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還有FGO雜食向,日服進度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魔法師與青年 ﹙一發完﹚

前言:

  • 發個段子表示仍生存

  • 是推上近來很受歡迎的「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梗(大約是魔女把小男孩撿回來,長大後的男孩保護魔女—>之類的梗)

  • 岩及成份薄弱

  • 日常清水向

  • 以上都OK的話以下正文!


【岩及】魔法師與青年


01

  在宮城村居住的人都知道村子附近的森林裡有一幢具年代感的破舊的小房子。有關屋子和他的住人的傳說由祖父傳給父親,又由父親傳給兒子。故事的起源早已不可考,但無一例外,它的主人翁都是一名年輕的魔法師。

  魔法師——他自稱及川徹。及川徹如往常一樣在村子的人都陷入夢鄉時踏出破舊的屋子,到村子後面的森林裡散步。

  ——在夜晚散步什麼的,說出來不是很有魔法師的氣勢嗎?本人對自己的行為有這樣的一番解釋。話雖如此,但偶爾心血來潮他還是會幹些魔法師的見不得光的勾當。

  「為什麼要雞血啦,抽乾一隻都抽不到多少啊……」腳邊放著幾隻早已失去生命跡象的母雞。

  唉呀,這麼多隻該怎麼處理呢?魔法師照著破爛的古典唸出加上過多修辭的咒語。口中唸唸有詞,眼角瞥見地上的一片散亂後不禁暗嘆一口氣。

  最後及川徹的魔法不知道有沒有成功——畢竟在唸完咒語後什麼都沒有發生。再三翻騰古典檢查發音的結果是懸於生死一線的書本的釘裝終於堅持不下去,發黃書頁沙沙的掉了個滿地。及川徹和滿地狼藉互相乾瞪眼後只好認命蹲下身收拾整理。

  結果白忙了大半個晚上,天空都漸漸泛起魚肚白,今天的及川徹也依然什麼都沒有研究出來。他有時候在想,自己是不是該認真考慮一下找份正正經經的工作。

  「——!」不遠處突然傳來重物墮地的聲音,嚇得及川徹原本抱個滿懷的母雞一下子全掉下來,微微發黑的血漬濺滿雙腿。

  好奇心作祟,魔法師也不計較衣服不衣服的,憑著直覺和記憶向聲音的方向走。及川徹沒想到他有一天會埋怨這座協助他埋藏身影的森林的規模,但此刻他的確這樣想,要是這座森林小一點就好了。

  最後到達目的地的魔法師彎下腰按著膝蓋大口喘著氣,而和狼狽的外表不符的臉上卻露出了笑容。

  結果落在草叢上的是只脆弱的生物——仿佛一折就斷的纖弱的四肢,閉上的雙眼和緊緊抿著的乾燥而蒼白的嘴唇——這是人類,活生生的人類。

  休息夠的魔法師直了身子,向男孩走去,身上和鞋上的血漬點點平白為這場面添上幾分詭異的氣氛。

  「決定好了,早飯就是母雞燉骨。」


02

  「早飯!還沒做好嗎?」及川徹拉長尾音,抱著本應墊在頭下的羽毛枕,毫無魔法師形象地在亂糟糟的大床上翻滾。

  「要吃你倒是過來幫忙啊!垃圾川!」廚房的誰大聲喝回來,嚇得屋外正吃得歡暢的雞群舞著短小的雙翼,又是一頓雞飛狗走。

  「對恩人可不能用這樣的態度啊!」及川徹慢悠悠坐起床,待早晨低血壓引起的頭痛過去一點點後才下床,拖著雙腿不情不願地走到廚房。

  「拿這個出去,順便取兩份餐具。」在窄小的廚房中忙碌了一早上的青年聞聲辨位,微微轉身,熟練地把兩只盤子伸到及川徹身前,待手上的重量消失後又轉過身大展身手。

  「又是雞排啊……」及川徹瞪著手中的兩份早餐,活像是能把雞排活生生瞪成別的東西一樣。

  「那你養別的東西啊。」覺得吃什麼都沒所謂的青年聳聳肩,把火關掉,提起盛著熱湯的鍋子,兩步走出廚房,把它放到餐桌上,連串的動作一氣呵成。

  「除了雞以外的東西都該死的難養。」

  「也是。」青年坐在及川徹的對面,接過餐具,道了聲謝。

  魔法師與青年的早晨從一頓豐盛的早餐開始,窗外偶爾會有幾隻麻雀佇足,而魔法師也不介意分一點點麵包屑給牠們。時間久了,那幾隻麻雀也像是養成了吃早飯的習慣,到時間便排著隊站在窗框,開合著嘴巴接受魔法師的恩寵。

  「這樣牠們會失去覓食的能力。」青年今天如是說。

  「那就放在家養吧。」及川徹輕描淡寫地放下一句。

  「這絕對會演變成我養吧,人渣川。」

  「對啊,反正我養你那麼多年你也該報一下恩。」

  「好像從一開始就是我養你吧,廢柴魔法師。」

  「喂,好歹錢和房子都是我出的。」

  「把雞蛋和藥草拿到市鎮賣錢的是我。」

  「那……!也先要我種,我養才行啊!」

  「澆水和餵玉米粒都是我負責的。」

  「嗚……!」被會心一擊的魔法師軟倒在椅子上,銀色的叉子噹啷落地。

  「叉子你自己洗乾淨。」

  「好的,媽媽——」拉長的尾音流露出千萬分不願意,及川徹彎下身撿起叉子,念了個咒語,眨眼間叉子回復到剛出品的狀態,閃亮的塗層反射著透進來的陽光。

  「是誰說魔法是不能胡亂使用的?」

  「那是在說人類的狀況啦。」及川徹用叉子叉起盤子裡最後一塊培根,張大嘴巴一口把整條吞掉,口齒不清地說:「反正我都不是。」

  「我吃飽了,盤子放在廚房我晚上一次過洗」念了句咒語,揮揮手讓盤子自行飄到木盤裡,及川徹披好長袍,準備出門。

  「啊對了。」突然想起什麼似的,魔法師從衣袖裡掏出一張羊皮紙。

  「怎麼了?」青年把注意力從早餐中抽離,抬起頭問。

  「你之前說要的東西,要是弄壞了我絕對不會再弄第二張。」羊皮紙慢吞吞地飄到岩泉一攤開的手掌上,在它終於到達目的地的時候,魔法師早已關上大門。

  小心翼翼地把羊皮紙打開,「見習魔法師:岩泉一」幾隻大字闖進眼簾,青年眨了眨眼睛,又抬頭看了看早已關緊的大門,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

  「這什麼爛名字。」如是說,岩泉一的嘴角卻不起眼地微微揚了起來。


End
 

後話:

本來及川是想把小岩吃掉的,但因為良心發現(作者的神之力)所以作了罷

近來都在混啊!

接下來努力碼點文!!!!

以上,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23 Feb 2018
 
评论
 
热度(20)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