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Light 03(及川生誕倒數十天)

第三天!!!哦哦哦哦哦!!!


前言:

系統:奇奇怪怪的赤葦上線!!!

系統:及川回憶中上線!!!

系統:解鎖:赤葦的精神嚮導!!!


前文地址:Light 01 , Light 02


 【岩及】Light 03 – Dim The Light


  高中三年,岩泉一和及川徹談了場屬於排球笨蛋的笨拙戀愛。

  高一那年他們弄懂了愛的意思;高二那年他們於空無一人的教室互表心意;高三那年他們卻分別覺醒成哨兵和嚮導。

  對於熱戀中的情侶而言,其中一方的覺醒是件痛苦萬分的事。它不只代表二人短時間內無法見面,更代表二人有可能要因身份的不同而分開──這種前途未卜的事發生在交往未足一年的二人身上,更遑論這二人從出生開始就沒離開過對方一步。

  一個下著點點細雨的週末,原本和岩泉一約好了看電影的及川徹一直站在戲院門口,直到有好幾次遲到的人趕緊跑進戲院時擦過他的肩膀,他才回過神來剛剛寄出的訊息全部處於未讀狀態,打出的電話也無人接聽。

  忽略了數個轉成紅燈的燈號,說了無數句不好意思,終於在熟悉的路口轉左,瞬間映入眼簾的是陷入昏迷的岩泉一躺在雪白的救護床上被一輛白色的車子帶走的畫面。那時及川徹腦海一片空白,之後第一個從腦海中跳出的念頭是大概這輩子都沒法再見他一面了,那我們昨天為什麼還要因為想看的電影不同而鬧別扭。

  從小一起長大的二人第一次經歷無法隨心所欲見面的痛苦,別人說小別勝新婚,及川徹想這些都是沒談過戀愛的人放的屁。

  可是離別的痛苦沒想像中的慢長,沒幾天,及川徹也經歷了一次突如其來的覺醒。由普通人覺醒至嚮導的過程沒哨兵的那麼難過,畢竟他不需要習慣那突然放大數十倍,數百倍的五感。在純白一片的房間裡及川徹無數次設想岩泉一和他只有一牆之隔,要是他敲敲牆壁,也許連嫌麻煩的岩泉一也會隨便敲個幾下回應他;要是他能在牆壁找到一個小缺口,也許他們可以輕聲說些只有他們才懂的俏皮話;要是他能變成一個足夠強大的嚮導,也許他可以好好保護未能完全控制自己能力的岩泉一。

  一星期後,及川徹就被帶離白色的房間。即使沒有人告知他什麼時候可以與岩泉一見面,內心卻清如明鏡:一切甜蜜的幻想都不會有實現的一天。

 

  岩泉一在覺醒結束過後沒多久就從聖所的媒介人那裡得知及川徹兩天前被帶去跟合適的哨兵結合。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岩泉一認為這是個討人厭的惡作劇──就像那傢伙平常愛作的那些一樣,但把話說出來後卻發現他連自己都無法說服。無論是來替他檢查身體的醫生還是來說明有關結合的知識的媒介人在聽到他的話後的反應都不像是屬於正在惡作劇的人。

  在看見新生的哨兵麻木地點頭,本能地隨意答腔了好一陣子後,媒介人就嘆了口氣,判斷今天並不是個適合上課的日子,通知醫生一聲後決定明天再來。

  「請問……」哨兵……名字是岩泉一,在媒介人把文件收起,打算離開的時候叫停了他。

  投向了一個詢問的眼神,媒介人聽到岩泉一用乾澀的聲音問:「那個和他結合的哨兵,名字是什麼?」

  媒介人愣了愣,興許是因為看到本應作為天生的領袖而強勢的美洲豹此刻蜷縮在床邊舔了舔主人手背撒嬌卻得不到回應的可憐模樣,即使不合規矩,最後還是決定告知他一個名字。

  「牛島若利。」

 

  長篇大論的說明會終於結束,哨兵們三三兩兩離開大廳,岩泉一也是其中一份子,即使聽懂了台上慷慨激昂的講者所說的每個字,他卻無法把資訊溶合在一起。腦裡的細胞像是被漿糊黏住了一樣,無法有效地思考。

