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Light 02(及川生誕倒數十天)

第二天囉~


前言:

系統:木兔上線!!

系統:牛總上線!!

系統:及川Unit Lost(不


前文地址:Light 01


 【岩及】Light 02 – Where The Light Is


  天還沒光透,在厚重的窗簾布的阻隔下,能照進房間的光線寥若晨星。岩泉一留下一張草草寫上道別的話句和有緣再見的紙條,隨手拿了個配給的釘書機壓住就走出快住滿一年的房間,通過無人的走廊,向聖所的大門走。

  聖所的哨兵和嚮導的房間基本上每年都要換一遍,一年後想要再見前室友就只能在訓練又或是任務時見面──雖然這機率微乎其微。聽說這是塔很久以前所定下的規矩,麻煩是麻煩,但也沒怎麼影響到眾人的生活,大家也就得過且過。岩泉一想,當他回去的時候,室友應該早就換了人吧。

  坐在車上,聖所漸行漸遠,相反的是愈走愈近的塔。每多走一米,那隻捏緊心臟的無形之手便加緊一分,好幾次岩泉一認為胃抽搐得快要打開車窗吐出早上囫圇吞棗的兩個包子。

  沒刻意看時間過了多久,只知道下車時太陽正正掛在頭上,地上的影子縮成小小的一團。由滿頭大汗的工作人員帶路,岩泉一連行李也沒機會放下就被帶到集合的大廳──說是大廳是因為門口貼著一張用黑色麥克筆手寫著「特別行動部集合廳(哨兵)」的還隱隱發出難聞的油墨味的A4白紙,被冷氣風吹起一角的白紙蓋住的是「大型訓練室A」的金屬門牌。要不是曾經來過塔一次,岩泉一大概會認為這只是個大型惡作劇,而非什麼大規模募集。

  「抱歉啊,上頭的指示是讓你們直接報到,行李就交給我吧。」帶路的人用衣袖擦了擦汗,伸手接過岩泉一的行李。

  「沒關係,謝了。」道了謝,岩泉一走過自動門,步進集合處。

  大廳早就坐滿前來報到的哨兵,快速看了一眼,岩泉一沒發現有熟人在,樂得省卻打招呼的環節,徑直走向坐著兩個穿著監察官制服的人的角落。

  敬禮,正想張口報上自己的名字和軍階的岩泉一就被打斷了說話。

  「岩泉一少尉,坐在那邊。」其中一人指了指右邊,另外一人在名單上打了個勾後遞上一個帶繩子的名牌。

  「……謝謝。」接過名牌後立即掛在脖子,道過謝,岩泉一向指示的方向走,走了十多二十步後坐下,旁邊的男人立即把身子轉個90度,睜大眼睛盯著岩泉一看──感受到視線而下意識轉過頭去看看的岩泉一覺得自己被隻兇猛的大型貓頭鷹給盯住了。

  「岩泉一嗎……」貓頭鷹瞇縫著琥珀色的雙眼,上下打量著岩泉一。

  被盯得不舒服的岩泉一扭著屁股倒退著坐後一點──差點撞到旁邊正在偷偷按手機的哨兵──發現目光依然緊緊跟著自己,只好開口問:「你認識我?」

  貓頭鷹一個激靈坐直身子:「不啊!不認識。」岩泉一腦海中突然閃過因強光而受驚的貓頭鷹的模樣。

  那敢情自己是遇上了個極具性格的麻煩角色,以免夜長夢多,岩泉一點點頭以示友好,扭正身子打算忽略旁邊煩人的貓頭鷹的存在。

  「名字是我剛才聽到的!」貓頭鷹想了想,像是怕岩泉一以為他有什麼特異功能似的解釋道。

  「啊,這樣啊。」岩泉一隨口應了句,表面上一臉平靜,但心裡卻暗暗一驚──貓頭鷹……男人剛剛離自己十多二十步距離,而自己和監察官說話的聲量比平常人談天還要小,而且還要在這個大概坐了一百人多的充滿雜音的大廳裡──還要是在嚮導不在身邊幫忙調整五感的情況下,男人竟然能清楚取得自己想要的信息……

  是不是有句話說……愈厲害的人,性情愈奇怪?

