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Light 10+1(及川生誕倒數十天)(完)

前言:

  • 終於完結了!!!

  • 徹おたおめ!!!

  • 強迫症不想用11這個數字


前文地址:Light 01 , Light 02 , Light 03 , Light 04 , Light 05 , Light 06 , Light 07Light 08 , Light 09 , Light 10


【岩及】Light 10 + 1 – The Light Of My Life

 

  在一片漆黑昏暗的會議室裡,岩泉一在儘量不搬動任何東西的情況下尋找竊聽器。倒不是說沒帶照明工具,而是那一點微弱的紅光在黑暗中理應會變得異常顯眼──

  「找到了!」聞言其餘四人立即抖擻起精神,繃緊的臉色略有舒緩。

  「快拿出來快拿出來,他們人快到了!」木兔光太郎把頭伸進會議室,有點著急地招著手催趕岩泉一。

  「一時間拿不出來!它掉了在櫃子和牆壁的間隙裡!找個人過來幫忙。」

  「我去吧,木兔前輩和及川前輩請留在這裡。」聞言立即作出反應,赤葦京治摸黑走進會議室,繞過大桌子,走到岩泉一身旁。

  「赤葦,你看看是不是這個。」岩泉一讓開位置,指了指卡在書櫃和牆壁中間的一點紅色。竊聽器剛好掉在手臂夠不著的距離,但要是貿然把書櫃拉開,原本只是卡在中間的東西則會立即掉在地上,那時候就回天乏術了。

  書櫃其實只有半個人高,但卻寬闊非常,兩個張開手的成年男子也只能剛好各碰一邊盡頭,更遑論要是把書櫃傾斜,所有書都會應聲而倒。

  「把書櫃拉開吧。」迅速了解情況,赤葦京治輕皺眉頭,在有限的時間內考慮出一個可行的方案。

 

  另一邊廂,木兔光太郎和及川徹與前來的巡邏人員正面交鋒──

  一提腿把剛被拿起的對講機踢飛,一腳踩爛,然後幾乎是同時,雕鴞用強而有力的爪子在男人的額頭至臉頰拉出一條長長的血痕,男人捂著受傷的右眼倒在地上。

  「換槍換槍,未到萬一別弄出人命!事後處理麻煩死了!」眼看對方只有四人,並在擱倒一人後木兔光太郎很快改變部署,把手上的麻醉手槍準確地拋給及川徹。

  「謝了!那你怎樣?」把手槍插回槍袋裡,及川徹看了眼把手上的武器給了自己的木兔光太郎。

  「徒手啊嘿……嗝!」福至心靈想到不能暴露身份的木兔光太郎只好把硬生生把口頭禪給吞回肚子裡,一下子喉嚨裡發出奇怪的單音。

  在這危急關頭下也沒人故意揶揄,卻是及川徹在咕噥了句「哨兵都是筋力笨蛋」後被上前和守衛搏鬥的木兔光太郎在會議室的岩泉一同時忙裡偷閒地回了句「我們聽到的」後嚇了一小跳。

  鬧劇也只不過是一瞬,眾人收拾一下心態便各自回到崗位。

 

  「拉開是……有什麼辦法嗎?」岩泉一不解,皺了皺眉頭,問。

  「讓它掉到地上再讓我的精神嚮導拾起來,在這個高度應該摔不壞。」了解計劃後的岩泉一立即走到書櫃的另一邊,準備把書櫃拉開來。

  把精神嚮導喚出,小小的花頭鵂鶹安靜而平隱地飛到書櫃上,左看看右看看。

  「要拉多遠牠才能進去?」打量著胖嘟嘟的貓頭鷹,岩泉一比劃了一下距離。

  「不用多遠,牠只是看上去比較胖,其實那些都是羽毛。」像是和應主人的話一樣,花頭鵂鶹拍了拍翅膀。

  「好,那你來倒數,手儘量穩一點,免得書都跌下來了。」

  赤葦京治點點頭,站在櫃的另一邊,輕聲倒數。

  「三、二、一──」二人同時發力,把裝滿書的書櫃拉動了一點點,花頭鵂鶹同時俯衝,一時消失在二人的視線。

 

  「嘖!」要是問及川徹他槍法如何,四年前他可以挺起胸膛告訴你射擊訓練中只要有他的參與,根本沒有人會問第一名的位置鹿死誰手。可是在昏迷四年後,板機的觸感陌生非常,在扣下板機時更是會不由自主地扭動手腕導致彈道的偏差。在距離對方五米時共計瞄準他的手臂開了兩槍,僅有一槍命中,但7CC的麻醉藥少說也要數十秒才能使他倒下,深明這點,哨兵一下子向及川徹猛衝,在哨兵強大的身體能力下,五米的距離像是虛設一樣,急忙退後幾步的及川徹很快就被追上。