  「岩泉一。」聽到有人喚他的名字,岩泉一下意識轉過頭尋找聲音的來源,卻看見剛才離他遠遠的牛島若利正順著人群前進的方向向這邊靠近。

  比腦袋更迅速作出反應的身體向另一方向扭,加快步伐推開人群想要離開。

  「哎啊,剛才不是說了宿舍在這邊嗎?岩泉你原來是路痴啊哈哈。」木兔光太郎用力按住岩泉一的肩膀,拉得他踉蹌了好幾步。

  該死!看到牛島若利愈走愈近自己卻掙脫不開肩上的手,終於──

  「岩泉,你剛才聽不到我叫你嗎?」另一邊的肩膀也被重重拍上,岩泉一終究是沒能逃出名為「牛島若利」的惡夢。

  「啊!牛若!原來你也認識岩泉啊?」木兔光太郎睜大雙眼,放開壓在岩泉一肩上的手,指著他問。

  「認識。」牛島若利點點頭。

  「原來是這樣!那要不我們找天來個三人模擬戰?應該很有……啊!」一直情緒高漲地自說自話的木兔光太郎突然慘叫一聲,引來不少人的注意。

  「引起騷動真是很抱歉,木兔前輩,別在這裡丟人現眼了,快走吧。」把剛才快速飛到木兔光太郎頭上狠狠啄了一下的小小一隻花頭鵂鶹接到手裡,在眾人目光包圍下卻異常冷靜的男人微微點頭示意,打算帶走揉著頭抱怨的前輩時看到僵持不下的二人時愣了愣,卻很快回復平靜。

  「岩泉前輩,牛島前輩。」名字從冷靜的男人口中說出,但岩泉一卻翻遍記憶都記不起他結識過一個這樣的人──黑色微微卷曲的短髮,有點了無生氣的雙眼,有點彎著的腰背,和比自己稍微高一點點的身材。

  牛島若利點點頭,也應了句:「辛苦你了,赤葦。」

  赤葦?岩泉一皺著眉上下打量著「赤葦」──還是沒印象。

  「那先失陪了,」赤葦帶走了木兔光太郎,在走過岩泉一身邊時放慢了步伐,輕聲說了句:「即使不情願,也請岩泉前輩聽一下牛島前輩想說的話。」

  聞言猛地轉過頭想問清楚他的意思,卻只看到加快步速的二人已經走遠的背影和站在主人肩上用力朝他揮動小小的翅膀的貓頭鷹。

  「借一步說幾句。」即使態度和語氣大有不同,但岩泉一還是決定把牛島若利定義為和木兔光太郎一樣喜歡自說自話的人。

  待二人走到一個無人的角落,牛島若利也總算放下一直按住他肩膀的手,岩泉一鬆了鬆肩膀的肌肉,站後了一步。

  「我有話想跟你說。」和記憶中贏了比賽就在他們面前發表一大串偉論的聲音如出一轍,岩泉一也終於能確定眼前這個人和在高中時期一直擋在自己面前的是同一個人。

  「那就快點。」

  「及川在塔的醫療設施裡。」像是在死海中心投下一枚炸彈,岩泉一猛然抬起頭,不一會又低下頭。

  「那又怎樣?」

  「我是說他在塔的醫療設施裡。」以為岩泉一聽不清他的話,牛島若利愣了愣,重複了一次上一句。

  「我聽到!我說那又怎樣!」猶如已經忍耐到極限,岩泉一盯著眼前的人朝他低吼,握緊雙拳。

  「你不想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嗎?」即使他臉上毫無表情,岩泉一不知為何就是能感覺到牛島若利認為自己被吼得有點無辜。

  「不想!你和你的嚮導的事情你們自己解決,別煩到我。」擱下話就打算離開的岩泉一再次被拉住,握成拳的右手被強行拉開,塞進了兩塊形狀不一,被捂熱了的金屬。

  「醫療大廈三樓30A室,巡邏時間和守衛配置都在記憶棒裡。」不善言辭的男人頓了頓「總之你去看了就懂。」

 

有一點點點點點話想說:

快2K5字啦這章!!!但還是在落後進度中_(:3 」∠ )_

這章人物互動會有點不自然的地方,很快大家就會明白原因的!!

還有想說明一下文中這句:「和記憶中贏了比賽就在他們面前發表一大串偉論的聲音如出一轍(下略)」

就是嘗試從小岩的角度去看牛總。(在我的理解中,)牛總有點不善言辭,所以有時候在說及川是卓越的種子什麼的時候大概會被認為是KY,還有輸了比賽時聽什麼也大概聽不入耳所以就有了這樣一句。

以上,明天再見囉(`・ω・´)


13 Jul 2017
 
评论(2)
 
热度(15)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