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Light 10(及川生誕倒數十天)

前言:

  • 岩及持續發糖

  • *一點點兔赤成份,真的只有一點點

  • 明天就是最後一章囉!比原定多了一章但至少能完整地完結了這個故事


前文地址:Light 01 , Light 02 , Light 03 , Light 04 , Light 05 , Light 06 , Light 07Light 08 , Light 09


【岩及】Light 10 – Guiding Light

 

  「起床嘍,起床嘍,你們睡了十多個小時了。」迷迷糊糊中被叫醒,想騰出手把耳朵捂上的岩泉一卻發現右手像是脫離了大腦的控制一樣失去了知覺。

  這下幾乎是被嚇醒,一下子坐直身子,右手也從不知什麼的底下抽了出來。認真打量了一番被左右手,發現右手仍然健在,鬆了一口氣。

  「痛……」旁邊傳來微弱的呻吟,低下頭看只見醒過來的及川徹抱著頭在床上打滾的樣子。

  「及川?!」看了看麻得發酸的右手,又看了看及川徹,岩泉一很快就把剛才無意識中發生的事件在腦海重演一次。大概就是及川徹一整晚都墊著自己的右手睡覺,把自己的手壓麻了,這麼推斷下去,那自己剛才在右手上的不知名重物應該就是他的頭。

  「你們都醒了那我就完成任務,快點洗把臉吃早餐!吃完有空就來會議室一趟,早餐我推薦有肉的套餐啊嘿嘿嘿!」木兔光太郎的笑聲漸遠,經過了這麼一場鬧劇,岩泉一和及川徹也總算完全清醒過來。

  「早安,小岩。」「早安。」打了個呵欠,得到回應的及川徹湊過臉,閉上眼睛,一副正滿心期待著什麼的樣子。可是直至岩泉一拿了基地成員準備的全新的換洗衣物進了浴室,他還是什麼都沒等到。

  「小岩!早安吻呢?喂!你別鎖門!」反應過來的及川徹三步併作兩步直奔浴室門口,發現門被反鎖後用力敲打連一絲偷窺機會都不給他的實心木大門。

  「哪有這種東西……混蛋川你別敲了!門要倒了!」怒吼從門後傳出,怕再不收手就要吃一記頭槌的及川徹只好悻悻然放棄,把被子摺好,百無聊賴地坐在床上待梳洗過後一同出發。

  吃過早餐──能吃到木兔光太郎大力推薦的肉的只有岩泉一,及川徹只吃了碗易消化的粥──二人無師自通地走到地下一層的會議室,看到剛從裡面推門而出的數個素不相識的人和赤葦京治,互相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後又迅速回到自己該幹的事情上。走在最後的赤葦京治重新退回房間,示意二人跟進來。

  「早安,前輩們昨晚睡得好嗎?」赤葦京治把手上數份的文件擱在佔了原本就不大的房間裡三份二面積的長桌上。

  「挺好挺好,謝謝關心。」及川徹擺擺手,讓後輩免卻這些客套的說話,直入正題。

  「其實這次讓前輩們來,是有事相託。」

  「那好吧,我答應你。」及川徹爽快地點點頭,拍了拍赤葦京治的肩。岩泉一愣了愣,從前一向心思細密,思量多多的及川徹在不打破沙鍋璺到底之前絕不輕易答應別人的要求。

  左看看右看看愕然的二人,反倒是讓及川徹有點不好意思,只好解釋道:「你們救過我,我自然要報答,但總歸是因為根據揣摩所見,我大約猜得出你們拜託的事。」

  「原來是這樣。」赤葦京治點點頭,表示理解。

  「那快點入正題,坐吧坐吧。」三人佔了長桌的兩角,赤葦京治倒了兩杯檸檬水放在二人面前後取出平板電腦,按了好幾下後把它展現給二人。

  「這是我們這次介入行動的計劃,簡單點來說,就是希望能從塔的內部取得一段錄音。」

  「錄音?」岩泉一問。

  「是塔的司令部的會議錄音,是有關他們控制哨兵和嚮導的結合的言論。」赤葦京治正色道。

  「哦?」及川徹挑起一邊眉毛,一臉饒有興趣,可是岩泉一卻硬是從那張帶著笑意的臉上讀出憤怒的意思。

  「塔一直聲稱哨兵和嚮導能夠於平等的地位上互相選擇結合的對象,但是這很明顯與事實不符,」看了眼及川徹的臉色,赤葦京治繼續解釋「我們早於一個多月前就冒險在司令部的會議室裡放置竊聽器,根據線報,我們的確已經接收到想要的信息,可是……」

