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寫同人文這樣

主要寫的是岩及/HQ相關

並不高冷 歡迎勾搭( *´艸`)
 
 

【岩及】在愛變成憎恨之前(上)

前言:

‧ 黑道Paro

‧ 已經想好大綱了所以下篇會開TRANS-AM地趕出來!!!!!!!!!

‧ 一點點的血腥描寫

‧ 偏正劇風

 

以上都沒問題的話以下正文!!!


【岩及】在愛變成憎恨之前(上)

 

01

  「不……求求你,我請求你的原諒!」跪在地上的男子全身顫抖,失去血色的嘴唇張合著吐出求饒的對白。

  「喔?那你倒是說個原因來說服我啊。」坐在辦公椅上的容貌秀美的男人把椅子向左轉了轉,又向右轉了轉,也沒正眼看過正在求饒的男子,慢不經心地說。

  「我……我不知……」話未說完,還沒看清眼前突然出現的被放大的黑色是什麼,男子的聲音突兀地停下。

  「不知者不罪……你期待我這樣說嗎?」坐在辦公椅的男人把滅聲的手槍放下,把手指上的火藥灼痕抹在站在身旁的男人的黑色西裝上,聲音倏然沉了下來,冷淡的語氣仿佛並非出自同一人的口。

  「你們收拾一下,我還有事。」男人站了起來,把一屋狼藉留在身後。

  「是的。」數個一直默不作聲的穿著同樣黑色西裝的男人同時動身,在沒溝通的情況下分好工,準備把到處都是血跡的房間收拾好。

  「小岩,跟我過來。」走到門前的男人停下步伐,轉身向正準備彎腰拖走屍體的男人招招手。

  「啊?喔……好的。」被喚作「小岩」的男人快步跟上,二人一同離開充滿腥氣的房間。

 

02

  「小岩認為這樣好嗎?」先是買了個甜甜圈,又買了杯由叫不出名字的蔬菜榨出來的綠色果汁──都不是自己付的錢,及川徹一口甜甜圈一口果汁慢步走在新宿的大街上。

  「你……您指的是什麼?」岩泉一跟在他身後一兩步的距離外,遞了張面紙。

  「唔……謝了。」用面紙擦了擦沾了巧克力的嘴角,嚥下最後一口甜甜圈,說:「那個男人,他是因為家人被挾持了才把情報交給我們的對手,把這樣的他處理掉,你認為這樣好嗎?」

  「……無論如何,他出賣我們是不爭的事實。」

  「一百分!滿分的答案,原來小岩也能明白我的難處!」及川徹一把勾住岩泉一的脖子,用力在臉頰下留下一個巧克力味的唇印。

  抹了抖臉頰,巧克力醬頓時沾滿手指,岩泉一皺著眉頭從褲袋取出面紙,擦了擦手指和臉,擦完又嗅了嗅手指才罷休。

  在這段時間,及川徹三步併作兩步走到便利店外的垃圾桶把包裝都扔掉,然後活像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小跑回來,途中一個戴著棒球帽的男人突然從快步走向及川徹,狠狠用肩膀撞了一下後混在人群裡離開。

