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兔赤】Light 番外(死亡三十題)

  • 暗搓搓加了個兔赤CP和角色Tag,佔Tag抱歉

  • 題目出自「死亡三十題」,只寫了十五題,另外十五題寫不出來QAQ,Light本傳的後日談

  • 輕鬆傻白甜

  • 全員笨蛋

  • CP是岩及和兔赤,牛總串場

  • 哨嚮設定,小岩、木兔和牛總是哨兵,及川和赤葦是嚮導

  • 詳細故事(共11章):Light 01 , Light 02 , Light 03 , Light 04 , Light 05 , Light 06 , Light 07Light 08 , Light 09 , Light 10 , Light 10 + 1


【岩及】【兔赤】Light 番外(死亡三十題)


01. 窒息

   「聽說世界上有種人能從窒息中取得快-感。」及川徹把手上的書翻了下一頁。

  「喔,那很神奇啊。」岩泉一滑了滑手上的平板電腦,隨口回應。

  「要不我們來試試?」把手上七年前的漫畫單行本放下,及川徹一臉認真地盯著岩泉一看。

  把手上的平板放下,岩泉一回應著及川徹的目光。

  「啊!不要!真的要窒息了!要死了!小岩!放手,放手!咳咳……」拍了拍手上無形的灰塵,鬆了鬆剛才有點太用力的手指,岩泉一回到床上,重新拿起平板。

 

02. 校園槍擊事件

   槍聲不斷在耳邊迴響,赤葦京治想,即使是最高級的戲院也無法將之重演分毫。抱著手上子彈所剩無幾的步槍,看了眼在這情況下只能依賴自己的,瑟縮一角的幾個學生--然後噗哧一笑。

  「啊!赤葦不認真訓練!」坐在最前的「學生」首先叫嚷著不滿,然後像是被他鼓勵了一樣,其餘二人也紛紛指責赤葦京治。

  「抱歉,麻煩請重新來一遍。」清了清喉嚨,赤葦京治調低了音響的聲量,正色道。

  「已經第三次了赤葦,還是木兔先練習吧。」岩泉一推了推木兔光太郎的後背,說。

  那應該到晚上也輪不到我。及川徹心想,抬頭看出窗外,開始研究白雲的形狀。

 

03. 過敏

   「小岩。」及川徹轉過頭,看向坐在他旁邊埋首的岩泉一。

  少有的嚴肅的語氣引來岩泉一的注意,只好停下手上的動作,抬起頭,嘴角還黏著一顆飽滿的白飯。

  「我有一個秘密一直都沒和你說,」頓了頓,及川徹一臉痛苦地把未說的話說出「我對一種東西嚴重過敏,只要吃一點點,就必死無疑。」

  「青豆你自己吃。」

  「過份!」

 

04. 多餘的人

   對於自己和赤葦京治在訓練室內是多餘的存在這事,及川徹是有深刻的了解的。

  --畢竟眼前兩個正進行肉搏訓練的興奮的哨兵應該已經完全忽略他們的存在。

  「那……赤葦,要不我們先去吃個飯?」

 

05. 失控的示愛

   「赤--葦!」大嗓門把這樣的一句話傳遍樓層,而被大聲唸出名字的人用力皺了皺眉頭,轉過身。

  「赤葦!」一把從背後抱住比自己矮上一點點的後輩,木兔光太郎又把他的名字說了一遍。

  「我聽到,怎麼了?」

  「我喜歡你!最喜歡了!赤葦最棒了!」

  「又搞砸什麼了?」

  「呃……」

 

06. 明明已經把毒藥換掉了啊

   「這是……!」剛把第一口飯放入口,及川徹便捂著嘴迅速向廁所方向跑。

  沒可能!怎麼會?明明已經把青豆全部挑進小岩的飯盒裡!

  「只是咬到舌頭吧,沒事,大家繼續吃飯吧。」岩泉一一臉輕描淡寫,把一丁點綠色都不見的焗飯吃光。

 

07. 狩獵遊戲

   「來吧!是狩獵的時間!Hey-Hey-Hey!」木兔光太郎精神奕奕的聲音從對講機裡傳出,仿佛要把精神感染給每一個聽到的人身上一樣。

  「哪個笨蛋搞出來的東西?」清晨五時,及川徹穿著扣錯鈕門的制服,打著呵欠,和其他人一起站在食堂。

  「不如問一下是哪個笨蛋把晚飯的蟹從廚房放出來?」

 

(OS:是說這是我小時候的經歷,打翻了裝著蟹的容器,結果蟹滿屋跑,簡直滿集恐懼症)

 

08. 心血來潮換了某物(鞋子/衣服/伴侶)出門

   「及川?!」木兔光太郎瞪大原本就不小的眼睛,再三確定剛剛從他身邊走過的的確是及川徹,大叫。

  「怎麼了?」聞言及川徹轉過身,問。

  「你怎麼……」怎麼和牛若走在一起?把未說出的半句話吞回肚子裡,木兔光太郎看了眼和及川徹一樣轉過身的牛島若利。

  「你說小牛若?」及川徹伸手拍了拍牛島若利的肩膀「小牛若是苦力!」

  「苦……苦力?」

  「對,去搬地下室的武器的苦力,」神氣地指了指自己「而我,是監工!」

  「不,赤葦是讓你和我一起搬,及川。」

  「笨--蛋!這時候要配合我啊!早知道就找小岩來了。」

  「以我對岩泉的認識,他應該也不會配合你。」

  「可惡!」

 

