一樣,熟悉虛數潛艇的運作和每天的人員安排的立香躲過了所有職員的視線,在無人知曉的情況下把安娜塔西亞帶到醫療室。

  拖著長長裙擺的安娜塔西亞有點不便於行動,腳步比起習慣運動的立香來得更慢。但立香也沒催促,耐心地等待安娜塔西亞跟上自己的步伐。

  「就是這裡了。」立香指了指緊閉的自動門「離午飯時間完結還有二十分鐘,在這之前都沒有人巡邏。」

  安娜塔西亞點點頭,雙手的力度又多加了幾分。

  「進去吧?」取出通行證隨便掃了掃,大門便自動打開,在安娜塔西亞跨過門口後打算跟隨的立香被一度視線阻止。

  「啊……但是……也罷了,但是你不要弄出個什麼事來啊,這我可擔當不起。」立香嘆了口氣,退回門外。

  安娜塔西亞點點頭,大門也在這時候關上了。

  「哎,打發時間……做些什麼好呢?」一屁股坐在地上,藤丸立香,陷入沉思中。

           

  醫療室並不太,準確而言,只有兩張小小的單人床,而臉色蒼白的異聞帶的御主則佔用了一張。

  安娜塔西亞有點驚訝,作為互相威脅對方存在的敵人的迦勒底,理應憎恨破壞他們家園的安娜塔西亞和她的御主,但事實卻是她的御主似乎受到了不錯的照顧,而她也沒有被為難。

  「卡多克……你沒有死呢。」安娜塔西亞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此刻的心情,慶幸?高興?這些都是生前的她,在短暫的一生中尚未學懂的。

  「你有好好的,遵從我的命令呢。」不允許殉情,也不允許自盡——作為沙皇,她在第二次的生命的最後如是命令。

  冷冰的手輕撫蒼白的臉頰,安娜塔西亞感到眼眶有一點點和平常不一樣的溫度,並未來得及瞭解又消失得無影無蹤。

  「唔……」床上躺著的人皺了皺眉頭,在一頓掙扎過後艱難地睜開眼睛。

  「好冷……」乾裂的嘴唇張張合合,吐出一句不完整的話來。

  「明明在我的俄羅斯的時候,一次都沒說過冷。」安娜塔西亞感到有什麼在控制著她的嘴角,讓她不自覺地揚起嘴角。

  「安娜……塔西亞!」聽到這句話後卡多克猛地回過神來,想坐直身子,卻被後頸傳來的痛楚制止。

  「慢慢來吧,卡多克,現在還是先躺下來。」安娜塔西亞安撫道。

  「你怎麼……」卡多克捉住曾經的從者的纖細的手臂,心中懷有眾多疑問,卻一下子不知該從哪裡開始問起。

  「迦勒底、召喚、記憶。」

  「啊……還是這個遊戲啊,你是想說『被迦勒底召喚到這裡,而且保有了在異聞帶的記憶』這樣嗎?」卡多克用手背蓋住雙眼,猜測說。

  「對,如往常一樣,你做得很好。」

  「我也習慣了。」

   一陣沉默。奇蹟般重新相遇的二人在見面之時一時無語,最後打破詭異的寧靜的是卡多克。

  「對不起。」

  「為什麼,卡多克?」

  「我最後還是失敗了,沒能完成你的願望。」

  「我說過我相信卡多克,你在什麼時候都能作出正確的決定,要是連你也沒能完成我的願望,這說明了它是個無法被達成的夢境……這並不是你的錯。」

  「但是……」

  「沒有但是,卡多克,」安娜塔西亞放下玩偶,一手執起卡多克蓋在臉上的手,另一隻手拭去蒼白的臉上的淚滴「重要的是,我們還有未來,這就足夠了。」

  「啊……對啊,安娜塔西亞。」

 

End

 

後話:

微博上有大大注意到卡多克在安娜死後哭了!!。゚(゚´ω`゚)゚。

那麼卡多克哭也不算ooc吧(小聲

還有溫柔強大的咕達子,我認為咕達子是不會介意卡多克在2.1中說她做得比誰都差的,畢竟她這份堅強並不需要任何人的認同,她拯救過的,她的功蹟,自然會證明她做得有多好

 

以上,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06 Apr 2018
 
评论(2)
 
热度(92)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