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Light 09(及川生誕倒數十天)

前言:

  • 送岩及牌兩公斤白糖啦,快開門

  • *本章有一點點兔赤友達以上描寫請注意

  • (未擼出兔赤糖有點傷心

 

前文地址:Light 01 , Light 02 , Light 03 , Light 04 , Light 05 , Light 06 , Light 07Light 08

 

【岩及】Light09 – I See The Light*

*出自電影Tangled的歌曲《I See The Light》

 

  貨櫃內實在是稱不上舒適,避震差不在話下,轉個彎都快能把人拋出去。屈膝坐在地上的岩泉一左看看一直對木兔光太郎的騷擾視若無睹,操控著平板電腦的赤葦京治,右看看和白鷹一起閉目養神的牛島若利。在這之前,他一直以為一葉這種秘密部隊都應該是每個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然後不會浪費每一分一秒在鍛鍊又或是計劃下一步的行動,現在……

  像是感應到岩泉一的視線,赤葦京治抬起頭,投向一個詢問的眼神。

  「啊,沒什麼。」岩泉一擺擺手,示意自己只是在發呆。

  卻是赤葦京治突然想起什麼,把平板電腦的螢幕關上,稍微推開快要整個人都靠在他身上的木兔光太郎,說:「離基地還有一點距離,岩泉前輩不休息一下?」

  「對啦對啦!到了基地就很忙啦,畢竟……」話說到一半,嘴巴就被用力捂住,赤葦京治勾了勾嘴角,向岩泉一投了個略帶歉意的笑容。

  木兔光太郎掙扎成功後,問:「這個不能說嗎?」

  「不能。」

  「唔……那好吧。」

  是關於行動的機密……什麼的吧。岩泉一點點頭表示理解。

  雖然兩個多小時的車程是很想讓人閉上眼睛休息一下,先不論自己剛剛從八個多小時的睡眠中清醒過來,睡意被消滅得一幹二淨,再者,在這條讓人七顛八倒的路上岩泉一自問即使上一晚熬夜了現在也絕對睡不著。

  辛辛苦苦熬了兩個多小時,貨車終於完全停下,並熄了火。

  率先跳下貨櫃,岩泉一吸了一大口新鮮空氣,呼了口氣,心中一句噢我親愛的陸地險些衝口而出。

  「剛到步就麻煩你真不好意思,但岩泉前輩能跟我來一下嗎?」在木兔光太郎的幫助下隨後跳下貨櫃,赤葦京治問。

  「喔,好的好的。」岩泉一覺得在碰到陸地後心情好得即使有人要找他借錢他也會毫不猶豫地答應。

  「這邊請。」迅速指示想靜悄悄離開的木兔光太郎把貨櫃裡的行李搬回基地內,赤葦京治帶領岩泉一走進一葉部隊的基地──妻管嚴,岩泉一突然沒由來地想起這個名詞。

  比起塔,這個基地顯得簡陋而且略為狹窄,但麻雀雖小卻五臟俱全,穿過擺滿電腦和不知名機器的大堂,跨過地上四處亂放的不知哪根歸哪根的五顏六色的電線,攀上一層樓梯,赤葦京治終於在一扇沒門牌的大門前停下了步伐。

  「岩泉前輩先進去吧。」把路讓開,赤葦京治點點頭,示意岩泉一進去房間。

  岩泉一有點猶豫。哨兵的直覺告訴他這間可疑的房間也許這個陷阱,這個處於郊區的簡陋地方真的是秘密的一葉部隊的基地嗎?先不論這個,自己對這基地一無所知,要是他們在這裡設了什麼陷阱,他也不得而知。想到這點,岩泉一停下了放在門柄的手的動作。

  「岩泉前……」「哎啊!痛痛痛……」赤葦京治連疑問也未說出口,就被房間裡突然傳來的什麼重物掉在地上的聲音打斷,緊接而來的是男人叫痛的聲音。

  這聲音……!一掃腦海裡亂七八糟的念頭,岩泉一一把按下門鎖,推開大門。

  ──啡髮的男人捉起右腿,左腳在地上左跳右跳,好幾次跳在散落在地上的書上險些失去平衡,嘴角有點委屈地噘起。男人聞聲也不抬頭,一個勁兒在抱怨:「這房間的書都悶死人啦,你能不能拿些稍微有趣點的……」剩下的話全都消失在強而有力的臂彎裡。

  雙臂用力把人抱緊,像是怕稍微一鬆手人就會憑空消失不見似的。而整張臉都被埋在胸膛上的及川徹用力拍打岩泉一的後背,說出一串串因張不開嘴而不成說話的音節。

  終於岩泉一放鬆雙臂,捉緊及川徹雙肩,像是要確定眼前的不是幻覺而是有血有肉的真人一樣上下打量著及川徹。

  比起昏迷的時候,及川徹的嘴唇和臉頰多了一點點血色,頭髮修剪成高中的時候的髮型,眼睛還是記憶中那樣泛著像是會說話的水光,但比起七年前他身型卻明顯地消瘦。

  「小岩我剛才差點窒息你知不……」眨眨眼睛,及川徹抱怨道,可是剩餘的話都被淹沒在滿腔柔情的吻裡。

  想要教訓他,問他躺在那裡七年到底是什麼意思;想要囚禁他,讓他無法再被自己以外的人看見;想要摧毀他,使他無法再離開自己。腦海閃過一連串可怕的念頭,可是當他確實把人擁在懷裡時,親在唇邊時,心裡卻只剩下萬般的柔情。

