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在愛變成憎恨之前(下)(完)

前言:

 


以上都沒問題的話以下正文!!!

 

【岩及】在愛變成憎恨之前(下)

 

05

  「對於違法管有及交易槍械一事,你有什麼想說的嗎?」岩泉一坐在白色四方桌的一方,對坐在對面的及川徹發問。

  由及川徹一行人被拘捕開始計起,已經過了三十小時,除了及川徹和中年男人外,其他人都已經完成了問話的階段,暫時保釋。

  「沒有。」快兩天沒睡過覺,及川徹臉色有點蒼白,眼底下一片烏青,下巴開始長出鬍子──雖然外表不修邊幅,但在警方三十小時轟炸式的問話攻勢底下,所說的話一丁點破綻也找不到,一幅遊刃有餘的樣子實在讓人束手無策。

  「不過,」及川徹突然發話,岩泉一和旁邊的警察立即抖擻精神,盯著及川徹看,望穿秋水就等他願意說出句什麼來。

  「要是讓我和岩泉警視單獨談一會兒,我不介意透露一點點。」

  「你不要太過分!別忘了你是個嫌疑犯!」坐在岩泉一旁邊的警察激動得站了起來,重重拍了下桌子,指著及川徹說。

  「哎呀,真可怕。」

  「冷靜點。」岩泉一也跟著站了起來,拍了拍他的肩膀,讓他先坐下。

  「單獨談話是可以,時間不多不少就五分鐘。」岩泉一想了想,答應了及川徹的要求。

  「成啊,就五分鐘。」

  「但是,岩泉警視,這不合規矩……」

  「沒關係的,有錄影機在不會出什麼事。」再三勸阻無效,岩泉一旁邊的警察也只能點點頭,離開房間。

  門關上,金屬門鎖的機關傳來輕輕的碰撞聲,及川徹靠著椅背,看著岩泉一重新坐下。

  「真沒想到小岩是臥底,及川先生我好傷……」仿佛只是兩個老朋友在閒聊一樣,及川徹眨眨眼睛,語氣一派輕鬆。

  「你說想談談,要談什麼?」岩泉一生硬地打斷了這個話題,雙手緊緊握成拳頭。

  「不想談這個?那我們談別的,」及川徹用被鎖起的雙手托著下巴──被拉扯的鎖鏈帶出金屬突有的清脆的撞擊聲,一雙澄澈的眸子直勾勾盯著岩泉一「我好寂寞啊小一,來陪我吧。」

 

06

  「我好寂寞啊小一,來陪我吧。」

  「你笨蛋嗎?我們那麼一大群人,怎麼會寂寞?」脆生生的嗓音就是說,伴隨著夏日特有的蟬鳴,就是看不到也能想像出數個穿著小背心的男孩在太陽猛烈的攻勢下晒得東倒西歪的畫面。

  夏天的暑假是岩泉一一群小孩於一年中最期待的環節,雖然悶熱的天氣讓人難以忍耐,但光是想到不用每天早起上學,就覺得什麼都值了。

  由早上到晚飯時間都在嬉耍胡鬧的日子於一年之中顯得尤其短暫。稱不上依依不捨,卻帶著一定留戀之意,岩泉一即將重新投回上學的日常,同時從及川徹那裡傳來他要搬家的消息。

  「真的要走了嗎?」岩泉一提著母親讓他帶來的點心,低著頭問。

  「嗯,媽媽說爸爸升職了,之後要在東京工作。」接過對小孩來說有點重的紙袋,及川徹點點頭說。

  「那我們會再見嗎?」

  「會的!一定會的!長大後小一也來東京吧!那我們又可以在一起了。」

  「嗯!那約好了,我們要一直在一起。」伸出手勾了勾小指,於夏日結束之時交換的是強忍難過的笑臉和一個一生的約定。

  ──那正是這段愛情萌芽之時。

 

07

  「五分鐘已經……」提著兩杯咖啡,腿和肘並用勉強打開門的警察一進門看到的是一片沈默的奇景,他想,是不是因為他沒敲門,打擾了房內的人,但看這陣勢卻又不似是談話間突然被打斷,更像是雙方跟本沒對話過。

  「啊,啊……我收拾一下就出去,咖啡你放我桌上吧,謝謝。」像於冥想中被突然拍醒的僧侶,深陷回憶之中的岩泉一在聽到有人說話時差點沒跳起來,反應大得嚇了警察一跳,兩杯咖啡分別濺了一點在地上,化成潑墨。

  「是……是的。」聞言警察剛進門沒多久又重新退了出去,在關門之際,他聽到房中傳來模糊的談話聲。

  「認罪吧。」

  「那你要離開我了嗎?」

  「……」

  「你忘了我們約好要永遠在一起嗎?」

  興許是聽錯,警察搖搖頭,把不合情理的對話拋諸腦後,把門關上,金屬門鎖的機關再次傳出輕輕的碰撞聲。

 