09. 擦肩而過

   赤葦京治低著頭快步穿過走廊,沒在意從相反方向走來的木兔光太郎。

  二人互相擦身而過,漸走漸遠。

  卻是木兔光太郎多走幾步後忽然抬起頭,轉過身,向赤葦京治跑去。

  「赤葦!對不起!昨天雪櫃的飯團是我吃了!你原諒我吧!」

  聽不到,那不是小事,是一個飯團的事。赤葦京治心想,沒理會背後的叫喊。

 

10. 腦內

   岩泉一作了一個夢。

  他夢見他打開了及川徹的腦袋,然後從裡面取出好多大小不一的東西:和成年男人手臂一樣長的牛奶麵包、比加大碼還要大上不少的青城排球隊球衣、比人還要大的排球等等,在夢的最後,他取出了比東京鐵塔高的自己。

 

11. 另一個人格的消失

 (留空,想不到怎樣寫哈_(:3 」∠ )_)

 

12. 失蹤

   「木兔前輩?」把工作都完成,揉了揉有點乾澀的雙眼,赤葦京治發現原本一直坐在自己旁邊的人現在不見蹤影,仍留有微微餘溫的的椅子上有一張小紙條。

  快速把它讀完,嘆了口氣,赤葦京治穿上外套快步離開房間。

  --「赤葦!我被塔抓了!快點來食堂救我!P.S. 今天食堂有燒肉定食!!」

 

13. 怪力亂神

   「哇啊啊啊啊!」一臉驚恐把頭埋到枕頭裡,及川徹用力拉著岩泉一的手不放。

  電視上的女鬼滿臉血漬,露出一口獠牙。

  「是誰說要看這部的?」一臉漫不經意地看著忽明忽暗的電視,用另一隻手抓了把爆谷拋進口裡,岩泉一說。

 

14. 街頭械鬥

   「嘖。」揮出一拳被擋下來,對方的拳頭卻聞風而至,岩泉一情急之下從腰間取出手槍,卻在未扣板機時便知已壞了事--

  「說好的徒手呢?岩泉你作弊!」木兔光太郎把手槍揮到地上,抱怨著。

  「抱歉抱歉,習慣了。」

 

15. 俄羅斯輪盤

   及川徹和岩泉一神悄嚴肅地把各放三發子彈的手槍交給對方,接過後又把手槍指向對方。

  「來吧,小岩。」

  「哼。」

  「碰」「碰」

  「哎喲」及川徹叫痛,手按著腰腹,緩緩倒下。

  「好痛……小岩、咳咳……我可能……過不了今天……」

  「別想賴帳,明天的早餐你負責買。」把兩把軟氣槍收起,岩泉一帶著勝利的笑容離開。

 

有一點碎碎念:

 

不說不痛快,決定把10+1章的標題的意思說明一下:

01 The Light is gone:失去了光(及川)的小岩

02 Where the Light is:光(及川)存在的地方(塔)

03 Dim The Light:打開射燈(比喻知曉真相)之前要先把燈調暗

04 The Light Of My Life:取自蘿莉塔的翻譯:我的生命之光,指終於能見到及川(光)

05 Bring To Light The Truth:只是一句俚語,把真相道明的一章

06 Set Light To The Curtains:火燒窗簾 (X 把蓋著真相的窗簾燒掉

07 Please Don' t Take My Light Away:不想光(及川)被帶走的小岩

08 There' s A Room Where The Light Won' t Find You:兩種意思,一種是小岩所在的房間的形容,另一種是光(及川)不在的房間,暗示及川在這時候已經被救走,呼應第二章「Where the Light is」

09 I See The Light:這句話是同時用了俚語和它的字面意思,就是小岩看到了及川,終於明白了及川對自己的重要性

10 Guiding Light:一葉對於塔而言是領路人一樣

10 +1 The Light Of MyLife:呼應第四章,取它的俚語意思:The person you love most

 

然後說一下眾人的精神嚮導的意思:

 小岩:美洲豹:美洲豹是一種關鍵物種,沒有牠的話生態會有很大的影響,就像小岩堅強的心理質素對隊伍的影響,使隊伍即使陷入絕境中仍然能保持不崩潰的狀態的功臣

及川:北極狼:他們是同樣強大的,而狼的群居屬性則是呼應知曉六人的強大之處及能發揮同伴最大能力的及川

木兔:雕鴞:同樣地強而有力,還有就是因為實在是長得太像了

赤葦:花頭鵂鶹:其中一種體型最小的貓頭鷹,同樣地兩者的力量都有些不足,但花頭鵂鶹卻能狩獵比自己大的獵物,就像即使力量不足,但仍非常厲害的赤葦

牛總:白鷹:白鳥,猛禽,非常厲害,就像牛總一樣,在空中擁有壓倒性的實力

 

就這樣!

這幾天三次元都很忙,電腦還要出問題了_(:3 」∠ )_

結果到今天才能把字碼好

希望大家喜歡這小番外和其他碎碎念設定!!!

 

以上,感謝看到這裡的大家

25 Jul 2017
 
评论(9)
 
热度(38)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