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Light 04(及川生誕倒數十天)

第四天也要加油!!


前言:

及川上線啦!!!(終於寫到這裡了!!!


前文地址:Light 01 , Light 02 , Light 03


【岩及】Light 04 – The Light Of My Life

*出自《Lolita》:Lolita, light of my life, fire of my loins.


  ──鬼才會去。幾乎是條件反射地反駁牛島若利的話,岩泉一甫進門便把鑰匙和記憶棒放在桌上並刻意忽略它們的存在,坐在椅上,看著被放在床邊的行李。只有一天的休息時間,明天就要開始訓練和參與作戰會議,要是平常,他肯定爭分奪秒把行李安放好再草草淋浴,盡快休息,養精蓄銳。

  此刻岩泉一卻只坐在椅子上發呆等待時間過去。這次沒有友善的室友提醒他該去做些什麼──塔非常優待從各聖所募集而來的特別行動部成員,撥出大片空房,使得每個人都能得到一間設有獨立浴室和洗手間的房間。

  良久,聽到在門外邊路過邊討論晚飯該吃什麼的聲音才乍然得知自己已經坐在原地放空了兩個多小時,在吃和不吃晚飯的二選一選擇題中,岩泉一沒多猶豫就選擇了後者,機械性地從行李取出換替的衣物,路過桌子時卻又再被兩塊小小的金屬吸引了目光。

  岩泉一盯住銀色外殼,身上有紅色麥克筆寫上「SECRET」字樣的記憶棒──就看一眼,腦海中不其然閃過這個念頭。該死的,岩泉一想用力抽自己一嘴巴好讓自己清醒過來。只要鬆懈一點點,自制力就像是缺堤的猛洪一樣迅速流走,右手像是脫離大腦的控制一樣不由自主地向前伸。在接觸到微涼的金屬時,思緒夾雜在洪水中一同擁出──在無人夜裡糾結吻別的位置的別扭、在球場上因取得勝利而振奮的擊掌、在無數個夜裡情不自禁的擁抱……二人相處的片段像走馬燈一樣一幕一幕飛快從眼前閃過,停不得,更忘不得。

  用微微顫抖的手將記憶棒放入插槽,點開裡面唯一一份文件。

  圖文並茂的地圖、人員配置、換更時間和注意事項,對曾多次被挖角的精英哨兵而言,這三頁的文件花了5分鐘不到就讀完並牢牢記在腦海裡。塔的醫療大廈除了得到批准的人可內進外,其餘擅闖者都會被視為違規,需按情況處罰。這樣的一個地方自然守備深嚴,要是想偷偷潛入的話,在換更的時候進行為上上策,而下一次的換更時間是……32分鐘後!30A室的位置就正正在走火通道旁邊,只要能在當完更的守衛回去控制室交還裝備以及下一更的守衛接過裝備並從控制室出發走到30A室的門口的空當期間潛入房間……30A室和處於地下的控制室的步行距離是約莫4分鐘,那麼理論上在房間裡的可逗留時間是短短的8分鐘,在不知道守衛的身型和步速的情況下,還是保守一點把可逗留時間設為5分鐘。

  事不宜遲,從岩泉一的房間走到醫療大廈也需要10多分鐘。岩泉一把一身顯眼的屬於聖所的制服換成新發配的塔的制服和一雙新手套,以防萬一沒帶上任何武器──最壞的情況下即使被捉住也可以說自己第一天來報到,迷路了。

  最後比預期中花多了5分鐘時間避開正在巡邏的守衛和抄沒人走的小路,岩泉一在離換更時間還有17分鐘時爬上了3層的樓梯──所幸走火通道並不是一開口就響鐘的類型。站在門口,利用牆壁和大門遮掩自己的身軀,邊用強大的聽覺了解外面的狀況,邊等待換更時間的來臨。

  人一放鬆便開始胡思亂想──待會見面了,該說句怎樣開場白?喲,很久沒見。不不不,說到底也是快八年沒見的戀……前戀人,不可能就這樣毫無芥蒂地打招呼。為什麼你這麼久都不來找我,我們不是朋友嗎?不,還真不是。一人分飾兩角地把想出來的台詞通通吐槽一遍,到後來連岩泉一都有點佩服自己強大的心理質素

