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Light 07(及川生誕倒數十天)

前言:

系統:及川 ‧ 我總算上線了現在什麼情況 ‧ 徹上線

系統:沒雙更但這章3K字啦!!!!!!!


前文地址:Light 01 , Light 02 , Light 03 , Light 04 , Light 05 , Light 06 


【岩及】Light07 – Please Don' t Take My Light Away


  一夜無眠。翌日早晨,岩泉一頂著眼皮底下兩片顯眼的烏青早早出現在指定的集合地方。一大片椅子只坐著小貓三兩隻,在岩泉一開門時轉了轉頭又繼續逗鳥的逗鳥,補眠的補眠。找了個四周無人的位置坐下,打算為補眠組增添一個成員時,門就被用力狠狠撞開,把屋內的人嚇了一大跳。

  「啊!找到了,岩泉!」來人左顧右盼一會後找到目標,扯著大嗓門直徑向岩泉一走。

  真是糟透頂了。岩泉一嘆了口氣,朝四周同樣被打擾睡眠的點點頭致歉。被吵醒的人一臉敢惱不敢言的表情盯著來人。

  「來的人好少喔。」木兔光太郎一屁股坐在岩泉一旁邊的空位上,搖了搖岩泉一的肩膀。

  「……因為還早吧。」岩泉一沒好氣地回應,打了個呵欠。

  「也對。」說了兩個字後嘰嘰喳喳的貓頭鷹就合上了嘴,一下子房間回復平靜。

  可是木兔光太郎並不是一個甘心就這樣靜靜坐著到指定時間的角色:「岩泉,伸手過來。」難得習慣扯大嗓門的人願意降低聲線說話,岩泉一強忍睡意好奇地伸出手。

  微涼的金屬剛碰到手時,岩泉一就知道被放上手的是什麼,一個激靈,反手把那惹人厭的東西扔在地上,可是卻在它剛離開掌心時,就被另一隻手捉住。

  「你這是……!」一激動站了起來,岩泉一俯視著把金屬葉片放在他手上的木兔光太郎。

  「哎啊,你比我還要不冷靜。」嘿嘿笑著站了起來,外表看來是輕輕拍了拍岩泉一肩膀讓他坐下,可是只有二人知道,這看似輕鬆的動作包含著讓人無法拒絕的力度。

  幾乎是被重重按著坐下,岩泉一怒視著即使早起仍然把頭髮打理好的木兔光太郎。

  「他們讓我來道歉。」仍然保持著旁人聽不見的聲線,說。

  「我接受,但這東西我不會收。」岩泉一把想葉片還給木兔光太郎,卻被搶先一步,東西被硬塞進懷裡。

  「先收下吧,這麼一片葉子代表不了什麼,它又沒魔法什麼的,影響不了你想什麼。」像是把精神用盡一樣,貓頭鷹突然打了個呵欠,用少見的正經的語氣說。

  岩泉一沒回話,低頭看了看放在膝上的葉片。

  「一葉的成員靠著強大的信念維繫在一起,要是你沒這樣的信念,即使拿著它,你也不算是一葉的一員。」

  「所以說這麼一片葉子實在沒什麼用處,但要是你需要幫忙的話,同樣拿著它的人都會施以援手,怎樣?不錯吧,拿著傍身吧。」用手背拍了拍岩泉一胸膛,電源徹底斷掉的貓頭鷹連續打了好幾個呵欠,擺擺手示意自己要去洗把臉。

  距離指定的集合時間愈來愈近,人漸漸增多,岩泉一趕忙把葉片收進褲袋裡免生枝節。

  直到連特別行動部的隊長都站在講台上盯著手錶看的時候,木兔光太郎才頂著隊長像是快要生吞活剝掉他一樣的眼神風風火火地一路跑回岩泉一身邊。

  「嚇死我了,還以為要遲到了,幸好還未開始。」

  「不,我們早就點完名了。」

  「什麼!?」吃驚地往四周一看,才發現離開時還空蕩蕩的房間此刻已經坐滿了人。

  「木兔光太郎中校!你還不快點坐下!整個房間百多人就在等你一個!」講台上的隊長終於按捺不住,顫抖著手指直指著木兔光太郎爆發。

  「遵命!」乖乖敬了個禮,又坐下,會議此刻才正式開始。

  部隊成立的第一次的會議的內容十年如一日,不外乎是將每人手一份的簡報重新念一遍還有提醒幾句是次任務的機密性──別說早已點著頭睡著了的木兔光太郎,看向四周,沒多少人是清醒的。

  在會議的最後努力抵抗睡魔的岩泉一翻著手上的簡報,看到部隊成立目的的那一頁時下意識看了看身旁的木兔光太郎,卻只看到他睡到快要滑下的樣子。喂喂,現在別人要對付你啊,你認真一點聽好不好?

