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還有FGO雜食向,日服進度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細雪(一發完)

安定的遲大到的聖誕賀文

すまない(;´゚ω゚`人)


關鍵字:成年後、安定交往中、職業排球手及川、自由工作攝影師岩泉

  • 有好好設定但到最後職業好像和內容沒什麼關係

  • 總之想寫安定交往中的成年岩及二人

 

【岩及】細雪


  「聖誕節啊……」及川徹呼了口氣暖暖手「最近太忙了都忘了這椿。」

  「喔?沒人約你嗎?」岩泉一挑起一邊眉毛,問。

  「身邊的朋友都有妻有兒了,聖誕節這些節日都要趕回家。」

  「是嗎。」貫穿整段發動引擎的時間的對話結束後,取代人聲的是溫柔如流水般的西洋流行曲。

  音樂播放了好一會,演唱的由女聲的高音變成男聲的饒舌,但背景襯托的依然是簡單的鋼琴伴奏。

  「這什麼歌?滿好聽的。」及川徹邊在手機發推特邊問,跟著單調的背景鋼琴樂哼唱。

  「美國的饒舌歌手的新碟,名字是什麼……忘了,你用我手機找找看吧,我有用iTunes下載。」岩泉一趁著等交通燈的時候把褲袋裡的手機扔向副駕駛座。

  及川徹接過比自己手上的手機小上一點點的手機,雙手各執一部默默對比後地把不屬於自己的那一部的螢幕對準岩泉一的臉解鎖。

  「……壕無人性。」

  「最近節日接多了工作,正好手機壞了就換了。」交通燈轉成綠色,岩泉一踏下油門。

  「『Walk On Water』……是這首嗎?」

  「對,就這首。」

  對話結束後又是一段沉默。車子內寧靜如流水的音樂和外面的節日的熱鬧形成強烈的對比。及川徹想,要是再年輕一點的時候,他大概會吵鬧著讓岩泉一停下車來一起到外面感受一下節日氣氛——不管回來時車窗會被放上多少張罰單,二人會因為這事而吵多久。

  密閉的車廂隔絕了大部份外面的聲音,及川徹看著外面的人嘴巴張張合合卻什麼都聽不到難免覺得厭煩。

  輕輕嘆了口氣,及川徹閉上眼,讓岩泉一駛到家時叫醒他。

  「先去餐廳吃點什麼吧。」岩泉一如是說,及川徹迷迷糊糊的隨便發了點聲音算是答應了。說是希望安穩的睡一覺,但在節日特別的交通安排下車子駛駛停停的,在車子完全停下時也不用岩泉一提醒,及川徹自然就睜開眼睛下了車。

  「吃哪間?」岩泉一駛到餐廳集中的小街,把車子泊好後快步追上下了車就前向聖誕樹走去的及川徹。

  「隨你吧,我不怎麼餓。」及川徹聳聳肩,掏出手機替聖誕樹拍了幾張照。正值聖誕,餐廳附近尤其聚集了不少人,拍了好幾次也調不好燈光和避不開路人的及川徹還是放棄了發推特的念頭。

  「要不我替你拍一張?」等得有點不耐煩的岩泉一伸出手,示意及川徹遞過手機。

  及川徹道了聲謝,但想了想後卻把已伸出的手縮回來。

  「要不我們自拍一張吧。」岩泉一最後勉為其難地答應了。

  「咔嚓」的一張照片就完成了,及川徹點開看了看,滿意地點點頭。燈光依然是那種拍不清臉的爛燈光,背景的聖誕樹也照不全,身後也有為數不少充當佈景的行人,但及川徹卻認為,這樣就可以了。