08

  「岩泉警視!您怎麼會在這個時候來?」

  「我來探班,順便點了些外賣,錢我已經付了,你們下去拿吧,凌晨當值辛苦了。」

  「不辛苦!謝謝警視!」當值中的兩個警察道了謝後滿臉笑容跑到樓下取外賣,還有一個緊守崗位的新人看著岩泉一,有點不確定自己是不是也應該跟著前輩下去拿宵夜。

  「你也下去幫忙吧,我剛剛不為意多點了幾份,兩個人也許有點辛苦。」看到有點不知所措的新人,岩泉一笑著指了指身後的樓梯,說。

  「是的!」聽到上司發話後的新人也趕忙跟著前輩下樓。

  三人兩前一後急步下樓,記掛宵夜的同時不忘贊美上司:「我就說能在岩泉警視手下工作簡直是前世修來的運氣值。」

  「就是就是,當夜班還有宵夜吃。」

  「岩泉警視……是個怎樣的人?」找到個適合插話的時機,新人禁不住問。

  「怎樣的人?!……啊,你新來的不知道,畢竟前些日子岩泉警視還在那什麼青城組裡當臥底。」

  「岩泉警視是個很了不起的人,正義感什麼的不在話下,名校畢業,最被上頭看好的警視,第一次當臥底就能把那個亂七八糟的青城組老大捉到手。」

  「那真是位了不起的人呢。」

  把宵夜提上二樓,邊走三人邊討論究竟就他們四人能不能吃完整整三大袋外賣──得出的結論是明顯不能。

  「岩泉警司,宵夜好像點太多……咦?」三人回到二樓,卻不見沒多久前還站在樓梯前的岩泉一。

  「去廁所了嗎?」

  「也許是,那我先去洗洗餐具。」新人自覺地把袋中的即棄餐具取出,拿到茶水間沖洗乾淨。

  「那我去拘留室看一看,免得吃到一半要巡邏就太掃興了。」餘下的兩人其中人一如是說,另一人點點頭,把桌子上堆滿的文件收拾好,新人很快就雙手捧著還滴著水的餐具回來,放下後也幫忙收拾桌子。

  未幾,從不遠處傳來的急速的腳步聲逐漸放大,二人不禁停下手上的工作,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糟了……糟了,糟了!」說去巡邏的人臉色慘白,額上臉上掛著豆大的汗珠,喘著大氣一路跑回來,回來了,又只會重複著一句「糟了」。

  「怎麼了?不用這麼急,我們沒偷吃啊。」

  「不是……不是,這次糟了……第三拘留室的及川徹逃走了!快通知岩泉警視!」

  「哐噹」文件夾從手上滑下,掉到地上發出響亮的聲音,就像是宣告這注定是個不太平的晚上的鐘聲。

 

09

  深夜安靜的高速公路上一輛黑色的房車快速駛過,就如黑夜中飛過的蝙蝠一樣毫不起眼。

  「駛快點不行嗎?」坐在副駕駛座的男人懶洋洋地打了個呵欠,問道。

  「要是超速了被攔下就完了。」駕駛座上的男人盯著前方,回答道。

  「也對。」

  房車持續著稍快的車速,直向路牌上指著的機場的方向狂奔,掀起地上的沙塵滾滾。

  「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裡?」副駕駛座上的男人像是準備去郊遊一樣的語氣和旁邊連話都不願意多說的男人形成奇妙的對比。

  「美國,避一下風頭後就去西班牙。」男人騰出一隻手,從前方的收納盒裡取出兩本護照,扔在旁邊的人的膝上。

  「美國嗎……那我們就是杭伯特和蘿莉塔。」男人把玩著兩本巴掌大的本子,輕輕把它們靠在唇上。

  男人沒回話。

  「我們逃命吧,逃到世界的盡頭,直至那時,我們依然會在一起。」被擋住的聲音帶上一點點鼻音,本應是放縱不羈的宣言,聽上去卻像是戀人的撒嬌一樣。

  男人依舊沒回話,另外的男人也沒再展開話題,車內重回一片寧靜。

  就連本應約定好的二人都在不知不覺間擦肩而過*--遍體鱗傷的二人究竟要互相傷害到怎樣的地步,才能學會真正的愛。

  要是我們耗盡一生都無法理解的話,那麼直至這份虛無縹緲的愛變成憎恨之前,就請讓我們相愛──在這個無星的晚上,男人向未知的神明獻上祈禱。

 

End

 

註:

*出自UVERworld的歌曲《儚くも永久のカナシ》的歌詞(原句:約束したはずの二人さえ 気づかず通りすぎていく)

 

話嘮有很多話想說:

關於靈感:

有看過的人應該看快就看得出通篇的靈感來源是Gundam 00的Mr.武士道的台詞:愛を超越すれば、それは憎しみとなる,四捨五入意思大概是「超越了愛的話就是憎恨」

關於沒挑明的設定:

  • 及川知道小岩是臥底

  • 小岩是臥底的伏線是敬語(因為不太常用所以有點生疏)

  • 小岩原本是真心想將及川拘捕的,但那場對話後就改變了看法

關於內容(話太多了用點列式減減字數_(:3 」∠ )_):

  • 及川小時候說很自己很寂寞:代表及川小時候就認為自己與別不同,因為他家族是經營地下生意的

  • 最後的獨白是小岩的(把「虛無縹緲的愛」改成「我對他的愛」才是我想表達的意思,但因為文句不通順,最後就放棄了)

關於感想:

我認為及川和小岩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會永遠在一起,即使理念和價值觀不同,那麼他們二人中絕對會有一人作出妥協,而我認為那個人會是小岩。

這個故事是小岩作出妥協的故事,但這個決定卻是小岩對及川的愛轉成恨的第一步。雖然小岩會妥協,但這麼一個有原則的人要為了愛情放棄一切,怎麼想都是一件痛苦的事,所以即使在一起了,小岩總有一天會恨上及川(但因為放不下所以是不會分開的啦(´・ω・`))

最後有點意識流,很抱歉,但希望你會喜歡這文,歡迎一切互相尊重的討論

話超多,就這樣

 

以上,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07 Jul 2017
 
评论
 
热度(16)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