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Light 05(及川生誕倒數十天)

前言:

  • 真相編!!說了是岩及就是岩及!!!我是岩及親媽哦哦哦哦哦哦哦

  • 微甜的一點點糖

  • 晚上有別的事幹喔今天提早更新!!!

  • 補充:這章有點對話流


前文地址:Light 01 , Light 02 , Light 03 , Light 04


【岩及】Light 05 – Bring To Light The Truth


  二人就在走火通道間一上一下地僵持著,秉持敵不動我不動的原則,一時竟是沒人作出下一步的反應。

  「他是和我一起來的。」一把聲音從下方樓層傳來,岩泉一和警衛均愣住,不自覺地一同向下看。

  聲音有點陌生的熟悉,像是……一把剛認識沒多久的人的聲音。男人不緊不慢地從下半層走上來,黑色微卷的頭髮首先映入岩泉一眼中──怎麼會!

  「這是通行證,麻煩請放行。」赤葦遞給警衛一張小小的卡片。警衛一臉狐疑接過,先用肉眼確認後,把手槍重新插回槍套,從腰後取出一座有普通男人手掌兩倍大的讀卡機,把卡片放在上面。不知道是看錯還是怎樣,岩泉一眼角的餘光看到一瞬間赤葦緊張得繃緊後背的樣子,但畢竟只是一瞬間,岩泉一沒能確定是他的錯覺還是什麼。

  「嘀」讀卡器傳來典型的機械聲,警衛也放鬆了神情,揮揮手讓岩泉一放下依然擺出投降姿勢的雙手。

  「失禮了,赤葦准尉,岩泉少尉。」警衛把卡片還給赤葦,又敬了禮,向二人點點頭,方才離開。

  「快走吧,岩泉前輩。」赤葦把卡片收好,拍了拍岩泉一的肩,維持著稍快的步速邊遠離人群,邊領路離開醫療大廈,回到宿舍大樓。

  「你怎麼……」被晚風一吹才回過神來的岩泉一驚覺原來一切都不是夢,他們……他經歷了一場有驚無險的逃亡。

  「我知道岩泉前輩大概有很多疑問,但這裡不是個適合說話的地方,要是想知道真相就請跟我來吧。」一直走在前面的赤葦在二人進入升降機時說。

  「也對。」維持著表面的冷靜,岩泉一強行壓下腦海中不消停的思緒。

  「但有一事愈快解決愈好,」赤葦頓了頓「我名字是赤葦京治,是隸屬於塔總部的嚮導。很抱歉,一直沒來得及介紹自己。」說罷又把精神嚮導從自己的精神圖景裡帶出來「牠是我的伙伴。」花頭鵂鶹站在主人的前臂上,用力朝岩泉一揮著短小的翅膀,除了掉了好幾片羽毛外,還用力得險些要從主人的手上掉下來。

  「啊,我的名字你都知道了,那麼……牠是我的伙伴。」美洲豹從岩泉一背後緩緩走出,本能地向花頭鵂鶹露出呲牙咧嘴的猙獰的模樣,但小小的貓頭鷹也不退讓,站前了一小步,發出示威的叫聲。

  「你別這樣。」被象徵式教訓了一下的美洲豹委委屈屈地縮回岩泉一身後的影子上「抱歉啊赤葦。」

  「我這邊才是。」被敲了頭頂一下的花頭鵂鶹也收起鼓起了的羽毛,縮成一個乖巧的小小的毛團子。

  升降機適時地停下,二人同時把精神嚮導放回精神圖景,由赤葦京治帶路,一路左轉又轉右走到走廊盡頭的房間。敲了敲門,幾乎是同時,房門被打開,而開門的那個人正正就是牛島若利。

  「牛島若……」一句質問幾乎衝口而出,要不是赤葦京治趕忙捂住他的嘴,大概這句說話會隨著一記拳頭越過門框,落在牛島若利的臉上。

  「進去再說,進去再說。」揮揮手讓牛島若利別擋住門口,連拉帶扯,赤葦京治把掙扎著的岩泉一帶進房間,把頭伸出門口再三確定他們沒引起什麼騷動後,牛島若利才放心關上房門,岩泉一也終於掙脫開赤葦京治開始乏力的雙手。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你們是一伙的嗎?及川又是怎麼一回事!」剛脫離禁固,岩泉一一連串的問題像自動步槍的子彈一樣不停射出。