  直至會議結束,哨兵們開始四散時,岩泉一好心拍了拍木兔光太郎,然後驚醒了一隻流著口水的貓頭鷹。

  「什麼?要出發了嗎?」左看右看,木兔光太郎擦了擦嘴角,問。

  「只會會議結束了。」岩泉一嘆了口氣,對這個「或會成為首席哨兵的一葉部隊成員」的前途感到堪憂。

  「喔!那嚮導那邊也應該結束了,我去找赤葦吃飯,再見啦岩泉。」

  最後只是單純地道了別,岩泉一轉身向宿舍方向走。

  ──用剛才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岩泉一把今天晚上的計劃在腦海完整地模擬了一次。

  維持著稍快的步速回到自己的房間,打開電腦,用私人連線避過塔的監察,連絡了自己在聖所時的線人,送出加密的郵件,讓他在半天內辦好出國的手續和安排交通。

  把最後一行字打完,岩泉一長呼一口氣,把電腦關上,從行李裡取出私人的裝備──塔允許哨兵和嚮導持有他們通過檢查的私人的裝備,畢竟一點點手感上,又或是舒適度上的不同在戰場上能造成極大的差距。

  牛島若利說得沒錯,這事刻不容緩,要是特別行動部的任務正式開始了的話,無論最後選擇加入一葉還是留在塔,自己大概也沒時間能把及川帶出來,更遑論自己有於任務時受傷而無法行動的可能性。

  把一切準備好,隨便到宿舍大樓內的食堂吃了點東西墊墊肚子,充分休息過後於晚上七時──大多數人的晚飯時間──帶上一把DW的Valkyrie,一個氣榴彈,一副可摺疊式防碎護目鏡和一點乾糧,把它們全部藏在褲管下,腰間的帶子裡,讓外表看起來就像是個去食堂吃飯的正常人一樣,出發到醫療大廈。吸取上次的教訓,這次岩泉一選擇了最近而又人少的路線,靜靜潛入走火通道。

  美洲豹在岩泉一的指示下緊緊盯著他的身後警備,在走火通道裡一人一豹靜靜等待換更時間的來臨。

  一牆之隔的腳步聲終於消失不見,放輕腳步,把病房門打開一小條縫,迅速側身進入病房。

  把呼吸器換上便攜式的,檢查靜脈注射的內容物只包含營養液後小心翼翼地拔掉,貼了塊藥水膠布在滲血的傷口,完成這一系列動作後把及川徹從床上轉移到背上。看了眼手錶,剩餘的時有兩分鐘,足夠他離開醫療大廈有餘。

  當他正想打開門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似有若無的沙啞的叫喚:「小岩……」

  以為自己聽錯的岩泉一有點恍神,在第二聲叫喚下終於想到這件事發生的唯一的可能性,猛地轉過頭。

  熟悉的啡色的眼睛微微張開,即使被有點過長的頭髮遮住一點點,岩泉一還是能從那雙像是會說話的眸子中認出它們的主人。

  嘴唇張張合合了好幾遍都難以組織言語,岩泉一顫抖著的手快要扶不住在他背上的及川徹,像是被塞了棉花的喉嚨終於是能說出話:「及……川?」

  「你還認不認得我……及川,及川?」

  背上的人發出幾聲無意義的回應,但是及川徹已經醒過來這一個事實已經足夠讓岩泉一狂喜不禁。

  「你等著,我們很快……」門被用力撞開,慌忙退了好幾步的,木門跌在地上的刺耳的聲音讓岩泉一下意識想捂住耳朵,但擬於要扶住背上的及川徹,還是忍耐了下來。

  「別動!岩泉一少尉,你擅自闖入醫療大廈,還……」領頭的男人看了眼在岩泉一背上半醒半睡的及川徹,一時間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你們……快點!把他背上的嚮導接過來!你去找醫生來!」捉住最近的人,領頭的男人作出指揮。

  他身邊的人行動迅速,在走近岩泉一時,卻遭遇到激烈的反抗。

  可是在護著背上的人的同時面對三個哨兵,岩泉一很快就處於下風,在電光一瞬,後頸受到重擊,疼痛使他幾乎陷入昏迷,無力的雙腳無法支撐身體,連著背上的及川徹,二人眼看快要倒在地上。

  此時,一人眼明手快接穩二人,指示同伴幫忙。

  「別……及川──」強撐著的意識終於無法維持,岩泉一眼前一黑,喉頭一甜,吐出一口鮮血。

  兩個哨兵把岩泉一架著,一人想把及川徹抱起,卻發現他人像是被什麼卡住了一樣抽不起來,嘗試了好幾次仍然不果的哨兵低身想找出原因。剛彎下腰,不用多找,就發現原因是岩泉一和及川徹的手正緊緊相握。發現問題後哨兵毫不猶豫想將十字緊扣的手指放鬆解開,卻發現這兩隻手像是被黏死在一起一樣,以後自己被分配了份輕鬆的工作的哨兵最後還要用上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二人分開。在接過帶有一點點意識的及川徹並背著他去找醫生時,無意中看到他垂在身前的右手手背的關節上印著些微手指形狀的烏青,直至把他放下在白色的床上,醫生都走進病房,哨兵仍然怔怔地站著。

 

To Be Continued

 

話嘮有話說:

醫療和軍火方面我真的認識不多,要是有錯的話歡迎捉蟲!!!

大概今天以後我說我是及川本命都沒人信

我真的是!!!!。・゚・(つд`゚)・゚・

信用值已經清零。・゚・(つд`゚)・゚・

 

以上,明天爭取雙更!明天再見!

17 Jul 2017
 
评论(4)
 
热度(10)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