  事情就發生在那麼一瞬間,身體未來得及作出反應的二人最後也只能目送那個連外貌也未來得及看清的男人。

  「及川……組長,你沒事吧!」男人離去後岩泉一趕忙上前,攙扶揉著肩膀的及川徹。

  「哎啊,痛痛痛。」

  「要找相熟的醫生檢查一下嗎?」

  「不用不用,只不過是個形同虛設的警告罷了,」呼了口氣,及川徹站直身子,拍了拍肩膀上沒有的灰塵「只幹得出這種不見血的小動作的不會是什麼幹大事的人。」

  「但敵人在明我們在暗,難以防住下一次的襲擊,還是先回最接近的據點一趟……」岩泉一取出電話,正想聯絡和他們距離兩條街的據點的負責人前來迎接。

  「不用,這樣的襲擊,來再多我也不怕。」制止了岩泉一正在尋找聯絡人的動作,及川徹嗤笑。

  「即使對手是貓,被逼急了的老鼠也會反擊。」岩泉一皺了皺眉頭,想抽出被按住的手。

  「對,但無論多勇敢的老鼠充其量也不過是隻老鼠。」及川徹勾起嘴角,拍了拍岩泉一的肩膀便邁開步伐,打算離開。

  「你……您要去哪裡?」

  「我還有別的事,不用跟過來了。」說罷又停了下來「啊對了,有句話我想說很久了,小岩,你就不用勉強說你那些蹩腳的敬語了。」 


03

  翌日早上,青城組某據點。

  「交易就在兩小時後,貨都準備好了嗎?」及川徹在站滿人卻鴉雀無聲的房間來回踱步,輕聲問。

  「已經準備好了,現在正在作最後的檢查,但是……」一個雙眼一直沒離開過不斷彈出訊息提示的手機的男人很快作出回答。

  「但是什麼?」停下步伐,及川徹直盯著說話的男人,挑起一邊眉毛問。

  「剛才收到訊息,對方要求將價格再降低三成,不然就直接取消交易。」

  「嘖,在最後關頭才……算了,三成就三成,這批貨實在是太不正常了,當務之急是要將它們盡快脫手。」

  「是的。」

  自從接手了這批從西班牙走私而來的貨物,在短短半個月裡,一向不主張與其他組織交惡的青城組已經被捲入過無數次大大小的襲擊,同伴被逼出賣組織,和一次被警察盯上等等的事件。

  把玩著掌心已經被破壞的竊聽器,及川徹握了握拳頭。

  「出發吧。」


04

  兩小時後,及川徹和數個隨行人員下了車,在瑪頭裡一個裝滿貨櫃的倉庫頓時站滿了人。

  「廢話不多說了,去驗貨吧。」剛下了車,及川徹就指了指七人車的後備箱,讓早就在原地等候的對方去檢查。

  「唔,這是鈔票。」站在最前的中年男人讓身後的人打開銀色的手提行李箱,及川徹看了眼便點點頭示意。

  驗貨的人很快回來,朝中年男人點點頭,便開始把貨物從車上搬下來。

  「三成……你們也算是開天殺價。」及川徹接過手提箱後冷笑道。

  「那你就大錯特錯了。」中年男人回答道。

  「喔?為什麼?」

  「因為你們一毛也不會收到!」中年男人突然發難,從後腰抽出一把半自動手槍,瞄準距離只有兩臂之差的及川徹。

  「你!」及川徹和隨行人員立即拔槍,而中年男人身後的人亦同時作出反應。

  ──場面氣氛一觸即發。

  「全部人立即放下武器!」從眾多貨櫃後突然跳出為數不多的配備盾牌和武器的警察,單從數量來說要是雙方合作的話,並不是不能強行突破,但與警察正面衝突的話,後果會是……及川徹腦內盤算著脫離的方案,將雙手定在半空,但並沒有放下手上的武器。

  「放下武器,舉高雙手。」背後傳來保險掣拉開的清脆的聲音和低沉的一句話。

  聞言及川徹表情變得愕然,一時間停下了思考,但瞬間又回復平靜。

  放慢動作把武器扔在地上,將雙手握起,一連串的動作透露出仿佛只是在家中休憩一樣的從容。及川徹轉過頭,對背後舉著槍的岩泉一笑了笑,沒說話。

  「我……要將你逮捕。」


To Be Continued


趕忙地有話說:

內容相關:

雖說大綱是寫好了,但希望寫出來的感覺比較像是「正統意義上的HE但有一點點惆悵」

其他相關:

就是上年寫及川生誕時說想寫的黑道Paro啦!!!拖很久了……先寫個「上」,還有一篇「下」這麼短還要分上下真是抱歉(´・ω・`) 


以上,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01 Jul 2017
 
评论
 
热度(23)
© Hiver | Powered by LOFTER