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還有FGO雜食向,日服進度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One More [L]ie to Tell(一發完)

《NieR: Automata(中譯:尼爾:自動人形)》AU

關鍵字:下雪、名字、謊言、岩及的成份有點模糊

 

因為是自己的生日所以混個更找手感(失去手感不敢碼點文(怕.jpg)

我和影山同一天生日喔(ゝ∀・)

 

一點點注意事項:

文中以代號稱呼小岩和及川,分別是:小岩=4B、及川=1S

為配合設定和小小的伏線,二人性格均帶著異樣的別扭 (´・ω・`)

是沒玩過NieR第二代也能看懂的程度,就當是機械人的故事看

有一點點有玩過的人才看得懂的虐點(´・ω・`)

 

以下一點點超簡陋設定給沒玩過NieR第二代的大家了解一下:

人造人:仿人機械人的一種,以代號稱呼,其餘會在文中說明

人造人的代號:B=戰鬥型(輸出)、S=掃瞄型(Sup)

機械生命體:外星人派下來的敵人機械人(´・ω・`)

輔助機:人造人的四方型的萬能小助手

地球:人類滅亡後的末日世界

 

【岩及】One More [L]ie to Tell


01

  白色的鳥類在天空劃過一條直線,成群向同一方向拍翼飛翔的畫面即使是現在人類滅亡後,動植物暴增的地球也不算常見,要不是現在正在執行任務的途中,4B大概已經開口向輔助機要求留下影像記錄。

  「啊這邊是1S,4B你聽到嗎?聽到嗎?聽到嗎?」站在破爛傾斜的大廈的頂樓已久,正準備換個站姿的4B接收到來自通訊器的聲音。以人類的結構來比喻,那就是用耳朵聽到了聲音。

  「聽到了,要是聽不見,你說多少遍都是聽不見。」4B不著痕跡地皺起眉頭,伸了伸懶腰,示意輔助機啟動近距離攻擊裝備。

  「唔……4B真是一如既往的兇啊。」從通訊器傳來,帶點失真的電音的聲音流露著快要溢出似的委屈。

  「沒什麼的話我就中斷通訊了。」

  「等等等等!4B!我正在趕過來的途中!但預計敵方目標大型兵器會來得比我快,4B你能先堅持一會嗎?」通訊器的另一端傳來夾雜著不易察覺的喘氣聲和風聲,比剛才快一點的語速讓4B放著核心的心臟處感到一絲絲莫名的抽痛——也許是該回去月面基地進行一次全面檢查的時候了。

  「了解。」目光放向遠處。隔著純黑的眼罩,4B看到了從遠方以不合比例的高速向自己奔來的龐然大物。

  「這應該是超大型兵器吧。」4B喃喃道,抽出白色的大型劍,助跑幾步,從樓頂一躍而下。

  「警告:缺乏目標大型兵器的相關數據。建議:先等待1S到達。」後方輔助機傳來提示。

  「那傢伙還有多久才到?」三百米……二百米……大型兵器以秒計算的速度向自己奔來,4B不得不擺好戰鬥的架勢。

  「推測:三分二十秒。」

  「太慢了。」話音剛落,4B向前奔去,揮出大劍,與身前呈人形的巨大機械生命體正面迎戰。

 

02

  「通知:來自輔助機140的情報,4B於四十五秒前與目標大型兵器接觸,並開始戰鬥。」

  「啊啊!輔助機,我們就不能提升一下速度嗎?」以非人速度一直向前狂奔的1S咂嘴,嘗試把速度再加快。

  「警告:寄葉機體1S為掃瞄型機體,缺乏此功能,強行加速將導致機體過熱。」

  「啊啊!回去後我要轉成和4B一樣的B型!」邊抱怨著邊盡力擺動不會感到疲勞的雙腿,1S向著地圖所指的方向邁進。

  