  「每個來報到的人你也這樣聽一遍嗎?」被勾起興趣的岩泉一主動轉過身子問。

  「不是啊,我只是早你一步到。」男人像被鼓勵了一樣,情緒突然高漲起來,嘴巴張張合合地說個不停。懊惱自己不該隨便搭話的岩泉一想要個嚮導來替自己屏蔽五感──想到這裡胃又突然抽痛,正想抽自己一嘴巴教訓說淨想些不該想的岩泉一突然捕捉到重要的信息:「哎啊忘了自我介紹,我是這個塔總部所屬的木兔光太郎,以後多多指教啦!」

  木兔光太郎!那一切都解釋得通了,那個僅僅用了五天就完成覺醒過程的哨兵,被視為其中一個最有可能成為下任首席哨兵的候選人的木兔光太郎。對!岩泉一這才想起,由看見他的第一眼他就應該知道他是誰──那標誌性的張揚的灰黑色髮型和像極了貓頭鷹的琥珀色瞳孔。

  想到這,岩泉一突然想起對方軍階比自己高了好幾個級,正想補個敬禮的時候眼角餘光隱隱約約看到一個角落坐著一個盤膝而坐的男人。

  一瞬間岩泉一忘記了呼吸,熟悉的那隻無形之手用想要把心臟絞碎一樣的力度再次捏緊心臟,痛苦從心臟襲捲而來,傳遍全身,使得岩泉一一下子彎下腰,即使如此,頭卻沒一同垂下,雙眼死死盯著男人的側顏。

  只存在於腦海中似有若無的黑醋栗酸像是一下子在大廳內爆發,把岩泉一包圍,迫在死角。留意到岩泉一的不尋常的木兔光太郎扶著岩泉一,慌忙問:「喂!你沒事吧,岩泉,要叫救護員嗎?岩泉?」

  「不用!」咬緊牙關從口中擠出兩個字,滿身冷汗,渾身顫抖,卻仍然死盯著遠方的男人。

  「真的沒事?那你休息一下……你究竟在看什麼啦?」好奇的木兔光太郎隨著岩泉一的視線看過看,同樣看到那個靜靜坐著的男人。

  「牛島若利?!你看著他幹嘛?難道……」發現自己的聲線引起了四周的人的注意,趕忙打了個抱歉的手勢,壓低聲線:「是哨兵戀?這樣沒前途啊我告訴你,還要是那個牛島若利!」

  沒力氣,也懶得回答木兔光太郎的問題,岩泉一大口深呼吸了好幾下平靜下來,拍了拍木兔光太郎,示意自己沒問題。

  像是感應到岩泉一的視線一樣,牛島若利轉過頭,一瞬間難以置信地睜了睜眼睛,很快又回復平靜。

  靠著哨兵強大的視覺,岩泉一看到牛島若利嘴巴張張合合,說了三個字:「岩泉一。」

  「牛島若利。」有如熱血的少年漫畫中狹路相逢的對立的年少的主角和殘酷的大魔王一樣,岩泉一也無聲地說了一遍牛島若利的名字,像是在宣告二人的戰爭即將隆重開幕一樣。

 

To Be Continued


有點話想說:

哎啊把小岩寫得像鬼打牆一樣但這些都是劇情所需……

下章開始情況會有所好轉的!!!!(也會解釋鬼打牆的小岩

貓頭鷹真的好可愛啊啊啊,原本可以早點碼完的,但上網找了些貓頭鷹的資料,回過神來天已經黑了_(:3 」∠ )_

讓我再吸一口鬼鴞!!!!

以上,明天再見!!!

12 Jul 2017
 
评论(2)
 
热度(15)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