  「先別發推,我回去替你修修圖。」捏著及川徹的手腕把螢幕面向自己,在看到成果後的一秒牢牢皺起眉頭。

  「我沒打算發啊。」及川徹收起手機,哼著小調在每間餐廳門口打轉,而岩泉一也只好跟著一起走。

  來回看了好幾間人數較少的餐廳的餐牌,最後二人選定了一間門面看上去並不便宜的西餐廳——及川徹說既然你錢多——站在隊尾。

  事實上也沒等上多久,二人就被領到較裡面的二人桌上。迅速選好兩個套餐*後無所事事地滑著手機聊天。

  「小岩你有留意到剛才餐牌上的價錢嗎?」邊回覆Line的來自不同人的聖誕祝賀,及川徹問。

  「有寫嗎?我怎麼沒看到。」上下滑得正高興的姆指兀然停下,把手機移開一點點,直盯著及川徹看。

  「就是沒寫啊……」感受到視線的及川徹也移開手機,輕描淡寫地說,卻在說了半句話後沒繼續。

  感覺被耍的岩泉一皺起眉頭正待發作,及川徹則看準時機吐出下半句。

  「就是這種餐廳的價錢才更貴。」

  「去死。」

  「嘻嘻。」

  興許是聖誕節人流多,餐廳也希望多做幾椿生意,出餐的速度和西餐廳一貫的溫吞不一樣,幾乎是吃完一道,下一道已經在旁邊等候上桌——難怪食物挺不錯但排隊的人卻那麼少,及川徹想,速度看來是勝負的關鍵。

  結果在前所未聞的出餐速度下二人沒在餐廳坐上多久就離開了,在結帳的時候及川徹逃到廁所去,岩泉一嘀咕著「回到家才和你算」,把信用卡遞給了侍應。

  「哎啊抱歉,剛才突然肚子痛,這次就謝謝小岩了。」幾乎是侍應前腳帶著卡離開,及川徹後腳就回到座位。

  「你還是去死吧。」

  「小岩你罵別人的句子就沒有第二句了嗎?」

  「垃圾川。」

  「這句由高中開始一直罵到現在你就不膩嗎?」及川徹撇撇嘴,檢查了一下隨身物品。

  「不膩。」岩泉一稍微想了想,回答後就站了起來踏出餐廳的大門,也沒管及川徹有否跟上。

  及川徹愣了愣,好一會兒才緩了過來,在前來收拾桌面的侍應的奇怪的目光的注視下跑出餐廳。

  「小岩!」目光鎖定在餐廳門外抬高頭看燈飾的岩泉一身上,及川徹百米衝刺助跑後跳到岩泉一背上,雙腳交叉在扣死在腰上。

  「你下來!」岩泉一踉蹌了兩步,掙扎著把像牛皮膠布一樣黏死在背上的及川徹弄下來。

  「呼!」較力的最後還是及川徹自覺大概吵到附近的人才慢吞吞的挪著屁股下來「小岩回去後我們一起鍛鍊肌肉!明明高中的時候能堅持更久一點啊,怎麼?小岩現在是正走向下坡的中年岩嗎?」

  「你猜誰都跟你一樣啊!白痴肌肉猩猩!」

  「什麼啦!我這明明叫完美身材!」結果又是這樣——岩泉一沒回話,畢竟多年的經驗教會他在這時候回應只會讓這辯論無了期地延續下去。

  及川徹也像是難得讀懂了空氣一樣,閉上了嘴。

  二人就這樣走在聖誕節的街頭,放眼看四周都是一年只掛一個月的燈飾——及川徹突然記起他前幾天看了篇訪問,說是這些燈飾背後都是人手一個個拼出來的。但僅看了開頭的十多秒他就關掉了影片,他想,要是在過節日的時候突然想起了那個神情寂寞的大叔,那大概連原本的好心情也會被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鬱結的惆悵——那就有點太過傷感了。

  「聖誕快樂,小岩。」及川徹呼了口氣,熱氣瞬間化成白霧,悠悠飄散。

  「聖誕快樂。」岩泉一輕聲回答。

  走到泊好的車子前,正準備拉開車門時,什麼冷冰冰的落在握住把手的手上。岩泉一愣了愣,抬起頭,在途人的歡呼聲下,降下了滿盈聖誕夜的祝福的白雪。這並不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也談不上是最美的一場,但神差鬼使下岩泉一放開了把手,轉身看向了及川徹。

  而及川徹也同樣地看向了他。

  那張經常被傳媒戲謔成「該去當偶像」的臉就這樣伴著滿城漫天的燈火雪影,一同映入他的眼簾——就如當年他向他告白的時候,那場混在微雨中的細雪。

 

End

  

註:

*:這裡的「套餐」是指Table d'hôte,不是那種二人四人套餐什麼的,所以是一人點一個沒有錯

 

一點點話:

最遲的聖誕賀文的名額!由我來承包!

由正日碼到現在真是すまない(;´゚ω゚`人)

希望大家喜歡這篇平平淡淡的岩及

剛剛看到120粉了!

感謝大家容忍我的清奇腦洞和經常性失蹤

新的一年也請多多指教!

 

以上,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30 Dec 2017
 
评论(2)
 
热度(31)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