03

  在1S終於抵達戰場的時候,從外表看來,4B已經和機械生命體對峙了好幾個回合。

  「輔助機!駭入!」眼看4B狼狽地閃避敵人的攻擊,大劍脫手後借著輔助機140的支援炮擊奔到武器旁邊,1S毅然指示輔助機駭入對方的程式。

  眼前的機械生命體即使看起來有多厲害,充其量只不過是裝上了學習能力優秀的程式的大型金屬。說到底其實只要駭入控制行為的程式就能解決掉,只是在駭入的過程中,戰鬥能力並不優秀的掃瞄型機體難免需要戰鬥人員的輔助和掩護。

  「4B!就是現在!」機械生命體準備下一輪進攻的手兀然停在半空,4B趁機把停在頭上的手臂斬斷,借力跳到放著核心的位置,用力把大劍插入。

  「確認敵人已被破壞。」輔助機140展開散熱功能,同時通知二人。

  「呼,辛苦了,4B。」和輔助機041的小小的機械手撃掌後,1S走到已經不能行動的機械生命體旁邊,而從機械生命體身上跳下來的4B也正好落在附近。

  「你來遲了,1S。」4B雙唇張合幾次,最後卻只淡淡說出一句。

  「真過份啊!我可是弱不禁風的掃瞄型機體啊,光是跑過來就用盡了全力好不好!還有,明明我們都拍檔一整年了,就不能再多讚美幾句嗎?」1S噘著嘴抱怨道。

  「遲到的人還是閉嘴吧,還有我們沒拍檔這麼久。」

  「好的好的,那4B先生我們快點向基地報告任務完成吧。」1S嘆了口氣,靠在已成為廢鐵的機械生命體的雙腿上。

  就像是剛見面時那種毫無起伏的冷淡的語氣——

  「已經報告了,司令官讓我們留在地球,在有下一個命令前先待機。」

  「那我們先回去反-抗軍營進行維修和補給吧。」在分析剛才的戰鬥記錄後快速判斷了4B的機體狀況,推斷出有好幾處機件的小故障,1S站直身子,離開了廢鐵堆。

  4B握了握拳頭,隨後跟上。

 

04

  「你們要的零件要明天才送到,要不你們先在附近逛逛?」——被這樣告知了。4B和1S對視一眼,想到「逛逛」需要面對的是不知何時從哪裡跳出的敵人和攻擊性異常強的野生動物,二人均選擇了休息一途。

  在物資貧乏的地球,偌大的房間只放著兩張床和幾個空空的鐵架。

  人造人是需要休息的,雖然不像人類一樣擁有大腦和容易疲倦的身體,但義體和系統的勞損還是需要以「睡眠」這一方式解決的。躺在床上,和1S道了晚安後,4B褪下眼罩,閉上雙眼。

  人造人不會做夢,更不用面對失眠的問題,但在意識陷入黑暗之前,4B的腦海中閃過了站在被蓋上一片雪白的地上的1S的身影,天空偶爾會飄下幾片和大地同樣顏色的花瓣,在觸碰到1S的身體後卻又消失不見。4B追上1S,想問問說那是什麼,但意識卻早已陷入深淵。

 

05

  五小時後的晚上,4B被輔助機喚醒。坐正身子戴好眼罩,看到1S開著床頭燈悠閒地躺在另一張床上翻著一本破爛的紙質書,在聽到布料磨擦的聲音後轉過頭。

  「早安啊,4B。」

  「早安……你沒睡嗎?」

  「不怎麼累嘛。」

  「在看什麼啊你?」在輔助機傳來「系統重啟完畢」的提示聲後,4B下了床,走到1S旁邊。

  「剛在那邊的鐵架子上找到的,人類留下來的書本,按內容來推斷是本小說。」把書本虛合,已經看不出本來的模樣的封面展示了出來,勉勉強強還能分辨出幾個人類曾經使用的舊語言的字符。

  「好看嗎?」

  「不知道,缺頁太多我都不知道故事在說什麼。」

  「……那你還看啊。」

  「無聊嘛。」

  對話途中,外面傳來幾聲驚呼,4B和1S幾乎在驚呼響起的同一時間奔出房間,在武器還在拔出的中途時,有什麼涼涼的落在鼻尖上,4B嚇得一激靈,抖了抖身子,猛地搖搖頭想要把那不知名的東西弄掉。