  「我們的確是一伙的,但事情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嘆了口氣,鬆了鬆有些酸軟的雙手「至於及川前輩的情況,還是由牛島前輩來說明吧。」應該說真不愧是哨兵嗎?由站在房門到進入房間只用了二十秒不到,光這是十多秒就讓素來有鍛鍊習慣的自己手酸……好歹也是個體能合格有餘的成年男子,果然還是力量不足嗎……赤葦京治坐在牛島若利拉給他的椅子上,道謝後邊揉著手邊想。

  舉起手打斷正想插嘴的岩泉一「及川的情況,你也看到了吧,他在井裡。」在那個一直以來都沒什麼表情的男人臉上,岩泉一讀出了他有點難以啟齒的尷尬。

  牛島若利深深吸了口氣──岩泉一覺得用震驚來形容他只刻的心情也不為過,他竟然有從那個有話直說,而且因為自己強大的實力而無需太過顧忌對方的男人的身上找出難以啟齒和尷尬這種感情的一天。

  「那你怎會讓這種事發生……你不是他的哨兵嗎?他在井裡你怎麼可能安然無恙地坐在這裡和我說話!」在兩個感情交鋒之下,占上風的仍然是憤怒,回過神來的岩泉一又再詰問牛島若利。

  「嚴格來說,我不是及川的哨兵,因為我沒有和他結合過。」這句話生了當頭棒喝之效,岩泉一覺得腦袋裡只剩下嗡嗡雜音。

  他們……沒有結合過?這究竟是……

  「當時聖所的確想讓我和及川強制結合,但不用及川多說我也明白這事有多不合理,」說到這,他頓了頓「罔顧哨兵和嚮導的感受,只是因為能力相配就讓他們結合,這實在是不合情理。」

  「所以我們最後也沒有結合,一直用塔發配給我以備不時之需的複製了及川的信息素的嚮導素來瞞天過海。現在想起來,我們好像也挺成功的。」自嘲地笑了笑,牛島若利看了眼岩泉一。

  「而關於及川在井這件事,源於一次任務。」

  「我們原本以為那只是個普通的偵察任務,在潛入敵方基地後卻發現是個空城計,及川受到敵方的嚮導的精神攻擊影響,陷入昏迷。」

  「我雖然嘗試過,但終究沒法進入他的精神圖景,在把他帶回基地時,他已經陷入了混沌之井,誰也喚不醒他。」

  「那已經是四年前的事了,岩泉,」牛島若利頓了頓「及川在那裡躺了四年,要不是因為他是個少有的出色的嚮導,塔早就執行人工死亡了。」

  「要是想把他救出來,就要盡快。」牛島若利每說一句,岩泉一握緊的拳頭便收緊一分,直至雙手感到微微濕潤,才發現修得短短的指甲已劃破表皮,掌心滴出點點鮮血。

  要不是當初不問清楚整件事……要不是自己幼稚地刻意避開二人一直留在聖所裡……那麼他是不是已經和及川在一起了?那麼及川是不是不用在那個漆黑一片的地方徘徊?

  要那個笨蛋一個人待在那種鬼地方四年,一定怕極了吧。

 

To Be Continued

 

***關於兔和赤:

真的好想把兔赤寫成CP。゚(゚´ω`゚)゚。

原本就有這樣的打算但畢竟是及川生誕賀文所以(ry

但要是沒人反對我就寫了(你

即使寫也不會有很多描寫,只是穿插一兩句當作一個小小的背景設定方便日後的故事發展

要是雷的話就算了(´;ω;`)

你們認為呢?


有一點點話想說:

後來還有些許虐點但結局是肯定的HE所以大丈夫(つ´ω`)つ

虐過後的HE更美味(つ´ω`)つ

(順便為三觀正的牛總打CALL

關於神奇的進度:

我原本的大綱是打算一章包含一至兩個重點這樣的

就好像是原本今天這章的真相編和上章的岩及見面打算是同一章,共佔2K字這樣

結果一個重點所佔的字數大大超出預期,一個重點就佔了2K-2K5字

但我不希望強行加字數趕進度然後在不合適的地方完結一章,所以也許在未來有這麼個一兩天會有兩更的情況(只是暫定!!!)

盡說些沒人想知道的事真是抱歉(´;ω;`)

 

以上,明天見啦啦啦

15 Jul 2017
 
评论(7)
 
热度(9)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