  他予他勇氣,予他力量,予他柔情。

  待二人終於願意分開,及川徹勾起嘴角,輕聲說:「我回來了,小岩。」

  「赤葦你好慢!不就是帶個路而已,咦你手勢是什麼意思?」不識時務的抱怨打斷二人的再會,二人趕忙分開相握的手臂。

  「啊……」一直站在門外的赤葦京治在看到走廊盡頭向這邊走的人已心知不妙,拼命向人未到聲先到的木兔光太神打手勢讓他先不要說話,可是最後他只能嘆口氣,和木兔光太郎一同踏入房間,硬著頭皮打招呼。

  「那個,什麼……岩泉,在車上我就是想告訴你這個,但是赤葦他們說先不要告訴你。」搔了搔後頸,在終於讀懂了空氣的情況下,木兔光太郎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啊,沒關係,謝謝你們。」揉了揉有點發酸的鼻子,岩泉一轉過身向二人道謝。

  「也不完全算是我們的功勞,最大的功臣應該是他!」聽到岩泉的話後情緒立即高漲起來的木兔光太郎指了指抱著滿懷漫畫,有半張臉被擋住,一步一攧走過來的人。

  待他把一堆漫畫書放在桌上,才露出他的真正面目。

  「你!」看清楚來人的外貌,岩泉一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來人正是那天在病房事敗後其中一個衝進來的守衛。

  「啊,你們到了。」他點點頭,朝岩泉一笑了笑「身體好點了嗎?」

  「……好很多了,謝謝關心。」

  「那我先回去工作。」那「守衛」很快就離開,急步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

  「這是……」怎麼一回事?岩泉一頭上頂著一個大問號,把問題拋給破壞氣氛的二人。

  「他是……一葉的一員,但事前我們並不知情。」赤葦京治指了指自己和木兔光太郎「我們加入的時間尚淺,記不住每一位成員。直至岩泉前輩被抓,他來找我們幫忙,我們才知道那天發生了什麼事。」

  「他說,他是無意間看到岩泉前輩褲袋裡的信物,才決定救出及川前輩。」

  岩泉一愣了愣,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我就說了吧!把這東西帶著,總有一天會用得上的!」木兔光太郎聞言一臉驕傲。

  「好的好的,說完就走吧,我們還有很多事要處理。」正要踏出房間,又轉過身來「岩泉前輩和及川前輩就先休息一下吧,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那個……」岩泉一叫停了兩度想要離開房間的赤葦京治,卻欲言又止。

  「還有什麼事嗎?」

  「謝謝你們。」

  「不用客氣。」

  房間重回平靜,及川徹走了兩步把門關上,鎖好。

  「呼,終於靜下來了。」及川徹長呼一口氣,對著岩泉一露齒笑了笑。

  「是啊。」打了個呵欠,岩泉一答道,翻身倒在床上就佔了雙人床的一半。

  「啊,小岩這麼快就睡覺,我們不來聚聚舊嗎?畢竟七年沒見了啦。」佔了床的另一半的及川徹從背後抱著岩泉一,把鼻子埋在他背上,深深吸了一口氣又吃吃笑笑地說:「小岩的味道,是檸檬味。」

  「唔……」岩泉一轉過身,二人在水乳交融的佛手柑油香和檸檬味底下相擁。

  「小岩,還醒著嗎?」

  「嗯……醒著。」聞言強打起精神的岩泉一回答。

  「我問你喔,這七年來都幹了些什麼?」把頭放在自己臂上的及川徹低著頭,使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唔,留在聖所,訓練一下新兵,有點無所事事。」

  「除了這個呢?小岩有念大學嗎?」

  「沒有,你知道我不是念書的材料。」

  「也對,那……」

  「……你快點睡覺成不成,算我求你了。」

  「唔……那明天繼續,」在相隔七年後,及川徹再次在岩泉一臉頰留下一個晚完吻「晚安,小岩。」

  「晚安。」

  連這樣平凡的日常,對幾天前的二人來說都是遙不可及的幻想,在睡著前的一剎那,岩泉一突然希望用紙筆,把這些一點一滴都記下來,珍而重之地保存。

 

To Be Continued

 

及川本命有話說:

***關於番外:

預計會於全文結束後寫一些小段子番外

CP是兔赤和岩及,內容是用兔赤或牛總視點看這篇故事和一點點後日談

還會解釋一下設定又或是公佈一下一些經過大幅修改的地方

除此之外關於番外大家還有什麼想看?

有意見的話歡迎留言!!!

補充補充:有意見要有20號或之前提出喔!! 

 

吃糖啦!!!起床吃糖啦!!!

從今天開始又能回歸及川親媽啦!!!

岩及最高!!!

發現了個BUG但先不告訴你萌(深沈臉

因為錯得有點離譜(你

全文完結後修改了才告訴你們

以上,明天見!

18 Jul 2017
 
评论(4)
 
热度(11)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