  「哈哈,抱歉,嚇到你們了嗎?沒什麼的,這群沒見過世面的傢伙第一次看到雪,一下子太激動了。」反-抗軍營的首領把剛才尖叫的人造人一人揍了一拳,打著哈哈。

  「雪?」4B伸出手,打算接過那些緩緩飄落的雪花,問。

  「4B你也沒看過嗎?啊……我忘了,就是一種天氣冷時會出現的自然現象,看上去滿浪漫的,但堆積太多的話會很麻煩啊。」首領抬頭看了看「但今天這種程度也很難積起來吧。」

  「雪嗎?感覺很熟悉……」4B喃喃自語,晃晃悠悠降在手心的雪花一下子溶化得無影無蹤,就像失去了什麼可憐可愛的一樣,心中免不了一陣惆悵。

  「想多看看的話,走幾步有個很棒的地方,要不你和1S去看看?」留意到4B有點失落的表情,首領拍了拍4B的肩膀,說。

  「啊,上次看星星那裡吧。」1S想了想後加入對話。

  「是的是的,那4B就拜託你了喔。」首領從後推著二人走出了營地,揮揮手便轉身回去。

  「真是不負責任啊那個人,要是我迷路了怎麼辦?」1S鼓了鼓腮幫子,抱怨道。

  「你什麼時候來過這裡看星星?」一直沉默的4B突然發問,隔著眼罩看不清情緒,但1S卻無由來感到一陣壓迫感。

  「啊……就上次在附近執行任務的時候啊,你也知道吧,反-抗軍和寄葉部隊的關係那麼親密,那首領上次就介紹我一個看風景的好地方了。」

  「這樣啊。」4B別過頭,沒多說什麼,示意1S帶路。

 

06

  「到了到了!」小跑了幾步,1S略帶興奮地說。

  目的地是一棟倒塌了的建築物,二人不費吹灰之力爬上了最高點,並肩坐在突出的石塊上。

  建築物並不算特別高,但站在上面放眼看過去,附近的地標一覽無遺,更重要的是看到遠處廢棄遊樂園的雲霄飛車的軌道一閃一閃的燈飾,映照在夜空中緩緩飄落的細雪。

  「嘻嘻,一你也看呆了吧。」剛把話說出口,1S就一臉恨不得把自己的嘴給撕爛的表情。

  「你剛剛說什麼?」4B轉過頭,皺起眉頭。

  「我說,4B。」

  「……你是覺得我的聽覺機能有問題嗎?」一直盤踞心中的不對勁帶來一陣煩躁感,隔著眼罩的黑白濾鏡,4B直盯著1S。

  「不是……只是,這沒什麼意義。」1S嘆了口氣,摸上眼罩想要解開,猶豫過後卻放下手「這對4B而言,對你而言,是沒意義的。」

  「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曾經坐在這裡和我一起看過星星,看過雪,我們拍檔的時間不只這一個月,這些事情,我全都能告訴你,但這都沒什麼意義。」1S把目光放向遠方,呢喃道。

  4B沒應話,不知是驚訝還是憤怒讓他無語,不論是哪種,1S都無心理會。

  「你應該猜到的,事實上也沒什麼特別,就是你在被幹掉前來不及把自己的數據上傳到基地,結果就遺失了我們拍檔時的記憶。」1S頓了頓「在網絡不穩定的區域執行任務時,這是經常發生的事。」

  「那個『一』又是什麼?」

  「……是名字。」1S曲起雙腿,撥了撥膝上堆積了不少的雪花後抱著膝蓋「我們自己起的名字。」

  「我們人造人沒有名字。」4B回答道。

  「對,但是……人類,敬愛的人類,都擁有名字吧。」

  「然後我們在一本書上看到了好幾個人類從前使用的形狀漂亮的字,一時興起了就挑了兩個當成自己的名字了。」

  「4B的是『一』,我的是『徹』。」

  「……有什麼意思嗎?」

  「沒什麼,看上去好看罷了。」

  「這樣啊。」

  對話結束後又是另一段沉默,任憑雪花在天上飄落,降在頭上、身上、臂上,也無人理會——畢竟於人造人而言,這種程度的寒冷並沒任何意義,就像一切的真相一樣。只要數據庫存在的一天,人造人就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死亡,只要將記憶移入另一具義體上就能「重生」。