  身體比意識更快作出反應,轉了轉手腕便用槍柄敲向哨兵的額頭。輕易閃避開的哨兵五指成爪向及川徹襲來,在險急之際,和雕鴞合力撃倒敵方的精神嚮導的北極狼從後撲出,展開身子後比人更高的狼一下子撲在哨兵背後阻止他前進。經過一場劇烈的活動後藥效很快傳到神經系統,哨兵隆然倒下。

  撫了撫繞到自己腳邊趴下的北極狼,看另一邊木兔光太郎已經把剩下的兩個人解決掉,及川徹摸出腳邊的哨兵身上的對講機,放在耳邊確定沒有異樣後把它隨手扔下。

  同時,岩泉一和赤葦京治也一前一後地走出已回復原本模樣的會議室,正要關上門之際,木兔光太郎叫停了二人。

  「唉唉唉,別關門,先把這四人都弄進去。」

  一番如此這般,四人總算關上會議室的門,帶上梯子和工具箱,理好衣服,快步走出塔的大門,翻上七人車。

  「開車開車!」確定四人安然無恙坐穩後,在木兔光太郎的號令下,牛島若利踏下油門,車子一路狂奔而去。

  「剛才真是好驚險啊!牛島你不知道,我剛才……」還未離開市區,和赤葦京治並排坐在最後的木兔光太郎就開始吱吱喳喳的嚷,叫也叫不停,剛開始及川徹和岩泉一也偶爾回應一兩句,但時間久了,車子裡就只剩下他的聲音和眼神一點點失去生氣的四人。

 

  三天後,一葉部隊的技術人員順利把錄音取出並以不同渠道將它發佈出去。塔的司令部能力和誠信在受到質疑後只能被迫退位以平熄哨兵嚮導們的怒火。司令部最後以全新的班底上任,並表示將確保哨兵和嚮導於結合上的主導權。

  受邀的岩泉一和及川徹最後決定加入一葉部隊,作為基地的常駐人員行動。

  「小岩,你說,如果……我是就如果,塔很快又回復原狀,那我們……一葉所做的一切,是不是毫無意義?」在新的司令部上任的那天晚上,慶功的晚飯過後,及川徹和岩泉一走出基地,漫步於在一片草地上。

  靠著哨兵強大的視覺,在沒有街燈,一片漆黑的郊區裡,二人倒是走得穩當。

  沒有人知道未來將會如何,也許半年後,一年後一切又會回復原狀,塔又會回到原點,不少哨兵和嚮導又會被迫和心愛的人分開。

  「誰知道這種事,我們今天改變了,那對今天來說就是有意義,要是明天就打回原狀,那就明天再來一次啊。」岩泉一滿不在乎答道。

  「也對,很有小岩風格的答案。」輕笑出聲,及川徹仰頭。了無人煙的郊區的天空一大片星辰羅列在上,偶有幾顆閃亮的把照得天空特別光亮。這是一個無月的晚上,群星失去了該襯托的對象,只好群在一起爭奇鬥艷。

  天大地大,只要有一個人在那之後說出「現在的生活真好」,那及川徹就認為他們所做的一切已經被賦予了意義。

  「小岩快看快看!那顆星星超亮的!」像是發現了什麼稀奇有趣的事一樣,及川徹興奮地拉著岩泉一的手臂,伸手指向天空某一處。

  「白痴川,光是你指的地方都有十數顆,你究竟是指哪顆?」

  「那顆!就是那顆!」

  一如以往,及川徹指向了哪方,岩泉一就看向哪方,即使那不是條平坦無垠的道路,卻也義無反顧。

 

End

 

徹おたおめ!!!的後話: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第三年為你慶祝生日啦!!!

願最棒的你的生日滿載祝福(♡˙︶˙♡)

 

完結感想:

是說最後一句在向動畫第二季的春高青城那經典的一球致敬啊哈不知有沒有人察覺(滑稽

明天(應該沒可能)又或是幾天後來幾個小段子番外

還會解釋一下各人的精神嚮導的意思

還會說一下每章標題的意思

還有其他零碎的小設定

還會沒有了_(:3 」∠ )_

然後遲些會修正BUG和錯字然後一次過發個完整版出來這樣

 

然後非常感謝十天來一直在看的你,收到大家的評論真的非常高興

是千言萬語也不能好好表達的感謝

《Light》是篇還差得遠的文章但要是能被大家喜愛就真是太好了

 

以上,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20 Jul 2017
 
评论(2)
 
热度(16)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