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Light 06(及川生誕倒數十天)

前言:

  • 猶豫好久要不要今天停更然後明天一次過發三章出來但還是算了

  • 因為又是解釋設定的一章,劇情只推進了一小步

  • 對話流

  • (要不你萌明天一次過看(X


前文地址:Light 01 , Light 02 , Light 03 , Light 04 , Light 05


【岩及】Light06 – Set Light To The Curtains


  「那麼岩泉前輩決定好要救及川前輩了嗎?」一直沒作聲的赤葦京治突然問,順便遞了張面紙。

  「那當然,無論是在井裡還是怎樣,我也不會再把他放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岩泉一謝過後隨便擦了擦手上的血跡,回答道,他們已經失去了七年多的時間,怎能再繼續浪費原本就不多的時間?

  「正規的手法是不能順利將及川前輩帶出來,但是也很難想像塔會不追究醫療大廈平白少了一個人這種事故。」赤葦京治推論說。

  「我知道,所以把他救走後,我要盡快離開這裡,最理想的方案是能在國外找到個不受塔控制的私人醫療機構。」考慮到這當中需要的龐大開支,岩泉一不禁皺起眉頭,但只是想到他們這次終於能永遠在一起,卻又覺得天涯海角又有何畏懼。

  「還有第二種方案。」牛島若利突然說,二人同時轉過頭看向他。一直表現出過人的冷靜的赤葦京治露出些微驚訝的神色。

  用褲袋的鑰匙打開從桌子下的抽屜,牛島若利取出一片薄薄的銀色金屬。

  再看清楚,那是一片打磨成卵形葉子形狀的金屬,中間鏤空,畫出葉的紋路,脆弱得仿佛只要輕輕一碰就會碎掉。

  「牛島前輩,要不還是⋯⋯」赤葦京治伸手,想要阻止牛島若利把金屬葉片遞出。

  「赤葦,這不是我們本來的目的嗎?」

  「目的⋯⋯?你們在說什麼?」岩泉一有些不解,即使理智已經慢慢把真相推斷出來,可是情感卻不願承認所得的結論--不論是牛島若利把真相告訴自己,還是赤葦京治在危急關頭突然出現並給予幫助,他們的行動都是帶著同一個不可告人的目的的。

  「我們是一葉部隊的成員,是為了監察塔的行動而成立的非公開部隊。」牛島若利把金屬葉片放在岩泉一掌心,語氣又回復一貫的冷靜。

  「你說什麼?一葉部隊?這⋯⋯原來真的存在?」愣了愣,看牛島若利的神色並不似在開玩笑,岩泉一睜大雙眼,像是未能完全接收接令的電腦一般,一頓語塞。

  一葉部隊,傳說中於塔成立之時已經存在的分隊,雖說名義上是隸屬於塔,但卻是一支不受其控制的特殊部隊--幾乎每個哨兵嚮導都能用三句說話把一葉部隊介紹完,但若是追問他們除此之外還了解些什麼,那大概沒多少人能搭上話,剩下的都只是把些以訛傳訛的說話搬字過紙而已。一葉部隊,就是個這樣被層層迷霧圍繞,連成立目的和成員,甚至連它是否仍然存在都無人知曉的部隊。

  「存在的,雖然我們在不同的時代用不同的名義行動,但本質上都是一葉的成員。」嘆了口氣,見事情已經發展到不能扭轉的地步,赤葦京治只好慢慢解釋情況。

  「一葉,是阻止塔恣意妄為的機關。」說到這裡,在岩泉一未能處理好突如其來的訊息量而靜靜等待下文之際,話鋒一轉「岩泉前輩的歷史成績怎樣?」

  「⋯⋯第三次補考就能勉強合格的程度。」

  「啊⋯⋯這樣啊⋯⋯」人無完美,赤葦京治腦海裡閃過這個念頭「咳咳,塔是於一千多年前成立的官方機構,成立目的是為了保障哨兵和嚮導的安全,畢竟⋯⋯」

  「行了行了這些基本的我都知道,畢竟哨兵嚮導只佔人口少數,比一般人更優秀的我們成了異類,所以為了保護哨兵和嚮導免受排斥和威脅,有一批哨兵和嚮導集合了起來,成立了塔。」

  「就是這樣,但有一點不對。」說罷點點頭,示意岩泉一遞過金屬葉片「同時成立的,還有一葉部隊。」

  「像是一開始就預測到塔最終會發展成爭權奪利的地方一樣,一葉作為制衡塔的機關成立了。」把玩著看似脆弱的金屬葉片,赤葦京治輕聲說。

  「多年以來一葉以不同方式進行過不少次行動,嘗試改變塔的方風,但是這次有些不同⋯⋯」把葉片還給岩泉一,赤葦京治嘆了口氣「塔完全把我們當成反抗組織,想要一舉殲滅一葉。」

  「特別行動部就是為此而成立的。」牛島若利插話,赤葦京治點點頭以示同意。

  「那你們就這樣把秘密告訴我,不怕我出賣你們嗎?」把情況一絲絲梳理好,岩泉一想了想,把金屬葉片還給它的主人。

  「你收起它吧,它本來就是為你而製的。」牛島若利搖搖頭「這是只有一葉的成員才持有的用以識別的信物。」

  「你們就這麼確定我會成為你們的一員?連信物也預先準備好。」岩泉一拋了拋葉片,嘴角帶點自暴自棄的笑意。

  「我還有不少的問題想問清楚呢,但是首先,」把若有若無的笑容收起,換上一臉嚴肅的神情「我真是討厭極了這種被算計的感覺。」擱下話,把葉片放在桌上,岩泉一站了起來擺擺手「但還是謝謝你們告訴我及川的事,今天的事我不會說出去的,放心吧。」灑脫地離開了牛島若利的宿舍。

  門「碰」的關上,把二人挽留的話留在背後。

  該死的。用力把頭髮撥了撥,想要理清思緒卻被四方八面的雜音影響--岩泉一第一次這麼討厭自己強大的五感。

 

To Be Continued

 

誒誒誒有話要說:

捉了個蟲!!!明明小岩戴上手套後沒摘下來但指甲卻劃破了手掌是哪招?

有空的話會改一改,如果造成閱讀上的不快的話很抱歉(;´゚ω゚`人)

字數爆死啦!!!2K也不夠!!!

還要負進度我真的(ry

心好累喔今天一直靜不下來碼文_(:3 」∠ )_

やる気が出ないよ_(:3 」∠ )_

 

以上,要睡覺了的明天見

16 Jul 2017
 
评论
 
热度(5)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