  一牆之隔,門外的腳步聲開始變得雜亂並且漸漸變少,岩泉一一個激靈,把絞盡腦汁想出來的開場白拋諸腦後,靜待時機。

  待牆外一片安靜,岩泉一緩慢地推開防火門,盡量將發出的聲音降至最低。把頭伸出,左右打量,確定走廊空無一人後三步併作兩步走到30A室門前,迅速用形狀奇怪的鑰匙把門打開,「咔嚓」一聲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

  把門輕力關上,映入岩泉一眼中的是床上那比印象中瘦削的足馬。鼻子和嘴巴被透明的呼吸器蓋住,因呼氣製成的小水氣擋住了記憶中美好而柔軟的嘴唇。看到在床上睡得不醒人事的及川徹,再想到自己這七年來的痛苦的源頭就這樣安安穩穩的樣子,心中一陣無名火起,他恨不得!恨不得……恨不得。

  一切都如舊時一樣美好恬靜,只是當美洲豹從陰影處緩緩爬出,跳上病床時,岩泉一才察覺到有些不對勁。

  作為一個經過長時間訓練能自控的哨兵,岩泉一能隨時將精神嚮導從自己的精神圖景裡帶出來,而且只要是他願意,他能憑著精神嚮導與另外一個人的接觸感受到他的精神狀況──可是他現在卻無從得知及川徹的精神狀況。

  搖搖頭集中精神,岩泉一用僅餘的3分鐘闖進及川徹的精神圖景裡。哨兵於這方面的能力遠遠低於嚮導,可是借憑他與及川徹的認識,岩泉一並不認為自己會走不進他的精神圖景裡,而且即使進不去,找出他的精神嚮導什麼的還是做得到。

  ──他的精神嚮導……會是什麼呢?由覺醒的那一刻開始,二人就已經被分開,想起來,岩泉一還真的沒見過及川徹的精神嚮導。兔子?還挺符合他小時候動不動就哭哭啼啼的形象;綿羊?手感應該滿不錯;還是孔雀?臭美的地方簡直一模一樣。一邊想,精神一邊在一片無邊界的黑暗中遊蕩,走了好遠好遠,但是卻找不到一絲氣息。

  持續走了好一會兒,岩泉一回頭一看卻看不到進來時的光芒,心裡一驚,即使不願意也不得不離開──他已經走得太深了,他不是嚮導,要是再這樣在現實中強行集中聽覺並在精神世界走下去,可能會有被拉進井裡的危險……井……?岩泉一大驚,精神猛地從及川徹的精神圖景脫出。

  一片沒有盡頭的漆黑,沒有任何標示物,也沒有理應在那裡的精神嚮導,那不就是井嗎?那個名為井的地方,是所有哨兵和嚮導都極力避免接近的地方,因為一但陷入了它之中,即使肉體毫髮無傷,基本上代表精神也再無法被喚醒。

  哨兵和嚮導陷入井的原因不同:哨兵要是將所有注意力集中在五感其中一感時,有很大機會陷入神遊之井,而當嚮導接收大量無法處理的複雜的情緒時,則會陷入混沌之井。

  「怎麼會……及川?」精神一下子回到現實世界中的岩泉一強忍暈眩感,上前用力搖了搖及川徹的手臂,甚至把靜脈注射的支架都拉動了,躺在床上的人依然不為所動。

  「及川……及川,你醒醒……」帶著幾乎不可聞的顫抖,岩泉一死死拉住及川徹的手,一聲聲呼喚卻未能得到回應。

  門外傳來漸大的腳步聲,精神恍惚的岩泉一本能地放開手,卻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直至美洲豹於最後關頭急忙用力咬住他的褲腳,扯著他離開。

  到最後岩泉一都忘記了自己是怎樣走出這個地方,一步一步麻木地踏在走火通道的階級上,待發現眼前多了一個人影時,身體已經來不及反應──

  「你是誰!誰批准你走進這裡的!」黑色的金屬直指太陽穴,岩泉一條件反射舉起雙手,心裡卻有把甜美的聲音在輕聲誘惑:「死在這裡也算是個不壞的結局。」

 

To Be Continued


沒什麼特別想說的但強迫症(ry:

2K5啦這章!!!!!但仍然落後進度中

為什麼會這樣啦

原本預計這章可以有及川的小動物出現的,但結果到最後都寫不到(´・ω・`)

 

以上,明天見!!!

14 Jul 2017
 
评论(8)
 
热度(7)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