  「可是你們忘記了錄音檔就正正儲存在那竊聽器的記憶體裡面,你們要把它取出來才能進行下一步行動,」打斷了後輩的話,及川徹嘆了口氣「唉,科技。」

  「就如及川前輩所說,這是我們的失誤。」帶點慚愧的意思,赤葦京治點點頭同意及川徹的話。

  「你怎麼這麼清楚?」岩泉一按捺不住好奇,轉頭問。

  「我在一次任務中犯過同樣的錯,然後被當時的隊長罵了一頓。」

  「噗,白痴川。」

  「什麼啦!不過是一點點點點的小失誤!及川先生我最後可是超迅速地把問題完美解決!」氣鼓鼓地反駁岩泉一的話,及川徹哼了哼「接著說啊赤葦。」

  「啊……」有點眼神死的赤葦京治無視二人繼續把計劃說下去「計劃於上兩個星期已經計劃好,但是一直礙於人手不足沒有執行,現在我們希望及川前輩和岩泉前輩能來幫忙。」

  「人手不足?你們這裡不是挺多人的嗎?」回想剛來到的時候坐在電腦前為數不少的人,岩泉一默認了他們做一葉的成員,但似乎情況和他想像中的有出入。

  「人是挺多的,但是絕大部份都是一般人,讓他們到塔執行任務……要是沒戰鬥的話還勉強可以,但要是讓他們和哨兵和嚮導正面交鋒的話……兇多吉少。」斟酌一下字眼,赤葦京治把一葉部隊的情形向二人全盤托出。

  「那麼估計你是想我們進塔裡把竊聽器取出來?」及川徹問。

  「就是這樣。」

  「那敢情好,簡單直接。」岩泉一拍了拍桌子,把水喝個清光「來,詳細說一遍我們都要幹些什麼。」

  在人員齊全後,簡單明瞭的計劃將會在兩天後的中午展開,先是讓木兔光太郎、赤葦京治、牛島若利、岩泉一和及川徹五人駕駛七人車前往塔,阻止預計比他們晚一步到的真正的維修工人進塔並進行偽裝,以修理滴水的天花板為由在會議室門外進行維修工程──把水管弄壞是一葉的成員的把戲,然後在梯子和人牆的遮掩下用準備好的電子卡解鎖,把竊聽器取出,並儘快撤離──這是順利的情況。

  任何計劃都有出錯的機會,二人對這個簡單粗魯的計劃沒什麼意見,點頭以示了解後一連休息了兩天,養精蓄銳直至任務進行的那一天。

  在電腦對車程和車速的精準的計算下,一行經過偽裝的哨兵和嚮導──不外乎是讓髮型顯眼的人戴上假髮,讓外表過分吸引的人戴上人皮面具等等,順利在預定的維修工人到達前的十分鐘到達,他們一行人卻是硬生生在泊在通往塔的必經之路的路口的車上等了二十多分鐘才把人給盼出來。

  邊泄憤地用力把昏迷不醒的工人的衣服脫下再換上,除了車技最佳,被安排在車上待機準備逃走的牛島若利外的四人在比計劃遲十多分鐘的時候站在塔的訪客登記處,然後提著裝有武器的工具箱和梯子由前台服務員領路至會議室門口。

  在服務員離開後,四人在空無一人的走廊展開行動,及川徹展開梯子,手放進褲袋裡按在手槍的保險掣上以防萬一,木兔光太郎在赤葦京治的幫助下釋放五感警戒四周,岩泉一取出電子卡正要進入會議室──

  「有人!」木兔光太郎突然說,閉上眼睛讓赤葦京治加強聽覺細聽。

  「岩泉前輩,快一點!位置你記得吧。」赤葦京治轉頭對已經進入會議室的岩泉一說。

  「記得,在書櫃上插著假花的花瓶後面,手指甲的大小,閃著紅光……沒有!」聞言三人均是一驚,轉頭看向秀裡提起花瓶的岩泉一。

  「愈來愈近了,人離我們沒有一百米。」木兔光太郎喚出精神嚮導──一只和主人一樣擁有金色虹膜的,展開翅膀後有半人高的雕鴞。

  「人數呢?」及川徹問,拉開了手槍的保險掣。

  「唔……步伐太整齊了很難判斷……唔……三?還是四?」木兔光太郎閉上眼,緊緊皺著眉頭,想要繼續集中於聽覺,卻突然被赤葦京治叫停:「別再聽了木兔前輩,太危險了。」

  把木兔光太郎的精神從加強了的五感中抽出,赤葦京治立即展開精神屏障削弱他的五感,保護剛才差點在五感中陷得太深的木兔光太郎。

  「就差一點點!」見他終於睜開金色的雙眼,露出懊惱的神色,赤葦京治這才鬆了一口氣

  「三人和四人也沒太大差別。」及川徹取出裝有滅聲器的手槍,檢查了一遍彈夾,話畢,一只全身雪白,高約一米的北極狼出現在眾人面前。

  赤葦京治和木兔光太郎對視一眼,交換了一個錯愕的表情。所有哨兵嚮導都有一個不明文的共識──嚮導的精神嚮導於能力方面往往遠低於哨兵的精神嚮導,不是什麼偏見,而是多年統計出來的事實,即使是像赤葦京治一樣優秀的嚮導也不能逃出這個規範,可是眼前的這個嚮導卻正正操控著一隻不比哨兵的遜色的兇猛的北極狼。

  「管他啦!人差不多到的時候告訴我。」及川徹轉過頭,揚起嘴角,挑起一邊眉毛,一臉滿不在乎的笑意。

 

To Be Continued

 

話嘮的後話:

3K字啊我是小天使!!!

是說前幾天GoT第七季第一集播出了然後我差點把北極狼打成冰原狼(捂臉

一整個中毒太深(´・ω・`)

明天就是最後一天囉!結局早就定好,只差在懶癌復發未動筆這樣_(:3 」∠ )_

以上,明天見囉!

19 Jul 2017
 
评论(4)
 
热度(7)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