  片片雪花鋪蓋由大地延綿至天邊的軌道,就像是只要有勇氣踏出第一步,就能一直沿路走到只在想像中存在過的如夢似幻的天堂。

  「我看過一本書,它說記憶是種可以再創造的東西,」4B站了起來,有點不自在地稍微活動了一下四肢「那麼無論忘掉幾次,只要再創造就好。」

  「……真不像是4B會說的話。」反應過來後噗哧一笑,1S也站了起來「但偶爾這樣也不錯,畢竟平常的4B有點太兇了。」

  「吵死了。」

  「哎啊,很晚了,回去吧回去吧。」

  「好。」顫抖著向前方踏出無法往回走的一步,即使如此也執意向前——無論未來迎接二人的是悲傷還是喜悅。

 

07

  「就這樣決定了!我的名字就是『徹』,4B的名字就是『一』了!」

  「垃圾1S你知道這它們的意思嗎?」

  「別罵啦!唔……輔助機!」

  「根據記錄,這種語言的同一單字能同時擁有多重意思,根據分析,適合用作名字的意思有:『徹』:透過,尤其指光線和液體;『一』:起源,又或是順序上的第一名*1。」

  「警告:名字對於身為人造人的4B和1S而言毫無意義。建議:立即停止無意義的行為。」

  「真死板啊,4B的輔助機……但這意思好像也不錯的,『徹』,就像是我的支援為你打開前方的道路,讓你打倒敵人一樣;『一』,只懂站在最前衝鋒陷陣的笨蛋。」

  「輔助機,算了吧,我們別跟這白痴計較。」

  「4B你究竟是幫哪一邊的!你再這樣我下次是不會替你上傳備份數據的!」

  「喂!上傳數據是掃瞄型機體的職責吧!給我做好啊!」

  「那我要求4B的道歉。」

  「我們被禁止表達感情*2。」

  「喂!別這種時候才拿規則出來說事啊!」

 

End

 

註:

*1:從日文的意義上解釋,即はじめ和とおる的意思,而非中文的一和徹

*2:出自《NieR: Automata(中譯:尼爾:自動人形)》遊戲中,2B的對白

 

有很多話想說:

 

  • 是6月左右開始就想寫的梗,一碼就停不下來,努力摸索手感中……

  • 想表達的是:不被允許表達感情的二人愛上對方並壓抑自己的感情的故事

  • 如題目所說,就是個充滿謊話的故事,為了扼殺自己的感情,及川先是故意不備份小岩的記憶(忘了相識相熟的經過),然後不告訴小岩名字的意思(不想重新經歷愛上對方的過程)

  • 最後還是選擇不再掩飾自己感情的及川

  • 最後一段「07」是回憶,失去記憶前的小岩

 

也許是個沒什麼人點進來看的故事_(:3 」∠ )_

但祝看到這裡的你節日快樂

 

以上,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給想了解真正故事的小夥伴:

  • 小岩失去記憶後很快就重新喜歡上及川(雖然自己認為是機件故障)

  • 及川最後在想要是愛上了也沒什麼關係,記憶可以再創造的話同樣可以再刪除,所以很快就決定了不再掩飾自己的感情

  • 二人的輔助機對一切知情

 

給有玩過第二代的玩家的小彩蛋:

  • 和原著一樣,數目字越小的輔助機越具有知性,所以1S(及川)的041號會比4B(小岩)140號的更快接受和理解了二人模仿人類起名字的感情

  • 脫眼罩示意看見真實,但二人並沒有所以ry

 

以上,謝謝你

22 Dec 2017
 
评论
 
热度(13)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